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平静之旅---大昭寺转经

雪梨的夏天2019-11-12 08:54:42


在拉萨的最后一天,我与老刘在大昭寺转经。

 

进藏的第一天,火车上认识的何大哥就告诉我们:去大小昭寺一定要在早上,那时人少,而且不需要门票。我和老刘都是害怕麻烦的人,于是赶在今天清晨前去朝圣。

 




拉萨的早上715分,天色和深夜一般。一路上店铺的霓虹灯花花绿绿,灯下是三三两两的藏民。还没到大昭寺,就看到门口烟雾缭绕。我们俩像灯塔一样,一路吸引了众多兜售的小贩。有换币的大妈,卖哈达的大叔,遇见最多也是最执着的,是藏民大哥拿着大张写满文字的经幡(音),还热心的说可以教我们如何操作,可保平安。

 

我们换了15元的一角纸币,好不容易脱开身,发现寺门口排队的人群依然很多。对视一眼,我们决定放弃进入大昭寺,转身和信徒们一起围着大昭寺开始清晨散步转经。

 

走在我们前面的,是一位母亲牵着两个女儿。母亲穿着典型的藏民长袍,女儿们看身高应该一个四五岁,一个七八岁,都穿着不同红色的羽绒服。母亲一手牵着一个,步伐有些蹒跚却很坚定。多年以后,她的女儿们也会像今天一样,带着她们的孩子来转吧。

 

路上还遇见许多磕长头的。在大昭寺门口磕长头的信徒们,大部分都装备齐全。身下是一个薄垫,手掌和膝盖也有类似泡沫的保护。每次磕头,都能听到“啪”“嚓”的声音。他们一直在寺前原地不动的磕着。如果是行走在路上的磕长头,无法装配齐全,只能穿戴简单的手套,膝盖上也许有护膝,走两步,五体投地,再走,再磕。

 

我和老刘混在人群里,默默的走着,几乎无言。

 

很快转完一圈,我们又跟随地图走向不远处的小昭寺。

 






在这里,我们很顺利的跟随人群走进寺里。大家都很有秩序,每到一处,或跪下磕头,或用头触碰佛像的灵台,然后投入纸币。我们刚进入内殿,不确定该往哪个方向,一位高瘦的藏族大叔碰了碰我,用身子指引我路线,我赶紧跟随大叔继续转经。


大叔身穿深红色长袍,手上拿着一个转经筒,头发很短几乎贴着头皮,身子笔直,自有威严。一路上有意无意的侧身看着我们的进度。

 

进入内殿,有一群喇嘛们面对面坐两排,有的念经,有的闲聊,看我们进来也并不在意。每个喇嘛身前有一个小几,上面摆着各种器皿,像是在吃早饭,也像在做法式。

 

跟随大叔在内殿转完,又转了外殿,出来时在门口求了四个金刚结,可保家人平安。我毕竟不能免俗。

 

回酒店的路上,我在脑海里回想有限的宗教知识。宗教是人们在探索自然时,遇到许多无法解答的问题,于是在信仰中寻求答案和慰藉。那么,这些信徒们,在转经和磕头的时候,脑中问的是什么问题?寻求的又是什么慰藉?

 

(文中如有文字触犯任何宗教禁忌,请随时留言,我会修改。最后附一张一位同行帅哥的大昭寺航拍大片,祝帅哥早日战胜高反)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