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卡——藏族宗教文化的百科全书

藏巴拉唐卡2021-10-07 15:52:15


雪域之巅,有一个传奇的民族,千百年来他们过着近乎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们笃信佛教,将佛教融入到生命中。

唐卡是一种起源于青藏高原,并从寺院走向民间的、宗教与社会文化相结合的独特艺术。他伴随着藏传佛教一起走过了千年。

在佛教早期进入西藏地区时,各寺院的寺主总是千方百计召集藏族人到寺院,供奉佛、法、僧三宝,这使佛教思想与佛教文化得以传播。

三宝中的“佛宝”特指佛祖释迦牟尼等诸佛诸神。在藏区寺院,这些形象即可以塑成立体像,也可以表现为平面画。由于每座寺院对佛像都有很大的需求量,所以,制作佛像的人也逐渐增多。这一形式促进了寺院立体与平面佛教艺术的发展。但是在民间,游牧式的生产与生活方式,使藏族人无法常年到固定的寺院里进行佛事活动,一时间,此事成为佛教活动的一大难题。


于是,唐卡艺术诞生了!

画师绘制在唐卡上的佛像,代替了寺院里的塑像和墙壁上的绘画,唐卡成为人们随身便携的圣殿。展开唐卡,就可以礼佛,它满足了藏族人佛教活动的需要。与此同时,高原上的游说僧人为了进一步扩大佛教的影响,踏行雪域,在人多的地方,随时悬挂佛教唐卡,向人们讲经示法。他们也借助唐卡艺术,把佛教思想传播到了更远的地方。

在青藏高原,几乎每所寺院都有艺僧,而每所寺院旁边,都居住着民间艺人,他们不断地绘制各种神佛唐卡,使佛宝广泛流传于民间。

佛教的兴盛带来了唐卡艺术的繁荣,各种唐卡艺术流派纷呈。经过不断地发展和演化,最后形成前后藏画派、安多画派、康区画派和汉风画派;还出现了地区性的艺术绘画中心和流派,如:青海的热贡艺术、甘孜的绘画艺术、德格的印经艺术等。

唐卡的内容主要反映的是佛教思想;同时,还反映了藏族的创世说、民族起源、医药学、量理学、天文历算、文学戏剧和民间故事等。

藏传佛教大藏经中的《时轮》、宗喀巴大师的《绘画如意宝》《造像度量》、曼拉端珠的《如来尺度如意宝》等一系列经典,对佛像的形态、比例、尺度、设色等方面作了详细的论述和规定。这对后世画师传承唐卡艺术,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唐卡艺术与藏传佛教在青藏高原上,相生相依、彼此互补,共同经历着兴衰。随着藏传佛教的广传,唐卡焕发了新的生机。

唐卡的绘制极为复杂,用料极其考究,颜料全为天然矿植物原料,色泽艳丽,经久不退,具有浓郁的雪域风格。唐卡在内容上多为西藏宗教、历史、文化艺术和科学技术等,凝聚着藏族人民的信仰和智慧,记载着西藏的文明、历史和发展,寄托着藏族人民对佛祖的无可比拟的情感和对雪域家乡的无限热爱。

细说唐卡艺术

最美的藏族绘画

董策力(龙达觉萨唐卡·藏)

唐卡是藏族文化中一种独具特色和代表性的绘画艺术形式,2006年唐卡被国务院、文化部批准确定的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唐卡(Thang-ka),来源于藏语的音译,‘Thang’表示广袤无边的空间,‘ka’指的是空白被填补,合起来指的是卷轴画。它的画面内容以宗教题材为主,具有鲜明的民族特点、浓郁的宗教色彩和独特的艺术风格,历来被人们视为珍宝。在藏地任何一座寺庙、佛堂、僧舍乃至信徒的家中,都供有唐卡。同时绘制唐卡也是对佛教徒来说一种非常好的造像功德。

唐卡使用材料考究,颜料采用天然矿植物颜料珊瑚、绿松石、藏青、孔雀石、藏红花、金、银、等贵重材料研磨成粉,再按一定比例加上一些动物胶和牛胆汁,这种方法绘就的唐卡即使历经数百年也依旧鲜艳。构图造型生动传神,着色协调亮丽,工笔精细至极,一幅复杂、精美的唐卡少则数月,多则逾年甚至数年才能完成,画师须有虔诚的佛教信仰,在诵经礼佛过程中,严格以传承的构图、形象、比例、色彩为标准绘画,佛教徒相信,一位好的画师的作品本身是具有加持力的。因此唐卡艺术形式独特,艺术价值是不可估量,也是其他形式作品不可替代的。


