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前,他发现了那个未知而迷人的西藏

醍醐2019-11-07 08:13:35


这是来自喜马拉雅的

 695 份礼物



一场关于西藏的展览——“未知的西藏”,最近正风靡纽约。所有惊人夺目的藏品和老照片,都指向百年前那个最伟大的探险家、学者:朱塞佩·图齐(Giuseppe Tucci,1894-1984)。沿着这些旧照,我们回到了百年前那段令人心潮澎湃的伟大旅程……




未知西藏


无量寿佛

约16世纪


“未知的西藏——图齐探险之旅及唐卡艺术”展览,正在纽约曼哈顿中央公园旁边的亚洲协会博物馆展出。由洛克菲勒家族创办的亚洲协会,是亚太地区最具影响力的亚洲文化教育机构,藏地艺术的神秘,更是让人们趋之若鹜。这份热度,将持续到5月20日。


展出作品《伐阇罗佛多尊者唐卡》局部

17世纪


早在三年前,亚洲协会诚意聚集丹萨替寺佛像及其珍贵照片,在纽约亚洲协会美术馆举行了一场展览“丹萨替寺的金色幻影:一座西藏佛教寺庙”,试图“重建”起一座丹萨梯寺,让人们目睹近千年前山南丹萨替寺作为教派主寺的辉煌。


庄严、高妙的金像,犹如一个鼎盛时代的象征,一下子震住了整个纽约。


在丹萨替背后,那个伟大探险家的身影已若隐若现,而这一次,他走到了台前。



丹萨替寺的金色幻影:一座西藏佛教寺庙

时长:5分35


经过了长时间筹备,“未知的西藏”终于在藏历土狗年初惊艳亮相。展览集中展示了百年前意大利探险家朱塞佩·图齐在1928年至1948年间,前后8次在西藏探索时带回的上百件古唐卡,以及一大批珍贵摄影作品。


为此,亚洲协会专门从位于罗马的“朱塞佩·图齐”意大利国家东方艺术博物馆将这些古唐卡运回纽约。这批珍贵的作品首次跨越大西洋,到北美大陆展出。


黑白照片里,更藏着百年前西藏秘境尚不为人知的风光,以及险些被历史淹没的壁画、佛像、寺院。



一切的一切,将我们带回了百年前的那段伟大旅程。那时候,西藏对于西方世界,几乎是生命的“禁区”。在图齐未进入西藏前,整个世界对于喜马拉雅地区知之甚少。



图齐对于未知西藏的探索,时至今日,都是人们研究西藏的重要参考。


西藏对于图齐呢?听听他晚年的慨叹


“无论时间过去多久,只要我闭上眼睛,脑子里想起我曾经走过的地方,它们如此清晰地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我记得,碧蓝天空下闪闪发亮的喜玛拉雅山峰,在印度诗人的眼前,这闪亮的山峰就好像是大地的牙齿,热情地亲吻着天空。”




进入世界的“禁区”


上世纪初,有不少探险家、学者对于西藏都极度向往。那里充满着神秘,且不曾被外界过多地涉足。但是因为地理及历史的各种因素,很少有人能真正进入那片地域。


朱塞佩·图齐正是在这片空白上,书写了自己的伟大旅程。



极强的语言天赋,是这段旅程的起点。除了母语意大利语外,图齐精通梵、英、汉、藏语等多门语言。他刚到印度的时候,在两所大学里教授意大利语,甚至还兼任汉语的教学。


图齐得以大量阅读喜马拉雅的相关书籍——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有朝一日能真正走入喜马拉雅。



1925年,图齐一行从孟买登陆,这是他第一次踏上亚洲的土地,一切都让他感到好奇。在刚来印度的几个月里,图齐陪着大诗人泰戈尔到各地旅行。他们一起走过了印度半岛的各个城镇和乡村,从孟加拉的达卡,到阿萨姆,最后由大吉岭前往锡金。锡金的徒步之旅是他第一次亲身感受喜马拉雅山。在那里,他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自由。


关于喜马拉雅的探索,就此开启。



图齐一路的探索路程,总能遇到一些志同道合的伙伴。在这其中,有一位叫做朱莉娅·努沃洛尼(Giulia Nuvoloni)的姑娘,是个摄影爱好者。在图齐刚开始在喜马拉雅游历的时候,朱莉娅就一直跟随着图齐,为他记录着沿途的一切。


爱情,在高原发芽、生长。1927年,图齐和朱莉娅在加尔各答举办了婚礼。两人结婚后,又很快地组织起了接下来的旅程。他们从加尔各答一路北上,最终到达克什米尔地区,他们想要拜访喜马拉雅深处的一些古老寺院,试图在那里寻找佛教的经典。



但是印度与西藏交接的地区,管控极为严格。尽管两人拥有印度地区考察的通行证,还是被驻守的英国人禁止入境了。


图齐设法得到了意大利领事的帮助,才绕过了管制障碍,而更大的冒险与探索也正在等着图齐。





废墟中的宝物



首先迎接图齐的,是荒芜的砾原和几乎无路可走的群山。有时候走好多天,都遇不到一个人。在藏族向导的带领下,图齐一行人发现了一个又一个悬于山崖间的修行洞。


远处望去,这些修行洞就像是杂乱破旧的歇脚处,若不是向导的指引,它们很容易就被忽略错过。





图齐总能在这些修行洞中找到布满灰尘的古老经书或小佛像。它们就是千百年前的修行者在此闭关的见证,如果图齐没有进入这里,它们也会同修行者一样,淹没在岁月的尘埃之中。



单是修行洞的发现就让图齐尝到了甜头,而广布在西藏大大小小的寺庙,对于图齐来说,是更大的惊喜。那里有更为古老难得的经书、精妙的壁画及唐卡、各具特色且恢弘的佛塔及大殿,还有已经有千百岁的精致佛像。



