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西行漫记(五)

水瓶鱼眼看世界2019-11-07 11:15:53

C哥与T

  

  C哥其实不是哥,小我两岁,应该是弟。T妹也不是妹,大我4岁,应该叫姐的,但她一直自称T妹,我们也就跟着叫了。

  T妹是那种集嗲与作(zuō)为一体的上海女人,上海女人的嗲和作我是见识过的,它们如果出现在年轻女性的身上,你还可以视之为可爱,但在一个年过半百的女人身上,我就觉得相当可怕了

  说话发嗲,我听过很多种,嗲到她那种程度的,我是没听过。我问大马和张哥,是不是男人比较喜欢听这种声音,他们以冷颤回应我

  T妹爱画浓妆、戴墨镜(遮住眼圈皱纹),她朋友圈的照片和真人的差距是一个“美颜相机”。

  她爱拍照,超级爱,但不是拿单反拍风景,而是超级爱让别人给她拍,或者拿着自拍杆不停的自拍。每到一个景点,你都能听到T妹那嗲嗲的声音在空中回荡“C哥,你给我拍这里”“C哥,这里给我拍一张”“TT哥,我也要拍”“安姐安姐,这里给我拍一张”。。。最开始也盯着大马要他帮忙拍的,因为觉得他拍照技术好,换车后就不找大马了,基本锁定C哥。


  C哥也爱拍照,拿着单反拍照片,拿着手机拍视频,一路走一路拍,一路开车一路拍的那种。所以T妹喊他帮忙拍照,他是鞍前马后跑得不亦乐乎。


  21日上午,我、安姐游大昭寺时巧遇C哥和k生,便结伴同行。路上我们和C哥开玩笑说他把T妹哄得好开心,T妹很喜欢他,不曾想他用一种非常不屑的口吻说,她都一个快60岁的老女人了,谁喜欢她啊,我口味没那么重

  游大昭寺的过程中T妹一直和C哥聊微信,说她们在玛吉阿米喝甜茶,让我们过去,还说留了位子,盛情难却之下我们去到,却发现除了T妹和R姐,另外还有一对男女,T妹说也是微信群里结识的网友,我们看根本没位置坐,便寒暄几句,闪人。 确切地说我是第一个逃下楼的,因为觉得里面的空气特别窒闷。


  午饭是C哥坚持请我们吃的,席间不停地说他这次来纯粹是为了帮朋友(大马),也是为了帮大马接待好客人所以才那么用心地去哄T妹啥的,我就呵呵了,做人,还是真诚一点好,不要那么虚伪,你是真心帮朋友,还是想踩着朋友往上爬,旁观者门儿清呢。

  午饭后我们三个回酒店,C哥在T妹一再地邀请下又回去找她们了。

  晚上T妹在群里发信息说C哥感冒了,问谁有感冒药。于是安姐就拿了药送去C哥的房间,回来的时候是哎哟哎哟捂着肚子进门的,问她怎么了,她就模仿了一遍T妹和R姐在C哥房里劝他吃药的场景“哎呀,这个药要吃的啦。。。那个药也要吃的啦。。。哎呀,这些药都要吃的啦。。。”请自行脑补那种超级嗲嘻嘻的上海腔。安姐说她真怕C哥吃完那一大把药后会有些副作用。于是,我也笑倒在床上。据张哥和王姐说,他们隔着一堵墙都能听到我们夸张的笑声

  23C哥的车去接脱团的3人(T哥、J女和P女),25日大部队重新汇合,夜宿索松村。

  26日早上,离开索松村时,又因为换车换人耽误了好久,好像是C哥想要继续带J女她们,而T妹坚持要坐C哥的车,我不关心,也没弄明白他们之间乱七八糟的关系。

  J女,貌似苏州的,79年,在这个团队里算是年轻女性,长得一般但会化妆打扮也还算时尚,据同车人说是个很有故事的人。

  30日那天小苏的车因为避震器故障,后面实在颠得厉害,就让她坐到C哥的车上,因为R姐走后,C哥的车子空了一个位置。

  C哥开始对着J女大献殷勤,T妹就吃醋了,各种酸言酸语。C哥有个毛病,不管去哪里不管看到啥,都要拿着自拍杆或者举着手机拍小视频,即便是开车也不例外。有时甚至一手拿着手机拍视频一手还拿着瓜子嗑,等于是双手脱开方向盘,T妹就指责他这样开车不安全。说得多了,C哥觉得T妹在J女面前指责他,落了他的面子,也就毛了。说你要是觉得我的车不安全就去坐别的车,两个人吵翻了。

  31日一大早,我们准备出发时,就看到两个人在车子旁边僵持,C哥坚持不让她坐上车,T妹就坚持说要坐车,俩人吵得挺激烈

  第二天两人又没事人一样,T妹又开始CC哥地喊着。。。王姐就感叹说真该像ariel一样冷眼旁观,还费什么心思劝架,根本没必要,人家两个床头打架床尾和,自己就好了。


P.S.知道团友的年龄,可不是因为我八卦,主要是每次入住酒店都是我负责办理手续,身份证都得过我的手


(待续)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