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见大鹏 | 大昭寺前的虔诚瞬间

旅行故事2020-06-29 08:38:49


清晨我站在青青的牧场

看到神鹰披着那霞光

像一片祥云飞过蓝天

为藏家儿女带来吉祥

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




文 | 大鹏



伴随着韩红的《天路》,又一次行走在西藏的天路上,只为了追寻那个在藏传佛教经典中被称为“隐藏着的莲花”的地方——墨脱。


说句心里话,真的不知道结果如何,是生是死,走到还是走不到,顺利还是曲折,一切都是神秘的未知数。



再一次行走在天路上,因为心有所向,便多了一种坚韧的力量,一种寻找生命的轨迹,一种灵魂深处的渴望。蓝蓝的天与白白的云交融着,可可西里的羚羊与牦牛在雪地里自由奔驰,措那湖的湖水映衬出天的颜色纯洁,心一次次地沉浸起来,一次次惬意起来。



去西藏不可不去拉萨,去拉萨不可不去大昭寺广场。大昭寺的魔女图记载着这样一个传说,相传古时候一到夏季,拉萨河上游各个山谷的洪水都顺势而下汇集到了拉萨河,造成拉萨河水突然暴涨,于是经常发生水灾,殃及两岸的农田和村庄,给广大老百姓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和损失。


文成公主解释说,整个青藏高原乃是个仰卧的罗刹女。这个魔女呈人形,头朝东,腿朝西仰卧臂,而大昭寺所在的湖泊原来正好是罗刹女的心脏,湖水乃其血液。



所以文成公主说必须填湖建寺,首先把魔女的心脏给镇住。然后,文成公主还同时推荐了另外12个边远地区的小寺院,镇住魔女的四肢和各个关节,当时共建了13座寺院。



按照文成公主所选的位置,建寺首先要填湖。当时主要的运输工具是依靠山羊背着装着沙和土的袋子。就这样把这个湖给填平了,给大昭寺奠定了基础。“拉萨”这两个字其实就是从大昭寺演变而来的。



最早古文书上都是“RASA”,“RA”是山羊,“SA”是土地。后来因为修建了这样神圣的佛殿,里面供奉着佛祖的像,还有四面八方的信徒来这里朝圣,大家都认为这个地方是佛地,所以又改称拉萨,“LA”在藏语里是佛的意思。



在藏传佛教中,大昭寺被信徒奉仰为宇宙的中心。这里白天好像来得更早,每天的5点左右就有很多虔诚的人来大昭寺的八廓街转经,并排队去大昭寺膜拜。


一道道流动的风景、一幕幕虔诚的祈祷、一遍遍磕长头的信徒,构成了那永远无法用言语感受的信仰。



为了一千次的轮回,每天围绕大昭寺的转经路上,那些一路磕长头从四面八方赶来的藏人虔诚的神态,还有那猎猎狂舞的经幡和袅袅入耳的佛音,总让我的心灵为之震颤。虽然也许白天他们从事着不同的职业,但到了这里一切都平等了。


转经有三种方式,分别称为内圈、中圈、外圈。我所见的便是内圈,在大昭寺里沿千佛廊围绕“觉康”殿转一圈“囊廊”为圆满。中圈(也称八廓)是围绕大昭寺与八角街一圈为圆满。大圈则范围很广,围绕大昭寺、药王山、布达拉宫、小昭寺为圆满,亦为“林廓”。



在拉萨的大昭寺广场似乎所有的物品都在佛法的沐浴中成长起来,干净而又真实。说实话,曾经去过尼泊尔和印度,参悟了一些佛教的真谛,但仍然无法参透大昭寺前的那份虔诚。也许,藏传佛教的产生与延续,与西藏这片无边的草原和天空赋予的那份辽阔有一定的关系。


不管怎样,在这里能让人们内心纯净,迷离白日梦,把梦想转化成神灵的祈祷,使自己的生活有了一种别样的价值。



虔诚的祈祷,拉萨大昭寺门前磕长头的人,眼神是那么虔诚,仿佛每一个眼神都能被佛祖察觉,在那一刻,我的心也一样沉醉了,心已经跪在佛祖面前,祈求佛祖保佑家人和朋友平安、健康。


我很喜欢住在大昭寺附近的卓吉旅馆,不为别的,只因为离大昭寺很近。很喜欢早晨一个人坐在大昭寺前,望着那一张张虔诚的脸,那没有迷离的眼神,那虔诚的祈祷。



偶尔,我也会跟着他们转着,只为参悟人生,只为虔诚梦想。也有很多时候,那些和蔼的藏族妈妈或喇嘛们也会拉着你去转经,虽然语言不通,但眼神是那么的清澈,那么的虔诚。





旅行故事

一段有故事的旅行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