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奔的藏游记

呆萌小奔2020-11-20 10:25:14

一直有人说,小奔你写写西藏吧。我摸摸疼了好久的脑袋,一拖再拖。从拉萨回来这么久,我很想念拉萨,想念那里除了味道以外的一切。(原谅我,酥油+奶渣的味道对我来说,确实太过于折磨)


在拉萨玩时,一个西藏的朋友郑重其事的跟我们说,你们这些能写点啥的回去好好讲讲你们的所见所闻,不要让那些没有来过西藏的人再黑我们西藏了,至少不要在内地很多地方一看到是藏人连住宿旅店都要多盘问几句。那一瞬间,我想他的眼底是有痛的。我没有全面深入的全面了解过西藏,只想以我的笔透过我的眼睛写出我自己的感受。

1、天。


我痴迷于拉萨的天。不是喜欢不是喜爱而是痴迷,痴迷到从早上起来看着宾馆外的天发呆到夜幕里面看着天还在发呆。在拉萨呆的那些天,我一直在不停的叨叨西藏的天空怎么这么美,以至于被当地的朋友一而再再而三的鄙视。后来,他们受不了了,又开始跟我一样抬头看天,只是,常常我耳畔会传来一阵傲娇的声音:“今儿这天不行啊,云彩比较多,完全没有镜子一样的效果”。我只能翻个白眼,默念:冬天把你们全丢到北京河北山东,让你们傲娇,让你们嘚瑟,让你们不知足。

2、人。


受到很多原因影响,好像在我们很多人的潜意识里,藏人和野蛮凶狠划上了等号。反正,在我妈知道我要一个人游西藏以后,很直接的表达过对安全问题的担忧。

其实真的大可不必。善意是全世界通用的语言,无论是僧侣、还是手握转经轮的藏族老妇,还是羞涩的藏族小孩子,还是彪悍的藏族汉子,其实都很好说话。拉萨的年轻人,和我们一样玩手机、聊微信、吃快餐、说汉语,除了肤色和长相略微有点不一样其他的真的没什么不同。至于不懂藏语的老人,我用手语跟她们比比划划的也可以交流。不过好像他们不太喜欢我们跟她们拍照片,一定要提前征求他们意见,这和藏族还是汉族无关。

有人跟我讲,如果你在拉萨呆久了,你就能分辨出农奴主的后代和农奴的后代,他们甚至连长相都不太一样。但是对于脸盲奔来说,只能一脸懵啊。

就算是在西藏,你也会见到许许多多的山东人,很多是山东人当兵在西藏,然后转业后留在了西藏。遇到第一个山东人的时候,我特别的惊喜,然后遇到第无数个以后,我只能感到格外的惊讶。

西藏的党员干部是让我更震撼的一群人。从西藏回来以后,我变得非常讨厌别人对西藏的指指点点和空口无凭的恶意揣测,很重要的就是因为这群人。西藏的行政效率远远没有也永远不会像内地这么高,不是因为这群人不努力不积极不懂什么叫奉献,而真的是因为自然条件受限。进藏的很多干部,都是一家三口分居三地。我很喜欢的一个姐姐,自己在西藏,老公在贵州,儿子又在别的地方;另一个姐姐自己陪老公进藏,儿子一个人放在陕西;更有一些人,夫妻双方一个在阿里这种很远的地方,一个在另一个很远的地方,就算都在西藏也要几个月才能相见。真的到了西藏,真的认识他们,我才知道什么叫山高水远人分离。

3、吃。

让你们失望了,吃货奔在拉萨一点都没有找到好吃的(与高反没有胃口也有关系,比如,叶色在西藏居然吃的比平时还多,我很无奈啊……),所以你们要失望了。牦牛肉干远不如牛肉干好吃,而且藏民的处理方式也比较简单。整体上,因为自然地理环境限制,藏餐的风格都是粗犷的,就算改良藏餐或者尼泊尔餐,那个味道也远不如火锅肉夹馍八大菜系。炸土豆的味道就是土豆炸了撒辣椒粉,甜茶的味道和甜茶馆人满为患的环境也不是我所爱。最让我奔溃的就是,所有我们习惯吃的快餐几乎都在二楼,而那并不长的楼梯对于我们刚入藏的人来说就是咫尺天涯的距离。在拉萨六天,吃得最饱的一次居然是黄焖鸡。

