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西藏旅游,不要孟浪要皮浪

半坡村舍2020-06-29 10:15:50

 

这些年,西藏旅游用“趋之若鹜”来形容不为过分,自驾游亦渐成风。很多人觉得内地名胜景点商业气息太浓,破坏了旅游的兴致,神秘而荒凉的西藏是国内一块净土,景色雄浑,民风淳朴。当然,西藏是一个极广的概念,海拔落差明显,从那曲的4500,到拉萨的3650,再到林芝的3000,游客的聚集密度与海拔成反比。


林芝是一个美丽的地方,从拉萨到林芝的旅游大巴大约行程十小时,途经松赞干布出生地、墨竹工卡,翻越海拔5230米的米拉山,欣赏尼洋河河谷风光,尔后可以去巴松措、佛掌沙丘、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等,据说运气好的话,能看到神秘的南迦巴瓦峰。在这一路上你可以充分领略景致之美与骗子之丑。骗子主要聚集在大巴中途休息的服务区超市,与我们在内地常见的购物场所相似,从虫草药材到玉器珠宝、蜜蜡藏服,琳琅满目。

因为以前在景区买东西上过当,所以很小心,这次就当一个考察社会的机会。


观察了三个服务区,我发现了异样:每个地方总有那么几个人,与外地游客不尽相同,他们携一简单的背包或手提袋,脖子上挂着相机,随人流走动,但他们的眼神不是放在商品上,而是更多的游移在游客脸上。

一名中年妇女自称是北京来的老师,母亲住院时吃过虫草,北京的价格是每克**元,这里标价当然也是**元,看着有几个人驻足,她带头与售货员讨价还价,经过十秒钟――仅仅十秒钟――的协商,达成了**元的价格协议,她买了一堆

在佛掌沙丘休息区,一老者大约65岁的样子,自称是华南农大的教授,对药材在行,说你这个石斛产地是浙江而不是西藏,售货员点头称是,老头更得意了:“你骗不了我的”,旁边人觉得遇到懂行的人了,便纷纷挑选一些,称重计价。而老头挑的那一包东西扔在柜台,趁无人注意,转身走了。


各位,看到这里,你也许觉得这种托儿的手法在内地早已司空见惯,告诉你,更恶劣的来了――售货的小姑娘说我们有破壁机,可以免费替你们把药材打磨成粉。粉磨机放在一个高高的柜台下面,几乎遮挡了游客的视线,一番忙乎之后,把一袋粉末交给游客,恶劣之处就在这里:其一,你不知道他有没有调包,天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东西?其二,一旦打成粉,游客若想反悔退货,那是万不可能的。时不时可以看到纠纷争吵,几个专职游荡在商场的小伙子便会涌过来,游客互不相识,很少仗义执言,又是出来玩儿的,当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这里特别声明的是,干这些事儿的全是汉人,他们把人性之恶,从平原演绎到了雪域。


到过高原的人都有这个感受,缺氧状态下,反应速度明显低于平时。我曾习惯性地提前一个多小时赶到拉萨火车站,检票时却被告知火车刚开走十分钟,原来误把发车时间15:30错当成下午5:30,这是平生从来没有过的!再去改签,说离开拉萨的卧铺票只有十天以后的了。

旅游地这些见利忘义之徒,或年老或女性,容易博得信任,但自称老师、教授,着实可恶,辱没“灵魂工程师”之名,其恶劣之处在哪里呢?除了常见的人们贪便宜心理之外,还利用了高原缺氧、人们反应迟缓的缺陷,等你回过神来,药已成粉,木已成舟。

所以,到了西藏,不要孟浪:因为缺氧气,所以走路千万别太快;因为缺心眼,所以掏钱包的姿势千万别太帅!

去热门旅游地,还是学一点皮浪为好。


皮浪是和庄子几乎生活在同一历史年代之中的希腊古典哲学家,怀疑主义的鼻祖。

皮浪说: “我既不能从我们的感觉也不能从我们的意见,来说事物是真的或者是假的。所以我们不应当相信他们,而应当毫不动摇地坚持不发表任何意见,不作任何判断。”(《古希腊罗马哲学》第314页,商务印书馆,1978年)

庄子主张“圣人和之以是非而休乎天均”,这就是皮浪所说的不辨是非真伪,不作任何判断,不发表任何意见。他说“最高的善就是不作任何判断,随着这种态度而来的便是灵魂的安宁,就像影子随着形体一样。”

呵呵,估计皮浪老人家上过的当不会少,否则何以如此警惕呢?所以,学点皮浪哲学起码可以保卫钱包,保护心灵,少受伤害。!

起初,我是特别相信孟子的。


孟子说,人都有善念,表现为四端――恻隐之心、羞恶之心、辞让之心、是非之心,分别对应仁、义、礼、智,那么何以做得如此恶事呢?孟子认为有两个方面的原因――环境和欲望。孟子说:“富岁,子弟多赖;凶岁,子弟多暴,非天之降才尔殊也,其所以陷溺其心者然也。”在丰年,青年人大多懒惰,而在荒年,青年人大多凶暴。这不是因为人性不同,而是环境的差异所致,人之所以丧失了良心,是因为欲望就像一把斧头不断地砍斫人们的善心,物欲横流,善心自然不存。

怎么解决呢?儒家是要教化世界的,所以主张正心、诚意,通过教育加强自我修为,深刻反省,从而提升生命层次。

可是后来见得多了,就有点动摇,不过还没有完全失望。

假如孟子到西藏旅游,面对藏地大煞风景的“托儿”、神汉、骗子及其背后的利益团体,估计也会发愁谁来教化这帮家伙?拿什么教化?能不能教化过来?孟子要求“吾善养吾浩然之气”,会不会怀疑那个65岁的伪教授还有多少“气”可养,这辈子还有变好的机会吗?


电影《冈仁波齐》拍得那么真实、干净、震撼,但那是藏民的宗教信仰使然。绝大多数汉人并没有宗教信仰,完全靠道德律条自我约束。

既然圣贤的教诲、老师的教导对他们不起作用,苯日神山的圣洁都丝毫不能荡涤他们灵魂的丑陋,那还是让法官和警察来“教化”这些人更能见到效果吧。

如果觉得此文对你的朋友们有用,请在黄金周期间分享出去。祝大家过一个愉快的小长假!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