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昭寺门前朝拜第二天

田野与城市2019-11-07 16:00:26


4月15日 西藏 拉萨

  • 多了一份闲聊,少了一份功利;

  • 只有蓝天,乌云已不见;



你害怕一切离你远去


其实它从未离开


当你有一颗虔诚的心时


你便拥有了巨足的信念


一切终会吸引而至





昨天写完文章后,被一个小妹妹在微博微信都骂了一顿,她说,我的表情扭曲,姿态丑陋,骂我牛逼上天了,嫌我丢人,未放出来的评论里骂了我无数遍小三和难听的话。我该说什么好呢?我赞同她对我的表态,因为这就是她认为对的指责。我虽不喜欢她的激烈的言语,可是她说的一个点触及到了我的思考,那就是藏人们朝拜时都保持着一颗平静的心与一副安详的面容,而我,在朝拜时却显得痛苦不堪,面部满脸扭曲。这么一件小事,足足让我思考了一整夜。是呀,我是带着内在的苦楚来朝拜的,朝拜时就显露无疑。这是一种多么强烈的对比呀,我究竟钻到了哪个牛角尖的深处让我如此疑惑生命?


夜晚看着朋友们在微信里的留言时,听着通俗的音乐,那颗飘在高空的心好似放了下来,坚硬的心有了一丝柔软的变化。昨夜,早早的睡去,虽不说是一个好的睡眠,却也让我今日感受到了充沛的精力。







朝圣路上的风景


朝拜第二天,磕长头108个。


早晨醒来时发现今天的睡眠质量还不错,又多睡了两个小时,以至于和我同在拉萨关注我的一些朋友在大昭寺门口找了我两个小时,等了我两个小时。很是抱歉,要怪就怪睡眠吧!它让我有些不太靠谱。


今天的天空,蓝蓝的,静静地。


原本今天计划再磕两组,可是,可是,今天状态好了一点点,磕着磕着就开始和周围的朋友聊起了天、吃起了东西。我想,这是一个好兆头吧,它让我开始真的学会了感受周遭的环境与人事,而不是自闭般把自我封锁起来。


准备磕头时,两个昌都的藏族小伙研究着我磕头的工具,那两块小木板,甚是有趣;磕到38个时,两个小觉姆在吃东西邀约我一起,我便去到了她们身旁,她们不会中文,所以总是和我手势示意。其中一个小觉姆总是和我说,吃吧、吃吧。这时,想起了前两天看到的蒋勋的书籍,他说现实生活中出现的很多批判、叫嚣、吵闹,都是因为使用同一种语言,共同语言是误会的开始,因为使用同一种语言时,总会觉得对方听不懂自己的心事。相反,当使用不同的语言时,你就不会去期望他人能听懂你所说的话。这时,一个河南的大姐也开始和我聊起了天,让我为她拍照录视频,她又总是和我说这,他是我们那边的人吧?因为她听不懂藏语,所以她总是因长相来对他人进行分别。这时,一个成都做猎头的姑娘也加入了我们的午餐小憩,她说她是辞职来的,准备呆上两三个月,完成十万大头。我不经想起了我的1080个小长头,这个数量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短短的三四天,她已经完成了三千多的大头。而我,每天仅有108。人是不能比较的,很多师傅他们计划磕百万个、千万个。这也去比较吗?遵从你自己的身体,遵从自己的念想,每天完成一点就挺好的了。如果能多磕几个,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休息结束后回到自己的小垫子旁时发现有人对我拍照,我便问他,你认识我吗?他说,认识啊,等了你一上午。于是,和他还有他的朋友简单的聊了一会儿。他说,人生嘛,就是玩儿呗。当我磕到82个时,出现了一个阿里的藏族小伙,他是自藏日报的记者,为了做八廓街的一期专访来拍一些照片。我们攀谈了起来,后方的老者邀约我们一起喝甜茶,又简单的聊了一会儿。他说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也是家里最有出息的,唯一考上大学的。当初家里为了供他读书出现了很多不容易,现在,他的生活稳定有了妻子与孩子,一切都在努力下好了起来。他说,只要努力了就会有回报,他说,他深信着因果。这时,我让他问了老者一个问题。问题是,如果佛祖让你遇到了前世的爱人,却又让你的结果不如意,这又是什么样的轮回与因果?老者说,所有的不愉快都起自于心,这是一种点和面的关系,你把这个点放大了以后就忽略了更广阔的面。它是轮回不假,却又是一个新的轮回,就看你现在想要造就什么样的因了。听完老者的回答时,只是点头沉默了一会儿又继续着我未完的修行。