4、基础设施建设。

拉萨最让我震撼的就是基础设施建设。除了一个与拉萨共用一个机场的地方以为,拉萨所有的地区市一级都有机场(吐槽啊,拉萨飞阿里机票从来不打折)。公路的修建与内地也没有太大差别(如果不是蓝天白云没有车和疼痛的脑袋提醒我,我几乎都要分不清)。

除了独特的审美和生态保护的限高要求以外,拉萨的建筑与内地也没有多大差别。空调、水、电,该有的一切都一样。当然,到牧区肯定就不一样了。

在我从拉萨机场乘大巴到市区时,坐在我旁边的一个老太太跟我手脚比划+蹦词式聊天让我了解了他是一个从内蒙古专门来西藏朝拜的人,布达拉宫第一次进入车内视野的时候她一声惊呼布达拉,那种眼睛里的欣喜让我不得不相信她的虔诚。在拉萨飞回西安换乘的航班上,我们遇到的很多人,都是专门乘坐飞机来朝拜然后返程去甘南的。讲真,对于这些人,我尊重他们的信仰,但我更尊重,给他们的信仰之路开辟机场、公路、铁路的人。

5、大昭寺


我就住在大昭寺广场旁边,感受最深的就是磕长头的人,义乌的商品和不理人的狗。

我第一次到大昭寺广场上看到那么多人磕长头而来的时候,扎扎实实的是被震撼了。脑子里,轰然出现一句歌词:我从远方赶来,赴你一面之约。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性别年龄都不一样,但是眼神的虔诚、磨破的衣角、一丝不苟的磕头动作,却又都一样。你可以不认同他们的信仰,也可以不相信他们的宗教,但你却不能否认他们的力量。和在内地见到很多宗教场所到处都讲人民币一点也不一样,这些磕长头的人,真的是心的朝拜。

走到哪儿买到哪儿似乎是很多人的习惯,毕竟这是一个市场经济的时代,内地产销的各类包包、围巾充斥大昭寺广场附近的各类小店。连刚认识的藏族朋友都知道,这是义乌产的,着实让我觉得很好笑。逛来逛去,小奔得出的结论是,真正藏人做的东西,太贵买不起;其他伪藏式的商品,买了也没用。所以,我只买了一本《和爱的人去西藏》,就愉快的结束了购物。

作为对动物皮毛极度敏感的人,遇见猫猫狗狗是件及其可怕的事情。而大昭寺广场附近,到处都是高大的、凶猛的、但是躺着没拴的狗。起初,我还是害怕,后来发现,它们根本不理我。不得其解,求助西藏的朋友。答曰:你都缺氧不爱动,狗就不缺氧么?

游览后记:

很多地方,非身临其境,很难真正明白为什么。就像我从书上知道藏袍为什么是这个样子,但只有在拉萨切身感受到温差才会禁不住感慨设计藏袍的人无比英明。有一些人总是在吐槽对西藏投入过多、待遇过好,从拉萨回来以后每次听见我都想揪着他耳朵丢到西藏去让他自己去感受。

我不愿意去评价宗教与信仰,但是有一些寺庙里面人皮人头人骨与被贴金装饰的佛像和巨大的酥油灯之间的差别确实震撼人心。而那些人皮人头人骨原本的主人也是一条生命,宗教信仰与自由也不应该把他们排除在外。所以,我反对那些对农奴制的留恋和洗白。农奴与农奴主都是人,都有血有肉有感情。

从西藏回来以后,我真的想夸一夸我党我国。巨大的基础设施投入给西藏带来的改变是深刻持久的。我们与拉萨的距离,只是一张一两千块钱的机票,但持续的沟通和交流才会让我们真正更加深刻的联系在一起。

我喜欢拉萨,我喜欢西藏,有机会我还会去西藏,去走更多、更远的地方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