关于唐卡

如果连壁画也算上,西藏的绘画历史可以追溯到两千多年前(当时西藏已经有人类居住)。但是唐卡的出现,则要推延到7世纪,松藏干布建立吐蕃王朝开始。松藏干布统一西藏之后,通过与尼泊尔赤尊公主和汉地文成公主联姻,巩固起自己的帝国。两位公主将佛教带入西藏,随之兴建起大昭寺、小昭寺等宫殿建筑。据五世DL所著《大昭寺目录》一书记载:法王(松藏干布)用自己的鼻血绘画了一幅白拉姆女神像,后来蔡巴万户长时期果竹西活佛在塑白拉姆女神塑像时,作为核心藏在神像腹内,这是目前所见唐卡最早的记载。由此可以肯定,唐卡是在松藏干布时期兴起的一种新的绘画艺术。

唐卡有弘法布道的用途。张宏实在《探索西藏唐卡》中说:佛教的思想义理于初始阶段较为单纯,经过漫长的演讲发展,逐渐衍生成为更复杂的义理。深奥的义理若非经过严密的思考和反省,便不是那么容易了解。于是,图像便扮演非常重要的解说工具,并且绘制在西藏特有的宗教卷轴画;图齐在《西藏的画卷》中也说:西藏艺术的职责,是用视觉形式,传播同样的宗教内容。

也就是说,唐卡是对深奥抽象的佛教义理的具体化,使其变得容易理解,从而更方便传播。藏族人民一直到7世纪才有自己的文字,文盲率也一直偏高,所以对他们来说,唐卡就是图像版的教科书。

同样是传播佛教义理的图像,还有另一种表现形式,就是壁画(雕刻也是一种形式)。跟壁画相比,唐卡具有显而易见的方便随身携带的优点。由于藏民族有四处游牧的生活习惯,居处时常变动,所以唐卡这种可以移动的神像就随之产生。

唐卡还有修行观想的用途。在藏传佛教中,对着唐卡中的主尊进行观看、冥想、礼拜,是非常重要的修行密法。例如曼荼罗,就是这种密宗修行法的精华。此外,对绘制唐卡的画师,以及捐资聘请画师的施主来说,这也是一种非凡的功德。画师和施主本身就是修行者。

精美、复杂的唐卡是由画师们一笔一笔画出来的,一般都要半年,甚至几年才能画成。但是这些作者的名字却很少留下,除非他本身即是深受崇敬的佛学大师,例如阿底峡、宗喀巴、萨迦班智达贡嘎坚赞等。

此外,也有一些非常著名的画师,如前藏的洛扎丹增洛布,后藏的曲银嘉措、绒巴索朗结布、江央旺布等,在西藏绘画史上留下了名字。

藏传艺术中,无论是绘画或是雕刻,作者一般都不署名。因为对于他们而言,制作的过程就是一种修行。一个传统的画师,除了本身的兴趣与天分外,还必须有虔诚的宗教信仰,受过正统而严格的宗教训练。除了绘画的专业技法外,还需要背诵经书,熟记各种经典中的教义、仪轨、图像及度量。所以唐卡制作者通常也是画僧,具备专业画师与宗教修行者的双重身份。

  信徒们相信,一个伟大的画师所绘画的唐卡是具有极大加持力的,所以,一个唐卡画师,对于画中主题的构图、形象、比例、颜色等都不能随意创造,而必须严格遵守图像与度量的规定去作画。这正是唐卡艺术的限制所在,它的形式并不自由。正因为它限制了艺术家个人主观创造性的发挥,所以有一些人认为唐卡的画师不能算作是艺术家,而只能看作是画匠。然而这种评价无疑是不公平的,唐卡经过1300年的发展和传承,不管是从绘画技巧、制作工艺、表现手法上都有非常大的发展;优秀的唐卡画师用心血绘制而成的唐卡艺术作品是非常让人震撼的,有着很高的收藏价值。

美丽的唐卡,究竟我们应该怎样去欣赏它呢?

首先,唐卡有其特殊、相对比较固定的构图规则,就是结构。从结构出发,就能够理清唐卡的层次,便于欣赏唐卡。  

一幅唐卡,一般可以区分为中央的本尊、上方的空界和下方的地界三部分。本尊是信徒所供养的对象,一般由上师选择指定。空界一般是佛、菩萨所在,所以也叫做圣界。地界一般为空行、护法或僧侣所在,所以也叫做凡界。但是圣、凡并没有严格的准则,例如有时候认为自己的祖师已经解脱成佛,就可以绘入圣界,而圣界的佛、菩萨如果太多安排不下,也可以放入凡界。此外还有其他特殊的结构,如:五坛会聚、方格式等。

其次,上面说唐卡是对抽象的佛教义理的具象化,通过图像符号来表达主题,每一种图像符号都有其特殊的意义。了解这些图像符号的象征意义,就对理解、欣赏唐卡至关重要。这些符号语言,有其严密的规定,有一定的规则可循。这些规定主要表现在佛像的服饰、面相、肤色、手印、坐姿、持物、座骑等方面。

