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一斋·游记】坐上火车去拉萨

读一斋2020-02-13 07:26:06

读一斋的朋友们国庆假期过得好吗?今天推送的这篇图文将与大家分享西藏纯净的天空和淳朴的风土人情。身心总得有一个在路上,你准备好了吗?也欢迎看到这段文字的朋友来稿讲述你的旅途趣闻,投稿邮箱:malin516@me.com 编辑:馬騳騳

最早知道西藏,是从小学的《社会》课本中知道的。那个时候,只知道西藏面积大、风景优美。

08年,发生了拉萨314事件,这时候西藏给我印象是不安全。那次事件后,我写过一篇周记,大致内容是任何事情的发生都绝非偶然。

09年,我认识了现在的藏族朋友达瓦次仁,我们是师兄弟关系。从认识到熟悉,我们用的时间并不长。当我知道了他的家庭情况以及他的个人经历后,对他是既同情又钦佩。同情的是家庭的不幸、钦佩的是他的社会阅历。

10年,我正好要结束国内学业,也算是要毕业了。临毕业的一段时间,我跟他还有我们的另一位好友,每天下午都会讨论一下去西藏的计划,以及具体的日程安排。最后我们决定,先到格尔木三个人打上一个月的工,再去拉萨。这样做,一来不向家人要钱,二来手头宽裕点,我们出去更方便些。有很多事情,不是照着我们的想法来的。最终,我孤身一人踏上了开往格尔木的列车。

格尔木,虽然只待过一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却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在那里,我拿到了自己的第一份工资,也知道了工人们的快乐。当我把2000块钱的工资如数交给母亲时,心里还是有种成就感的。那个时候,2000块钱是能给家里解决一些问题的。


去西藏的愿望,从10年起,便一直搁在了我的心里。同年十一月,我开始了四年的留学生活。每年一次的探亲假,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几乎也没考虑过去西藏。

今年暑假,也就是我工作后的第一个暑假,家里住了几天以后,去西藏的想法再次在我的脑海里浮现。我联系了我的藏族朋友达瓦次仁,他当时在深圳拉面,说最近几年是不回来的,去西藏的热情又一次被冷却。

九月份,我们开学不久,达瓦突然打电话问我去不去西藏,他要回西藏办事,我说现在刚开学,是去不了的。那几天,适逢西藏自治区成立五十周年,新浪微博有个“带着微博去西藏”的话题,我利用课间时间,看了一篇攻略。笔记本上也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以备后用。

二十一号,我们商量古尔邦节是否放假的事,学生们的意见还是要放的,有些要回家帮家人收玉米。知道有放假的意向后,网上订了去拉萨的火车票。订票的时候,只剩四张硬座票了,我算是下手快,订上了其中的一张。票是二十一号订上了,但我还是认真上课,其他的也没多怎么准备。一直到了二十四号的古尔邦节当天,参加完节日会礼回来后,正式决定了古尔邦节的假期是到29号结束,30号开始上课。这个时候,去西藏的事才算是确定下了,又接着订了28号拉萨回兰州的票。

背包了装了一件厚衣服、两本书、一个笔记本、一支笔、一个水杯、几个饼子,简单的行装背上后,便上路了。

到了火车站,给达瓦打了电话,说明天下午到拉萨。他说好的,到时接你们。

列车一直平稳的行驶,快到格尔木的时候,达瓦打来了电话,说你们时间短,还是先来日喀则,你们现在订拉萨到日喀则的票。幸好赶上了网络时代,想什么时候订票,就什么时候订票。接完达瓦的电话后,我们就订了拉萨到日喀则的票。


去拉萨的路上,一直读白岩松先生的新作《白说》。书里面的好多文章,用现在的话说是心灵鸡汤。尽管这样,遇到美景时,我还是不得不合上书,欣赏窗外美景。就这样,一会儿读书、一会儿看外面的风景。到了拉萨,我的一本书还没读完,这可不是我的习惯。我一般情况,长途旅行,列车到达目的地前,我会读完带上的一本新书。不过,到了拉萨,就换乘了去日喀则的列车。一路上,隧道比较多,借此机会,我不但读完了白岩松的《白说》,还补了一个午休。


到达日喀则,当地的时间是晡礼刚过,我们车上已经并礼过了,便直奔达瓦预定的宾馆(家庭旅馆),等他宾馆礼完晡礼,直奔餐厅。用完晚餐后,是去清真寺的时候了。我一个人出门,一般都是先找清真寺,有清真寺的地方,餐馆是少不了的,宾馆也是少不了的。这回,达瓦次仁是日喀则当地人,一切都听他的安排。

昏礼前,我们步行来到了当地的清真寺。据他讲,日喀则市区只有这一座清真寺。进了寺门,正好碰到了清真寺的阿訇。我来的时候,正好多带了几个西北的大饼,就顺便作为礼物送给了当地的阿訇。


