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传佛教及松赞干布的小简介

扎西郎加上师2021-10-10 09:10:35



本文将依据西藏民间历代共识的说法,来介绍佛陀正法在西藏流传的起源,初传,以及松赞干布王之种种弘法措施谈起。


一,起源——日日年赞王时期

吐蕃王朝第二十七代国王妥日年赞(五世纪中期)时,曾有两位印度的班智达前来西藏,他们抵达藏地后,将象征佛法身,语,意三所依的珍贵宝物献给当时的藏王。妥日年赞王看到这个珍宝,虽不懂其内容意涵,但内心却生起强烈,莫名的欢喜信心,便将此宝物安奉在庙堂中,以黄金,绿松石等宝物供养着。


二,初传——松赞干布王时期

1.选择新的宗教

自妥日年赞王后经历五代国王,到了第三十三代国王松赞干布(西元581-650在位),他统一整个西藏民族,建立起一个强大的国家。为了使国家更稳定,以及内部彼此的和谐,和平,松赞干布觉知到西藏需要有高水准且具有教育能力的文化。他洞察出西藏本土宗教苯教,仅有暂时消灾除厄,增长顺缘的功用,并无任何实质的教化功能,因此他转而对外,向四周邻国寻求其他更优质的文化。终于,松赞干布在印度发现了他所希冀的,有着既深且广的高水准教育能力之文化——佛陀的教法。


2.迎请「释迦三尊」

为了迎请佛法,松赞干布王派遣许多西藏的年轻人到印度学习佛陀教法。为使佛法成功传入西藏,国王认为首先应该要迎请佛像到西藏,让西藏人民有累积福德的资粮田。当时世间仅存的两尊由佛陀亲自开光的佛像,一尊在尼泊尔,另一尊在中国,为迎请此两尊珍贵的佛像到西藏,他迎娶了尼泊尔的尺尊公主和中国的文成公主,更建造了大昭寺安奉尼泊尔佛像及建造小昭寺安奉来自中国的佛像。国王也亲手建造千手千眼观音像,这便是藏民所说的「五位天成一体」,此像则安奉于大昭寺。「五位天成一体」当中有很多深奥的理由,这是超乎我等见前不见后,只见一己不见他人的我及我类,所能理解及想像的。


「五位天成一体」像因松赞干布王亲手所建造,使得全体藏人非常的珍视。但令人甚为惋惜的是,在猛烈的打,砸,抢,烧运动之下的文化大革命中被摧毁。幸好后来,有一位具识之士不顾生命危险,将被摧毁之残骸碎片偷偷运送到印度达兰萨拉,献给达赖喇嘛尊者,目前安奉在大乘法林的主殿(祝拉康),使世人皆可亲见。


由于受到许多内外因缘,现在两尊释迦牟尼佛像的安奉处已经改变,互换了。目前来自中国的佛像安奉于大昭寺,尼泊尔的佛像则安奉于小昭寺。


松赞干布王除了从中国及尼泊尔迎请两尊释迦牟尼佛像之外,更兴敝整修,扩建前朝先王的宫殿布达拉宫,将迎请自尼泊尔的旃檀四观音之一观自在观音(觉窝洛迦夏惹),安奉在整修后的布达拉宫。上述的三尊佛像,便是藏民口中所谓的「释迦三尊」。


3.迎请「释迦三尊」的意义

松赞干布王为何要费尽苦心将原先在尼泊尔和中国的三尊佛像迎请到西藏呢?因为这些佛像所代表的,是第一位佛法开示者 - 本师释迦牟尼佛;再者,这些佛像是在众多释迦牟尼佛像当中,由佛陀亲自开光的佛像,极致殊胜依。


此二之故,国王认为,这些佛像必定可使西藏人民内心受到佛法莫大的加持,泽被。国王的这些作为,在在显示出他想使佛法能在西藏全域广为宏传的想法。这些佛像诚如王之所愿,成为所有藏人最殊胜的福德资粮供养田,祈愿处。安放圣像之圣境——「拉萨」,其名称也从此而有。


