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大昭寺前晒太阳,暖暖的,静静的,不惹尘埃【拉萨 大昭寺】

远方有个LiuS2020-11-19 14:43:57

“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萨城”,大昭寺是拉萨不可不去的一站。上次在拉萨晃悠了三四天都没去过,这次我决定不能错过。


早上进到寺前,烟雾缭绕间,尽是来转寺和磕长头的藏民。

大昭寺始建于唐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是藏王松赞干布造的。拉萨城呢,也是松赞干布在公元633年,把吐蕃的政治中心从山南,迁到今天的拉萨。

迁都嘛,自然要建宫殿——布达拉宫,寺庙——大昭寺,同时修河道、发展人口。大昭寺就是这一时期建的,据传说建寺期间有山羊负土填湖。藏语中羊叫“惹”,土为“萨”,大昭寺建成后就叫做“惹萨”。由于大昭寺是最早的建筑,人们便以‘惹萨”作为以大昭寺为中心的城市名,之后佛教兴盛,大昭寺变成藏传佛教的圣地,“拉”字在藏语里“佛”的意思,便由大昭寺的“惹萨”,演变成现在的“拉萨”。

虔诚的藏民一路磕等身头,目的地就是心中的圣地:拉萨的大昭寺。若是死在了朝圣的路上,他的亲人会把他的牙齿带到拉萨,镶在大昭寺的柱子上,他们相信死者虽无佛缘,也将永颂佛德。

大昭寺里游客和来朝圣的藏民分不同的入口,藏民会一大早来排队,带着酥油。在佛前诵经、朝拜、捐香火钱,给酥油灯添加酥油,用额头触摸大昭寺的柱子和门梁。

西藏的寺院多数归属于某一藏传佛教教派,而大昭寺则是各教派共尊的寺院。西藏政教合一之后,“噶厦”的政府机构也设在大昭寺内。活佛转世的“金瓶掣签”仪式历来在大昭寺进行。可见其地位。

大昭寺里最有名的供奉是一尊释迦牟尼12岁等身佛像,当年由文成公主从长安带到拉萨。世上只有3尊释迦牟尼等身佛像。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在世时反对偶像崇拜,不立寺供像。在他临终时释迦牟尼只同意以自己三个不同年龄时的模样塑像,并亲自为塑像绘图。这三尊佛像中,以12岁时释迦牟尼身为皇子的鎏金铜像最为精美与尊贵。

我们去的时候,大昭寺正在修葺,藏民们重新绘制精美的花纹,眼神虔诚。

不知道谁随手把帽子扣在了神兽头上,偶然发现,倒是有趣。

和很多佛寺一样,在内殿是不能照相的。跟随着朝拜的人群鱼贯向前,闻着酥油和香料混合的气息,我还能习惯。大昭寺内里分很多小室,里面都是各种佛像。上到二层,刀剑般的阳光从背窗照进来,切割出室内的昏暗。尘埃在阳光里舞蹈,几个年轻的喇嘛穿着暗红僧衣在那一束光里跪坐读经,神态专注。那画面真美,我傻傻站了很久,手中提着相机却不能使用,说不出的懊丧。

好在天台是可以照相的,也是游客们喜欢地方。抬头能看到蓝天白云,转半圈能看到不远处的布达拉宫。

我躲在不影响游客“到此一游照”的小角落里,垫脚半趴在天台的围墙上,看广场上的人来人往,这是个上帝视角,看众生百态,感动于藏人的虔诚。

转山转寺转佛塔啊,不为今世为来生。

大昭寺里散步的喵星人,每日听着诵经礼佛,闻着酥油香气。

跟随人流出了大昭寺大门,我把自己藏在藏人之中,找了个墙角盘腿坐下,阳光炽热坦荡地照在脸上,我眯起眼,看人来人往。太喜欢这里,看着路人的眼神,能让人心里不惹尘埃。

我俯身下来,尽量趴低身子,保持着和他一样的高度。在人来人往中,感动于磕长头的他。我尽量避免镜头对他的打扰,会躲在远处,找准最想记录的瞬间,悄悄留下影像。

会有人给磕长头的信徒施舍,我也把钱包里的零钱都分给了他们。其实不该叫施舍,是种帮助,帮助他们继续完成那份执着。

我不断换了角落坐着,看广场上的人们。直到看到下图里的全过程:这应该是个旅游团,给了两个磕等身头的姐弟几块钱,然后围了半圈各种拍照。我忽然有些语塞,把相机放回了包里,我想到了离开的时候。

小女孩眼中也有困惑吧,拿着钱的瞬间,是否也觉得有些界限模糊?我不想那么多了,去布达拉广场上当个真正的游客去拍“到此一游”吧。

就这样走南闯北吧,就这样随性而行吧,多好。

————————————————

最近家里出了点事,心情起起伏伏,不过现在还好。最近北京的天真蓝,云卷云舒,能一看一天。安~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