日喀则做生意的人中,有不少是甘肃临夏地区的穆斯林。有的已经二十多年了,娶了当地的藏民媳妇、盖起了自己的房子。这些人中,就有招待过我们的一位临夏地区的穆斯林。据他讲,他们和马步芳是一个家族的,他弟兄四人,排行老二。由于哥哥不务正业,他早早的就承担起了养家糊口的重任。起初,做皮毛生意不景气。就改行开了铺子,现在,他在日喀则、临夏都有了房产,一儿一女。儿子上大学,已经结婚了,女儿也订婚了。儿媳妇是临夏地区的,女儿的婆家也在临夏地区。他解释说:这个地方生活是好,但长期下去,会把教门淡化了。所以,他在儿子大学还没毕业前,就给媳妇娶了。

日喀则,开清真饭馆的,几乎都是临夏地区的。开百货店的临夏人,也有不少。就连我们住的家庭旅馆,也是被临夏人租了。走在日喀则的街道上,很多地方感觉跟甘肃临夏没多大区别。随处可见的胡同,更是跟临夏一模一样。不同的是,这里家家都插国旗,而且还是鲜艳的。这一点,在火车上,牧区也看到了这种情形。据我朋友讲,他很小的时候,家里就插国旗,而且他们还是住在农村的。他说,由于他们对中央政策的完全顺从,他们得到了中央给予他们的不少好处。


二十六号晚上,我们平安的到达了拉萨市。当晚,接待我们的是达瓦的姨娘一家,她们是信奉藏传佛教的。尽管信仰不同,但他们一家人对我们格外热情。为我们准备了新床单、新枕头、新被子。

藏民家里的客厅,实际是客房。单人床取代了沙发,这样,客人白天可以把单人床当沙发坐,晚上上面睡觉。

早晨六点多,我们步行去清真寺的路上,碰到了很多去大昭寺朝拜的藏民。拉萨的清真寺,是朝拜大昭寺的藏民的必经之路。当天早晨,大寺领拜的伊玛目诵读的正好是《古兰经》第十五卷的夜行章,能在国内的景点性的大清真寺里,遇到这么厉害的伊玛目,我是头一回。很多大清真寺,伊玛目背的《古兰经》章节并不多。

拉萨大寺始建于公元10世纪,公元1716年该寺进行第一次扩建。现在的大殿是2001年扩建的,区市两级政府分别划拨了50万,扩建后的面积是1160平方米,可以容纳1200人左右同时礼拜。

晨礼拜下来,我们跟着朝拜的藏民一起,向大昭寺的方向走去。巷子里,完全是藏式风格的建筑。也有不少外地人在拉萨开设的青年旅馆,有些的招牌非常有特色。

不知不觉地到了吃早饭的时间,达瓦带我们吃了当地的藏面、喝了甜茶。早饭结束后,租了三辆自行车,开始了骑单车看拉萨。第一站便是去拉萨穆斯林公墓,给逝去的穆斯林同胞做祈祷。公墓出来后,直奔布达拉宫,我们是骑车绕布达拉宫转了一圈。


下午,我们去了迎亲桥、文成公主实景图。昏礼前,回到了市区,住进了一家藏回家。藏回阿妈得知我们是西北的穆斯林后,第二天早上特意给我们亲手做了藏面、糌粑。听我的藏族朋友讲,一般客人,阿妈会外面买回藏面,对于我们,阿妈则是亲自下厨。

我们返回兰州的早晨,藏回阿妈送了我们一大包甜茶,藏民阿姨也送了我们一包咖啡。那天早晨我们出去闲逛的过程中,恰好碰到了一家书店,就买了两本书,交给了藏民阿姨,让她转交给她的女儿。一来感谢她们一家的热情接待,二来也算是对她送我们咖啡的回赠。


这次西藏之旅,虽然前后只有短短的五天时间,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去之前,一篇攻略里面写到,藏民公交车上的让座率,是全国最高的。我尽管在拉萨没有坐公交车,但日喀则火车站去市区,我们是坐公交车去的,亲眼目睹过让座的一幕。此外,对于老人,那里上车几乎没有前后门之分,哪个门方便,就从哪个门上车。路边老人拦公交车,虽然不是公交站,但公交司机还是会停车的。

西藏的几天,每天清晨看到的都是蓝蓝的天、白白的云。回到兰州后,尽管天气晴朗,但这种晴朗的天跟拉萨晴朗的天是没法比的。

不论是拉萨市区,还是日喀则市区、胡同,都是非常干净的,很少看到随地垃圾的现象。


“治国必治边,治边先稳藏。”这句话,在西藏随处可见,尤其是市区里。其实,通过这次的西藏之旅,我觉得,西藏很安全、藏民很厚道。

当地藏回的小吃店也好、饭馆也好,一般都不写清真二字。要想吃当地藏回的小吃,最后找个当地的藏回做向导。


有些事情,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

心里有想法,还没有行动的朋友们,行动吧!

2015、10、3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