虽然松赞干布王成功地藉由迎请佛陀亲自开光的佛像到西藏,以及派遣年轻学子到印度学习佛法等,使得佛法如愿的在全西藏宏传,然而,西藏佛法却在西元一九五九年之后,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大逆缘。即使如此,到目前「释迦三尊」依然存在,并成为最受世人瞩目的珍贵文化遗产,以及全世界佛教徒最重要的救怙所在,更是所有西藏人的福德,希望寄托和引以为傲之处。


4.创制藏文与佛典翻译

松赞干布王前后派遣多位优秀年轻学子前往印度留学,其中有些学子因天候等因素导致死亡。有些如突弥桑布札为首的学子,在印度不仅学成梵文,更重要的是他们将具有改变人心力量的佛法核心要义,彻底学成而归。突弥桑布札在学有所成后,将大量的梵文贝叶经带回西藏,为了使西藏人能读懂这些佛典,突弥桑布札便以梵文为范本,创造了与西藏人既有语言相同发音的新文字,即为现今的藏文。突弥桑布札以其所创的新文字,将印度带回的梵文贝叶经全部翻译,这是佛法第一次由梵文翻成藏文,并将最初在妥年日赞王时期,从印度而来的象征佛语所依的梵文经典,也全都译成藏文。因此,突弥桑布札也自然成为西藏第一位能译梵,藏双语的佛法译师,以及第一位在西藏讲说佛法的阿闍梨。国王当时亲自学习藏文,以新文字立文制定“圣教十善法”及“道德规范十六条“,正式将宗教及政治之两种规范结合为一,形成全民共通的律法,遍布于西藏三区,奠定了往后西藏教政合一制度的基础。全西藏在松赞干布的统治之下,人民安居乐业,宗教繁荣兴盛,犹如人间仙境,拉萨则为西藏王朝治理全国事务之宗教,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有如神仙般幸福安乐,拉萨另一别名 - 「馠嵮」,也从此而来。


5.创造藏文的贡献

西藏卫藏,安多,康等地区的人们,原先因各自有着不同的地方语言,彼此沟通时稍有困难,但因有了突弥桑布札所创立的新文字,而能立即了解对方的话意,使得彼此间沟通无碍。此外,他所创立的别具特色的三十字母和四个元音为架构的藏语文系统,是梵文为蓝本的语言文字系统,使得印度佛法,从小乘,大乘,乃至密乘,不管其意涵有多深,多广,都能在翻译时准确表达,且使人易于理解。西元六百四十多年至今,在一千三百多年的西藏历史当中,卫藏,多堆(康区),多麦(安多)西藏三区的佛法修行者,正是透过藏文而能彻底学习佛法,乃至今日,源源不断地造就了许许多多透过闻思,而精通佛法内涵,圆满修证体悟功德的贤哲善士夫笔者。敢昂拍脯地说,当今除了藏文,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语文能够如此准确,且使人易懂地诠释释迦牟尼佛的教法。近年来,随着西藏佛法在世界各国宏传,各国信众试图用各自的语言文字,来准确诠释佛法心要,其困难必显而易见,而突弥桑布札所创的藏文,能够既深刻,且清晰明白地解释佛法,使得佛法真实的内涵精要深植西藏人心中,西藏人对佛法,才能如此虔诚;对三宝的信心,才能如此坚定。


6.「释迦三尊」与佛法信仰

基于对佛法,三宝的虔诚信仰,生活在各地的藏民们,在其一生中,即使花上数十个月的步行,不管路途有多么艰辛,只要能到拉萨朝拜「释迦三尊」,便觉不枉此生了。当这些西藏朝圣者费尽千辛万苦,长途跋涉,踏上圣地拉萨觐见「释迦三尊」后,在返乡时,家乡的人们会认为此人很有福报,因而非常欢喜赞叹他,并争相簇拥地对其踏过圣地拉萨朝圣过鞋子磕头礼拜;更有甚者,有少数之藏民,为忏悔自己从无始以来多劫所造的无数恶业,以及来生来世累积广大福德资粮的缘故,从自家门槛外开始,日日月月年年,不辞辛劳地一路行大礼拜到拉萨,直至亲见「释迦三尊」;有些以打猎维生的藏民,在年岁渐长后,对自己年轻时猎杀许多动物,生起非常强烈的后悔心,为了忏罪,便带着自己猎杀动物的枪枝,刀子,陷阱,甚或打猎时所骑的马等伤害动物的武器,来到拉萨大昭寺释迦牟尼像前,双手合十,双膝跪地,泪流满面地,像对人说话般,澈心澈骨虔诚地对佛像立誓,说自己杀了许多动物,造了无数罪孽,自己此刻,此地起,永远不再猎杀任何动物。希望藉由立誓,忏罪而累积善业来作为回向,并祈愿自己生生世世皆能不杀害任何有情众生!


