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记|大昭寺、小昭寺及其他

痞极2020-06-29 07:12:11

文|韩庆鹏   图|杨凯奇

我不信仰任何宗教,曾经只是一名肉眼凡胎的共产主义接班人。

现在,我在西藏做记者,写过最多的是法制故事,也有很多扎西、次仁出现在被告人一栏里,深夜小巷子里也有藏小伙儿打架斗殴,而且,他们随身带刀。

上周,赶着上班,我骑电驴不小心跟一个藏族单车青年刮了,我踉跄了一下,他摔倒了。我心想,这要是个瓷儿我这个记者怎么赔得起。他说蛋子儿疼,我们去了医院,挂号,10块。他说我出吧。我抢着给了,心里还嘀咕:彩超贵,我看你一会儿出不出。后来医生说,下班了,下午来吧。

他说,你留个电话,我看看下午还疼不?疼就叫你来,不疼就算了。

一个礼拜过去了,他没找我,我鸡贼地想,钱省了。

有时候忙里偷闲,跟着八角街的人流顺时针转着,啥也不想。

坐出租车回去的路上,跟藏族的哥闲聊,记者当久了,爱瞎问。

我们抽烟。没有预兆地,他突然说:我不喜欢你们汉族人,把我们这儿搞得乌烟瘴气的。你们太精了,我们玩儿不过。

不知道那天是谁把他惹了还是怎么着,一上来就这么耿直,一时间我竟无言以对,只能哈哈哈地笑。

我想解释是他们汉族,我只是个记者,可我直到下车也找不到我不是他们的证据。

到拉萨第一天,好大的雪。我也装逼兮兮地跟着洗涤了一下灵魂。大口吸气,吐出来一闻,他妈的还是人味儿。


朝觐完毕的老人,在殿宇下小憩。 |小昭寺


能每天匍匐在大昭寺门前,是拉萨人的最大福祉。

小昭寺街巷上,凝望的老人。

八廓街

点酥油灯的喇嘛。 |哲蚌寺

八廓街上,晒太阳的老人。

那天的太阳还挺大的 |小昭寺

三代人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