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昭寺,处处弥漫着信仰的味道

旅途拾彩2019-11-07 09:09:13

A 大昭寺前的广场

       大昭寺是藏传佛教信仰者心中的圣殿,是许许多多藏族信徒跋山涉水,不辞千辛万苦,不畏千难万险而来朝拜的地方。当你进入西藏,无论是在来拉萨的途中,还是在环绕着大昭寺的转经道上,你总能看到那些衣着简陋,甚至有些篷头圬面磕长头的人们。他们有的年世已高,步履蹒跚;有的脸似古铜,写满沧桑;有的身体已勾曲着,难以站起;有的两鬓如霜,手若老树,但他们依然将双手高高举起,一丝不拘地三步一叩首,行进在礼佛的路上。

B 大昭寺前磕长头的人们


C 来此的人们都是相敬相爱的


        听当地人说,他们当中的许多人为能实现来拉萨礼佛的目的,弃产抛家,甚至花去毕生的积蓄,只为能实现到大昭寺来一次礼佛的愿望。有许多人从数百公里外的家中启程,就这样三步一拜地一路拜到大昭寺。有的人甚至需要走上一年的时间,这其中有些人还没有走到地方,就病死在了朝圣的途中。但他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信念,依然心向圣地,即使死了,也要由他的同伴将他的牙齿带到大昭寺,镶嵌在大昭寺的柱子或者墙缝里。如果有一天你无意中看到这样的牙齿,请不必惊慌,让我 们行注目礼,表达敬意,因为这是信仰的力量。
        在西藏你会感受到信仰的力量是巨大的,它不因物质条件而改变;信仰的力量是虔诚的,它不因私欲而变化。对于我们这些游客而言,我们只是用现代化的车轮在景点间游走,而那些朴实的佛教徒们,则是用自己的身体在丈量着大地的长度,用自己的信念去支撑自己的生活,用信仰点亮心灵之窗,用信仰把灵魂送进天堂!

D 八廓街上的转经人



        我静静地坐在八廓街的一角,注视着环绕大昭寺转经的人们,心中被他们的虔诚、执着所深深地打动,那缓缓行进的人流中传递出的是发自内心的信仰的力量。
        我曾悄悄地问过卓玛:“藏族人为什么喜欢转山、转湖、转经?”卓玛看着我眼中闪过一丝不解,然后轻轻地对我说“这是信仰!藏民崇拜山神、湖神、崇拜大自然的力量,他们认为世间万物皆有灵,而主导这些的是佛,转山、转湖、转经是为了拜佛,表达对佛的崇敬,而这些会积累今生的功德,佛祖会保佑这样的好人一生平安的。”
        我默默地点点头,起身随着礼佛的人流步入大昭寺。
        大昭寺是拉萨城中最大的佛寺,看上去与汉地的佛寺有许多不同。首先是寺门前有两根高大的经番杆,看上去有些像汉族衙门前的大旗杆,据说是举行隆重的法事活动时用的。旁边还有一棵看上去更像杨树的“公主柳”,相传是当年文成公主所栽的。这些在汉地的佛寺中都是少见的。
       寺院的屋顶倒有些汉代大屋顶的意思,金碧辉煌,尤其在高原强烈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刺眼。与汉族琉璃瓦式、屋顶上布满飞檐走兽不同的是,藏式寺院的屋顶上常常会有一只硕大的法轮,法轮两侧各卧着一只温顺的小鹿,据说这代表着法轮常转,佛法无边,释迦传法,众生皆听的意思。在法轮的近旁通常还会有几只周身镀满金色的巨形桶状物,这是藏传佛教寺院的标志性饰物,名字叫做“金幢”。金幢的原形是古印度军队凯旋时高举的一种代表着胜利的旗帜,有点像中国古代帝王出行时打的黄盖伞。这金幢后来被佛教借用,用以表达佛法可以战胜一切邪恶,是胜利的象征。

E 具有西藏风情的建筑
F 大昭寺金顶


       拉萨的阳光总是那么灼热,照在身上如同流火一般。我坐在大昭寺的屋顶,远眺那巍峨的布达拉宫,心中从没有如此地宁静过,似乎这里远离尘世,可以忘记世间的一切烦恼,真是一个发呆的好地方。


        来大昭寺有许多人是奔着那尊释迦牟尼佛像来的。据说释迦牟尼佛在世的时候,允许人们按照他8岁、12岁和25岁的模样,由印度著名的工匠毕畦噶麻塑造了三尊等身像,即跟自己真实模样和身材相同的像,并亲自为这三尊像主持了开光仪式,传于后世。其中8岁的等身像流传于尼泊尔,12岁的等身像送给了中国,而25岁时的造像在运输途中不幸沉入了大海,因此,在人世间只保存下来了两尊等身像。而这两尊佛像都在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和尼泊尔尺尊公主时,作为嫁妆被带到了西藏。
       最初文成公主从中原带来的12岁等身像被安置在了小昭寺,尺尊公主带来的8岁等身像安置在了大昭寺。可是不知何时两尊佛像调了位置,现如今12岁的等身像安置在了大昭寺,而8岁的等身像被安置在了小昭寺。

