胜景背后 | 膜拜纳木错

雷声视角2021-07-27 15:05:12

点击上方雷声视角蓝字,关注雷声视角,因为有你,这里更精彩。

不为超度亡灵,不为觐见偶像,不为祷告今生,不为祈福来世,只为回应冥冥之中的声声召唤,我奔向纳木错。

天苍苍,野茫茫,200多公里藏北草原天路,把我们送到了海拔5190米的那根拉山口。

巨大的玛尼堆,令人震撼;猎猎飞舞的五色经幡,几乎覆盖了整个那根拉。

站在那根拉,遥望雪山,触摸蓝天,感受白云的温柔。极目眺望,崇山峻岭之中,云雾缥缈之处,一抹湛蓝,一抹宝石般的湛蓝跳入眼帘。

那就是纳木错!

纳木错,藏语意为天湖,位于念青唐古拉主峰当拉山以北,湖面海拔4718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湖泊。

远远看去,纳木错犹如一颗巨大的蓝宝石,镶嵌在雪山草地之间;又似一个沉沉入睡的美女,静卧在念青唐古拉山下;远处的雪峰、流动的浮云,沉到湖面,像蓝宝石上镶满了美丽的斑纹,又如童年睡梦中看到的仙女的五彩霓裳。

浩淼的水天之蓝,天地相接的巨大折痕,深邃如神诋之籁音,造就了纳木错的圣洁绝色,让文人墨客诗兴大发——

轻轻地,轻轻地走进你,

柔柔地,柔柔地抚摸你,
高贵圣洁的纳木错啊, 
怎样的诗歌都无法赞美你。
你的圣洁,可以洗涤肮脏的灵魂;
你的柔情,可以让瑕疵成为琥珀;
你的妩媚,早早地羞落了夕阳!
轻柔美丽纳木错,
月下的哈达是唐古拉无私的爱情,
翩舞的蝴蝶点缀你梦里微笑的酒窝,
轻轻地,轻轻地走进你……

甜美的诗,妩媚的画,诗情画意纳木错!神湖在天边,天湖在人间,我如一缕飘游的云,来到世上最高的湖边,聆听美丽的传说——

念青唐古拉雪峰,纳木错的夫,似凝固的银涛英俊挺拔,倒映湖中;纳木错,念青唐古拉雪峰的妻,如星辰般的仙女,空灵剔透,宁静纯洁、浩荡绝美。山水交集,水山叠印,山因水壮美,水因山妩媚。穿越时空,相依相偎,日夜厮守。或许,记不起究竟这样偎依了多久;或许,记不起究竟看过多少日出日落;没有海誓山盟,却自存一份天长地久,在空旷绝世的雪域高原怀抱中,感受着无与伦比的地老天荒。

神湖在天边,天湖在人间,我如一缕飘游的云,来到世上最高的湖边,领略纳木错令人迷恋的蓝色梦幻。
   站在岸边,由近而远,细观湖水,浅蓝、中蓝、深蓝,层次分明;阳光灿烂,水蓝蓝,天蓝蓝,水天相融,浑然一体;白云缭绕,湖水墨绿;云层变深,湖水瞬间又成为宝石绿;云浓云淡,湖水或忽绿忽蓝,或蓝绿相间;乌云密布,湖水即刻变得灰暗如晦,深不可测。

不管如何变化,圣洁纯净,是纳木错的永恒。那抹蓝,蓝得惊心动魄;那抹蓝,蓝的圣洁纯净,像晶莹剔透的蓝水晶,更像婴儿的一对明眸。

 我怀疑,人间真有这样一汪圣水?

 我发问,是天空浸染了湖水,还是湖水洗濯了天空?

纳木错的那抹幽蓝,是横空绵延的念青唐古拉雪山赋予的生命。神山,山顶积雪,雪落空谷,条条小溪带着冰雪融化后的圣水,长年累月注入天湖。湖因山而得到生命,湖也因山而具有灵气。
       纳木错的那片幽静,是高山草原的杰作。蓝天白云,草色如洗,鸟语,带着湖水的幽静;花香,带着湖水的呼吸;雪山、草地、雪莲、牦牛、毡房,散落湖边……

站在岸边,脚下踩着柔软的白沙,侧耳倾听湖水轻轻拍打堤岸的声音;放眼眺望,天与湖相接,云在湖中飘缈,壮美的念青唐古拉雪峰静静地守卫娇妻纳木错……看一眼,你就会对水肃然起敬;掬一汪,你会感到一手的宁静。

煞那间,我感受到了一种空灵和圣洁。我不是朝圣者,这一刻却与朝圣者同样虔诚,无法拒绝这神性的感召。不由自主,潸然的泪水已融入悲悯的湖影。

纳木错是藏传佛教最著名的圣地之一,是西藏三大圣湖之首,是密宗本尊胜乐金刚佛的道场。

纳木错是一部不曾覆合的经卷,以风的方式吟诵,以云的绵柔散播,以格桑花朴素的仁爱之情将信徒渺小枯瘦的肉身轻轻包敷。

在蓝天白云之下,在远离喧嚣和污染的纯净之处,纳木错用她那湛蓝的湖水滋养着无数手摇转经筒、口诵经文的虔诚心灵。信徒香客的队伍,在阳光的映照下生动而静美。他们的身影与纳木错岸边的小花小草、动物飞鸟、白云湖水一起,构成了一幅自然、朴素而又庄严神秘色彩的图画。每当藏历羊年,人们从四面八方涌来,朝拜圣湖。绕湖一周,少则半月。那种虔诚,发乎心,鉴乎天。人们膜拜的,是水的高度,水的圣洁,水的滋润和包容。

我不信教,但对水的信仰,是一种宿命。弯下腰,虔诚地用手指蘸上一滴圣水,轻轻地弹向空中。
       退居二线,超然物外,轻松潇洒。循着湖畔,无羁无绊,信马由缰,让躯壳充分与阳光、空气、清风亲密接触;让灵魂与远古、涟漪、波光、山影酣畅对话;调动全部感官,尽情地感触纳木错,一遍又一遍咀嚼,一次又一次回哞。
  天空,空旷而不空洞,缤纷而不魔幻,多变而不诡谲。
     雪峰,绵延而不纠葛,屹立而不傲慢,庄严而不矜持。
  草原,苍莽而不苍凉,寂静而不寂寞,古拙而不蛮荒。
  纳木错,荡漾而不泛滥,博大而不自满,深邃而不玄虚。

天湖之高,在海拔。天湖之美,在人性。天湖之大,则在信仰。

天在湖上,湖在天上。走进天湖,仿佛走进天堂。一路走来,我再也无法归去。

2010年8月10日写于大都锦湖园

作者简介:

        雷声,年逾花甲,主任记者。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叶,开始文学创作(但不会写诗填词)和从事新闻工作,作品多次在全国获奖。1989年出版新闻学专著《新新闻体写作》一书,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周谷城为该书题写书名;1990年北京亚运会撰写的通讯《如烟的梦后,是黎明》,获得中国新闻奖一等奖,并被收入亚运文献集《亚运在北京》一书;1994年,撰写9集电视片《康居》,北京市委、市政府颁发荣誉证书予以表彰;2013年,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其大型摄影散文集《追梦》。

长按二维码,关注雷声视角

1、胜景背后 | 绝唱布达拉

投诉2、胜景背后 | 感悟大昭寺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