西藏宁玛,噶举,萨迦,格鲁四大教派中著名的大善知识,大成就善士,无论是谁,无一不因到过拉萨,对「释迦三尊」行供养,礼拜,祈愿,而受到特殊加持的,这些内容清楚地记载在各个成就者的传记中。在西元一四零九年藏历正月大神变节时,宗喀巴大师为纪念释迦牟尼的恩泽及功德,初次在大昭寺召集以僧伽为主,在家人为辅,举行「祈愿大法会」,并在释迦牟尼像身上佩戴镶有珍贵珠宝的头饰,耳饰及颈饰。此后,许多富有的虔诚藏民们也都依循宗喀巴大师作法,以许多各式各样珍贵无价的宝石所制成的饰物佩挂于佛像上,献给释迦牟尼,每年都如此依例举行「祈愿大法会」,直至西元一九五九年。在藏人一年中最重大的四个有关佛陀世尊的节日:即藏历正月初一到十五为神变日,藏历四月十五日佛陀成道日,藏历六月四日佛陀初转法轮日(即佛陀第一次为五比丘讲说四圣谛)和藏历九月二十二日天降日,在这四大节日中,会轮流更替这些佩戴于释迦牟尼佛像身上的无价珠宝饰物,除了正月的神变日「祈愿大法会」时,会特别换上宗喀巴当时献上的珍宝饰物,其他节日则会更迭替换民众献上的珍贵饰物。历代达赖喇嘛尊者也都是在大昭寺的释迦牟尼像前受沙弥戒及比丘戒。


三,对松赞干布王的评价

藏人以「法王松赞干布」来尊称这位具有「贤明胆识」之善士夫。对于松赞干布这位热爱自己国家民族,却不愚昧,偏执的国王,笔者之所以称他为「贤明胆识」之善士夫有三个理由:(一)他有高超的智慧,能觉知到邻国印度的佛法,具有教化人民之能力;(二)他有无比的远见,洞察出一旦佛法引进西藏,未来将能利益这片土地,佛法将久住人心;(三)面对创新与改革带来守旧势力的抗拒,及所遭遇的阻碍与困境,松赞干布并未轻言放弃,反之以勇悍不退缩的心力及无比的胆识,勇气与智慧,以和平非暴力之方式来解决了种种阻力与困难。


结语

松赞干布王真是一位令人感怀恩泽的伟大贤君!观音菩萨从那时开始便成为西藏人的观修主尊,藏人朗朗上口的六字大明咒 - 嗡嘛呢叭弥吽,这是牙牙学语的小孩,不用教便自然会念诵的。而「释迦三尊」,是西藏民族平时虔诚合掌礼拜的绝一无二的祈愿处,他们心中常常祈愿着六道一切有情众生,或一切尽虚空的如母有情,希望能远离痛苦,获得安乐。更特别的是,他们猛力,至诚的祈愿着全世界能恒常无灾疫战乱,拥有和平幸福!西元六百四十多年以来,至今一千三百多年的历史长河里,佛法的影响力在西藏人民心目中不衰久住。尤其,一九五九年后的近五十多年来,西藏佛法,文化风俗及民族本身遭遇存亡苦难之际,藏人表现出越是遭逢困难险阻,其心力更加没有丝毫畏惧退缩;当面对困难问题时,无害非暴力的智慧能力,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地源源生出。因此,当今世界面对重大难题之际,真实且符合科学精神的西藏佛法与文化的影响力必将更加增长,我想这是毫无疑问的。


顶礼尽虚空一切诸佛菩萨

愿以此功德 普及于一切 我等与众生 皆共成佛道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