G 大昭寺中的佛像


       我曾于早晨散步时拜访过小昭寺,这是一座被当地人称作“热木齐”的寺院(藏语的意思是汉人的寺)。从它大门朝向东方的布局来看,倒像是文成公主为思念家乡而建的。寺院的总体风格也颇含有汉唐元素,大经堂中伫立着10根直径约80厘米的柱子,显得很是宽敞,尤为引人注目的是,每根柱子上都绕有三道铜质镂雕铜箍,图案秀美,雕功精湛,很有汉代风格。
       小昭寺的门前是一条商业街,出售各类商品。而吸引我的是寺前有几位老奶奶,正在出售一种看上去像松柏叶子的东西。问她,她只会说藏语,连比划带说才总算搞明白这是一种用来敬佛用的“香草”,二元钱一小撮,我们买了两撮,老人又小心翼翼地在松柏叶上面撒了些青稞粉,并指导我们将其撒在了香炉里。一缕青烟慢慢升上了天空,好像在告诉佛祖,西藏——我们来了。
       小昭寺的释迦牟尼8岁等身像被安置在一张由食指粗细的铁环编织成的铁帘后面,看上去珠光宝气,气宇宣昂。只是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位8岁的孩童,颇有些少年老成的感觉。

H 小昭寺一角

       据说这尊佛像在文革时惨遭损坏,被红卫兵从肚子处一锯两半,肚中所藏的珍贵经文被哄抢一空。后来十世班禅到处寻找,终于在北京的一座仓库中寻得上半身,又在拉萨的一座旧屋中寻得下半身,请来工匠精心修复,才有了今天这番模样。
       大昭寺的12岁释迦牟尼等身像与小昭寺的一样,也被供奉在寺庙中最重要的位置。佛像精美尊贵,流金溢彩,婉若天仙。除了这尊佛像,整座大昭寺中还有相当多的佛殿,里面供奉着诸多佛像,令人有些目不暇接。诸如释迦牟尼殿、宗喀巴殿、班旦抗姆殿、神羊热姆殿等等,这其中尤其引起我兴趣的是松赞干布殿。
        在松赞干布殿中供奉着人们十分尊敬的松赞干布、文成公主和尺尊公主的塑像。令我有些疑惑的是,在那尊留有小胡子的松赞干布像的左边是娇小的尼泊尔尺尊公主,其右侧是雍荣华贵的文成公主。若按中国古代尊卑高低的习惯排位来看,左为大,因此,可以推断文成公主在宫中的地位应低于尺尊公主。这也许就能解释为何当初文成公主带来的释迦牟尼佛像被安置在规模较小的小昭寺中了。可是若按唐朝当时的社会经济发达程度,文成公主的娘家背景还是比较“硬”的。当年松赞干布之所以要同时迎娶两位公主,无非就是一种政治外交手段,以婚姻来结交大唐王朝和尼泊尔。而大唐王朝将公主远嫁也应属无奈之举,尽管唐王朝决定与松赞干布的吐蕃王国联姻,但并没有真皇帝的亲姑娘远嫁他乡,而是选了一位皇室家族中的女儿,也称之为公主,远嫁他乡。

I 寺中的佛灯

        据说这文成公主是唐太宗的堂弟、江夏王李道宗的女儿,系山东济宁人,名叫李雪雁。这只雪雁从遥远的长安,跋山涉水,历时三年才到达雪域拉萨,而较近的尺尊公主此时早已安卧在松赞干布的红纱帐中了。
        我不是历史学家,没有进行过这方面的考证,但文成公主嫁到西藏是有历史记载的,而有关尺尊公主的记载几乎没有,甚至有外国学者认为历史上就没有尺尊公主这个人。我也只是从塑像坐位的次序上推断文成公主的地位要低于尺尊公主,也不过是大胆妄猜,并没有其他依据。但是在西藏,无论你走到什么地方,只要一提起文成公主,人们的眼神中都充满了爱戴与敬仰的目光。文成公主在西藏生活了30多年,促成了吐蕃与大唐王朝之间的和睦相处,杜绝了战争,为当地人们赢得了安宁与祥和的生活,她带去的农耕技术也极大地促进了西藏地区农业的发展,因此受到当地人们的爱戴,甚至于被人们誉为白度母的化身。

J  大昭寺广场

       漫步在大昭寺中你会发现,这里的人们对佛的敬仰是发自内心的,这里很少能看到汉族地区那些土豪们为求得佛祖保佑一掷千金的场面,就是用来敬佛的钱款也多是一元两元的,很少看到百元面值的钞票。然而人们更多的是满怀虔诚与崇敬,在佛前深深地葡伏下身去,表达的是敬意,没期望什么太多的回报。甚至有许多居民是从家里用暖水瓶提来一壶酥油茶,恭恭敬敬地添加到佛前的酥油灯里,就连外来的游客也有些人愿意以这种方式表达对佛的敬意。因此,在西藏的佛寺中到处都弥漫着酥油的味道,就像是人们对佛的信仰,在不经意间充满了人们的生活。

旅行小贴示


1、交通:从拉萨火车站可以坐15路公交车到鲁固站下,步行至大昭寺。也可以坐18路至拉百路下,步行前往。或坐14路至热木其站下,步行前往。
2、开放时间:开放时间为9:00—18:00.其中,8:00—11:30对信众开放,不接待10人以上团队。11:30—17:30,对游客开放。
3、注意事项:门票价85元。值得注意的地大昭寺一次购票可以多次进入,要注意保存好票据。讲解员讲解的费用为50元。大昭寺大殿内不允许照相,若想照相需要花90元购得准许权。大寺内要沿顺时针方向行走,不要逆行。大殿内可以点酥油灯,全包价为400元,半包价为200元。
4、美食:在拉萨有一条路叫德吉路,那里有各类美食。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