当我磕头时,时间慢了下来。

当我聊天时,时间快了起来。


不知不觉,时间就到了下午。原本想去醍醐艺术馆因未预约而败兴,只好回到客栈继续写我的小文。深锁的眉头也在一天天的思考中舒展开来。



我执、破碎、重整


在学电影的过程中,老师分析人物时,总会问我们一个问题,这个人物的局限性是什么?因为只有当一个人有某种局限思维时他才会因为他的局限和周遭的人、事、物、环境发生冲突,这时才会有戏剧性的看点。


而现在的我,正如电影当中出现的那个有强烈局限性的人物般,和自己、和周遭发生着矛盾与冲突。这种冲撞通常都不是外界造成的,都是自我造成的。只有心如水,懂得融于万物,便不存在对生活的挣扎。


在大城市里生活、工作,不见得就不是一种修行。往往只有在红尘中的万欲体验中才能更加看清事物的真相与本质。前几天看到两篇文章,一篇是一名导演拍摄一部电影时,想与该名导演合作的朋友在影片写上了出品人的名字时却未投资分毫;另一篇是一名导演在创作了一个剧本时却被一家公司在拍摄过程中摆了一道,导致钱没拿到,电影也没拍好。看吧,这就是人性,赤裸裸的人性。每个人都在接受着自己该应对的挫折与劫难。他们的痛苦又何尝不是一种修行呢?


我和他们一样,在城市里,也正经受着现实的苦难。这种现实就是与人的合作之间、交流之间。


很多人离开了我,我的工作进展也会比过去更加艰难。可是,又会有新的朋友进入我的生活。正是因为我没有足够的信念,才让我怀疑这些离去的人会彻底的离去。我可否想过,当我坚定不移的继续着纯粹简单的那个我时,万事万物又会有新的变化。生活再难,也都会好起来。他人对你的误解和讨厌,都会慢慢消散。只要努力做好自己的事,这些人对你的严离情绪都会一点一点慢慢消化开。正如网络里曾经骂过我的很多朋友,也都渐渐地友善了起来。


当我怀疑着这份爱时,我的心是自私的,我的人是世俗的。我应当深信不疑的去相信我自己的爱,而不是他人对我的爱。昨天评论里有朋友说,真爱是一个人的事,爱情才是两个人的事。是的,我一个人爱着就好了。他人的一切情绪与反应,与我何干?


其实我从未炒作过,只是被众人推了上去。原本的善心也在大千世界中得到了不同的反馈。今天,日报社的藏族小伙告诉我,你在朝拜时要为众生祈祷。我无奈的笑了笑,现在的我只能为自己祈祷。当初这篇文章出现时我就是抱着一颗为众人祈祷的心去写的,却被乌泱泱的闲言恶语所抨击。我还没有成为那个足够好的我时,他人总是为强者说话,所以在我修炼还不到位时,我就想企图希望众人改变,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所以,现在我只为自己修行。


修行是什么?修行就是自我内在的反思。生活里,我常说你要学会观自在,观自在就是关照自己的内心。可每每这时总有人说观自在不是菩萨吗?这时,我总是无话可说。心经里的第一句话是观自在菩萨,观自在、观世音都是同一个意思。这位菩萨最初的修行法门就是耳根不向外闻,向内自闻耳根中能闻的闻性。又如惠能法师曾说,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弦?所以,每每我出现痛苦时,我总是在思索着我自己的对错。


当我再次回望过去的这件新闻事件时,我真正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我内心的纠葛,他人始终沉默也许是对我最大的恩赐,他不应受到任何人的指责,恰恰是我要学会从这种爱里走出来。一开始我所认为的真爱是大声告诉全世界我爱你,然后成全现在的你。可是当我那么做了以后,反倒是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他。我总希望他能在我经历伤痛时出现给予一些帮助,却不知道也许他的伤痛远胜于我。因为他有的夫妻家庭是我所没有的,所以我不懂得婚姻关系更不懂得那份情感。所以,我是自私的。当我因为这个事件出现人际关系和反常的生活时,都是由我自己的自私所造成的果,所以我要学会独自去承受它。而不是去求救,更何况求救的那个人还是被我伤害了的人。


也许,现在的我的痛苦还加上了一份对未来孤独的恐惧。当我遇上这份爱后,我知道我不会再爱上其他人了。我也恐惧着,我不会再有孩子了。我是一个多么喜欢孩子的人啊。看到孤独的未来时,不免又多了一份自怜。现在想想,未来太远,还是过好现在吧!这一天天的,总会过去。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