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 他们的信仰先于他们醒来

三联生活周刊2020-06-28 16:47:37

在西藏,一起步,就有天空的高度;在大昭寺,每一次一匍匐,都带着信仰的温度。


凌晨里踩着露水走上街头的就是那些城里最早起的转经人,他们的信仰总是先于他们醒来。当宗教的第一缕光芒射入信众灵魂的时候,折射出的便是他们发自心底的虔诚与感动。



对于每一个愿意勇敢面对自己的人来说——“去西藏”,是试图照看自己内心的一种形式。尤其来到大昭寺,便犹如置身于一个二次元的世界,往来穿梭的游客与虔诚膜拜的信众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尘世与佛地共处一方。


虔诚的祈祷是藏传佛教信众生活中的必修课,信众们能从祈祷中得到足够的精神慰藉和幸福感。



大昭寺门前,总匍匐着各种谦卑的身体,身份或地位在这里没有任何意义。藏族人民有一个“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萨城”的说法,大昭寺在拉萨市具有中心地位,不仅是地理位置上的,也是社会生活层面的。


始建于唐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的大昭寺,至今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在这座融合了藏、唐、尼泊尔、印度的建筑风格的寺院内,总是弥漫着一股沁人的藏香味和酥油灯燃烧的灯油味。信徒进奉来酥油,供寺院灯房点亮酥油灯。藏传佛教相信,点酥油灯可以使人在世间永不迷茫于黑暗,转生高界,脱离悲悯。所以在大昭寺,酥油灯通常永不熄灭。天刚亮,前来进奉酥油的信众就在大昭寺门口排起了长队,等待寺院开门。昏暗的酥油灯光下,当一尊尊精美的雕塑和独特的唐卡画,以及众多的佛堂、灵塔以非人间的姿态呈现在面前时,仿佛可以感受到信仰之光贯穿心扉。



每天从天亮到天黑,大昭寺门口都能看到参拜的信众。寺前的青石板上留着信徒们经年不息磕长头的印记。磕长头是藏传佛教信仰者最至诚的方式之一。朝佛者的脚步是他们在用独特的语言与来世的沟通,磕长头的掌心木板撞击地面的声音,是他们对信仰虔诚的扣吻。


在西藏,有这样一首民歌:“黑色的大地是我用身体量过来的,白色的云彩是我用手指数过来的,陡峭的山崖我像爬梯子一样攀上,平坦的草原我像读经书一样掀过……”这首民歌描述的是藏民信徒从千里之外磕长头朝圣的经历。



在磕长头的队伍中,松干多吉(音译)和他的妹妹是年龄最小的朝圣者。他们刚上初中,磕长头的时候身上还背着书包。松干多吉说,他们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来大昭寺这里进行朝拜,节假日的时候也会来转经。


大昭寺周围的那圈大转经筒,木柄已经被各色虔诚的信徒抚摸过千遍万遍,上面浸满了汗液、酥油、香料、皮革乃至牛粪的气味,但这仍不影响信仰将其芳香传递给虔诚的众人。经筒外雕有六字真言,桶内装有整部经文,按藏传佛教的教义,转动一次经筒,相当于咏诵了一遍经文,转动的次数越多,就代表把里面的经文读了若干遍,功德无量。金黄的漩涡从不曾停息,和信徒们手中的小转经筒彼此咬合,转经、转寺、转山、转湖,一圈圈的旋转记录了今生和来世的功德。



“转经”是藏传佛教的一种宗教活动,信徒需围绕着某一特定路线行走、祈祷,作为信众们最实用便捷、最热衷的一种精神践行活动,它的神圣、它的普及,让藏地民众得到了精神的慰藉。藏人尊佛,大昭寺是他们心中的“圣地”,每天前来转经的信徒络绎不绝。藏传佛教信徒认为拉萨是世界的中心,而大昭寺则位于拉萨老城区中心。通常,藏人转经会先环大昭寺内的释迦牟尼佛殿一圈,再环大昭寺外墙一圈,最后以大昭寺为中心,将布达拉宫、药王山、小昭寺环一圈。


对于信奉藏传佛教的信众而言,可以说雪域高原是最后的一块“净土”。凡是去过藏区的人都知道,无论走到哪里,随处都可以看到虔诚转经的人群行色匆匆地在寺院外、玛尼石堆、佛塔四周、经幡地、神山下和圣湖旁默然疾走……无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个个手摇闪亮的小经轮,一脸虔诚和郑重其事,没有丝毫的懈怠和不恭,他们的足印迈过恶劣的自然条件,迈过无数个春春秋秋,延续千年。遇到节庆和大的佛事活动,更是声势浩大,人山人海,附近几乎所有的藏族人都会放下手中哪怕最重要的活计,焚香沐浴,穿戴整齐,赶来朝圣,并用一日甚至几日转经,以表对佛的敬仰和崇拜。



磨光了的青石板和闪亮的转经筒似乎让那片土地成为了化外之地,他们活着,是用时间去追寻一个转世轮回的信仰。



(编辑:周娜)


| 文章编辑自腾讯纪实图片故事栏目《活着》第336期《轮回的信仰》图文/陈昱州。


| 更多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登录腾讯。


| 扫描二维码,关注『活着』。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