可让图齐惊讶的是,很多珍宝被发现的时候,大部分由于多年无人修缮,都处于被遗弃或破废的状态。这些曾经辉煌一时的地方,道尽了世事无常。


图齐尝试与各地的掌权者沟通,希望能够把这些宝物修复或保护起来。但由于技术以及政治等方面的原因,所有能够对这些丰富遗产有保护的措施都无法开展。



那些珍宝,被自然、人为的破坏后,很有可能就此完全消失,找不到任何痕迹。尽管自己无法实际地保护这些文物,图齐还是尽可能地把这些宝物纷纷拍照,留作资料。


多少次,图齐都是从倒塌的寺院及佛塔的废墟中翻找到珍贵的藏文、造像及绘画珍宝。



当图齐到达阿里,寻访曾经古格王国佛教中心托林寺的时候,看到记载中气派恢弘的塔殿早已经年失修,破旧不堪。他在自己的考察报告中感慨:


“托林寺是西藏最古老、最富有以及最优秀的寺院之一。因此我想要搜集它的相关资料。这些丰富遗产对于西藏的艺术、宗教及历史都有着不可取代的意义……因为年久失修,寺院天花板上的壁画正在遭受着雨水的冲刷——这些壁画十分精美,在西藏其他地区甚至很难找到与之媲美的画作。


除非当地政府采取紧急修理,不然这些将很快成为一片废墟。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坚持拍摄所见到的所有寺庙及其内部照片的原因,至少如果在它们倒塌之后,人们还可以准确地知道它们曾经是什么。



图齐用自己的方式记录着那些正在被破坏或者已经遭到毁坏的宗教遗迹,如今回望,他的拍摄留存显得至关重要。


有意思的是,图齐本人的摄影技术并不好,专业人士认为,图齐拍摄的“几乎所有的照片都显示出曝光和焦距失衡,画面抖动,还有不能合理解释的视图误差。”因此在图齐的多年探险中,必须要有至少一位懂摄影的人随行。



在最开始的探索中,担任摄影师的正是图齐的妻子朱莉娅。但是当停下来整理这些照片时,图齐发现,朱莉娅不算是个称职的摄影师——拍完照后,她很少为照片做注释,以至于很多照片不知道是在哪里拍摄,拍的是什么。



正因如此,图齐在1931年行程目标转移到西藏之后,就又专门请了几位摄影师随行,其中一位叫做欧金尼奥·盖尔西(Eugenio Ghersi)。相对于朱莉娅,盖尔西就专业了许多,他对每张照片都做了清楚的标记,这让图齐之后的整理有了重要的依据。




西方世界的西藏情怀



那些带不走的壁画与建筑被记录在光影中。与此同时,方便携带的唐卡、经卷一路被图齐搜集带回。在20多年的探索中,图齐搜集了上百幅老唐卡,每一幅都极尽珍贵。



胜乐金刚

19世纪


结束最后一次探险,回到意大利时,图齐手中拥有的,几乎是当时全世界关于西藏最齐全的资料。上百幅古老精美的唐卡、难能一见的经书、数不清的摄影资料以及每一次旅程中随时记录的手稿。


图齐以此向公众发布的文章及出版的书籍,一次次刷新着西方世界对于喜马拉雅的认知。


而图齐20多年间不断探险“禁地”的事迹早已被传开,他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恰逢二战刚结束后不久,不少人专程来到意大利找到图齐,想要从他手中购买唐卡及经书。但图齐很少出售这些珍宝,对于来访的每个人都极为谨慎。



图齐在意大利政府的支持下,成立了意大利中东和远东研究所,并促成了国家东方艺术博物馆的成立。博物馆于1958年正式向公众开放,图齐几乎将自己从西藏带回的所有珍宝拿出,安置在了博物馆中。时至今日,那些珍宝带着岁月的痕迹,仍安静地躺在这间博物馆中,接受着观者的无数赞叹。



国家东方艺术博物馆中不仅收藏了图齐从西藏带回的珍品,还收纳了来自伊朗、印度,乃至日本地区的佛教文物。在罗马市中心的一个典型欧式建筑中,这些来自东方的古老文物,似乎并不违和。





现在,这些关于百年前西藏的历史及艺术,在欧洲大陆停留了半个世纪之后,首次飞越大西洋,被展示在另一个大都市纽约最繁华的地段。


又一次,隐秘而伟大的藏地文化惊艳了整个世界。


这就是来自喜马拉雅的礼物。


【相关阅读】


麦积山的微笑

世界第一藏学府的古老佛音

流浪,我生活中最美丽的部分

这个春天,我想和你去这“10种西藏”

50张老照片,带你回到百年前的西藏

老拉萨脚下的古城,藏着关于信仰的秘密

丽江、稻城、泸沽湖……这位文青百年前就已经玩遍了




点击“阅读原文

寻找来自喜马拉雅的礼物


招聘 | 坐标上海、拉萨,分享喜马拉雅的美好

查看醍醐开放职位


醍醐艺术中心·拉萨

拉萨市仙足岛环岛南路 0891 6626599

醍醐艺术中心·上海

上海市徐汇区高安路30号(衡山路口) 021 63152563

醍醐古城店·拉萨

拉萨市大昭寺八廓街转经道东街13号 0891 6500134

醍醐衙门店·拉萨

拉萨市大昭寺清政府驻藏大臣衙门口 0891 6831926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