区别于汉传佛教,密宗的佛像更趋于人性化,菩萨们有细腰、有瓜子脸、有柔媚的姿态,这在汉传佛教是很少见的。在凸显诸佛慈悲、庄严的同时,体现人性的本色。这也是藏传佛教的魅力所在。

关于忿怒尊,其实对佛教稍有了解的都应该看过法华经、普门品,观世音菩萨面对不同的终生,化现不同的形象。所谓的阿修罗、饿鬼是我们人类内心的一种形象。在慈悲用尽之后,既可以用愤怒形象对质内心的缺陷,而这往往比一味的慈悲更快捷、见效。

但就寂静尊而言,他应该是祥和、慈悲、柔美的。能让你一眼看到、心生崇敬、从而对三宝产生信心去皈依三宝。对美的认识人类应该是共同的,佛教也是一样。

一幅唐卡作品,应该先看他的用料、画工是不是用传统工艺绘制。能让你觉得这就是我心里的菩萨像,能为之而感动,这是最主要的;其次再看唐卡背后的故事、画面中的佛尊。

唐卡的艺术价值

唐卡作为藏族文化艺术的一种绘画形式,有其独特的传统工艺和鲜明的民族特色。在其传承和发展的过程中,又吸收和借鉴了周边地区的艺术形式,融合了藏地的民间艺术,形成兼容并蓄而又独树一帜的绘画风格,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

在内容上,唐卡所表现的题材除了宗教内容外,还有自然风光、藏医藏药、天文历算、历史传说、社会生活等方面。其中表现藏医理论的《四部医典系统挂图》曼唐,堪称藏族医学的形象化教科书,表现藏族天文历算的唐卡如《须弥山图》等,也反映出藏族独特的宇宙观。

在技法上,唐卡构图严谨、优美,布局疏密有致,灵活多变,人像的各个部位严格按照造像度量标准、比例进行;着色上强调对比,讲究色彩富丽、金碧辉煌的效果,色彩的渲染更显人像的立体感;线条的勾勒粗细有致、刚柔并济、顿挫有力,随画面的区别而流畅运用,达到动人传神的效果。另外唐卡吸收了汉地青绿山水、工笔重彩,以及印度、尼泊尔等地佛像绘画技巧,丰富和完善其艺术表现手法。

在画工上,每一幅唐卡都是画师用虔诚的心灵绘制而成,体现了一种信仰和艺术追求。所以当看到顶级唐卡时,那种震撼与辉煌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藏族绘画史可追溯到吐蕃王朝早期。远在四五千年前的卡若文化遗址中,陶器上用黑彩绘成的三角折线和三角图案等简单的纹饰中,可窥见藏族绘画艺术的萌芽状态。建于公元前100多年前距今有二千年历史的藏族第一座宫殿--雍布拉康的墙壁上就绘有壁画。公元七世纪,吐蕃王朝崛起,在这前后,吐蕃王朝相继修筑了布达拉宫等建筑规模空前的宫殿。有不少绘画艺人参加了这些宫室的壁画绘制工作,大大促进了绘画艺术的发展。《大昭寺志》有松赞干布法王用自己的鼻血绘了一幅白娜姆女神像的记载。表明此时由于佛教的传入,绘画艺术也有了大的发展。于是,作画相对随意、不受建筑限制、便于悬挂、易于收藏的新的绘画形式--唐卡也就应运而生了。在绚丽多姿的藏文化艺术中,唐卡可当之无愧地称作是一株奇丽的瑰葩。它是用纸、布、羊皮或丝绸作底,经刺绣、版印或绘制,用彩缎装裱而成的卷轴画。它最常见的尺幅是条幅形,底边留有很大空白,尺寸一般是0.75×0.50m。此处,还可看到横幅形唐卡,这种唐卡的尺寸大约为1.10×3.5m。

    唐卡作为藏族绘画形式之一,其内容有表现宗教主题的。画面描绘的可能是一些喇嘛、神灵的画像,或佛陀的本生故事、寺院的建筑场面等。此外,还有一些非宗教主题的绘画。如表现一代英王松赞干布生平业绩的历史题材,描绘史诗英雄格萨尔的民间文学题材。还有一些有祝福象征意义的世俗画,比较著名的有八吉祥徽、八吉祥物、七种王室珍宝、七宝物、不和之战图、和睦四兄弟、由鼻牵象图、六长寿图和表现预防瘟疫,招致吉祥的蒙人导虎图。体现平等、友善、互助思想的和睦四兄弟图总是吸引着大批参观者驻足欣赏:夏日的菩提树结出了甘美的果子,树下玩耍的生灵由于树太高,谁也够不着。于是大象让灵巧的猴子爬到自己的脊背,猴子让体轻的白兔站在自己肩上,白兔又托起了小鸟,终于小鸟用尖尖的嘴巴摘到一颗又一颗的果儿,树下的每一位都吃到了香甜的果儿……
    多少年来,唐卡这种艺术品被人们视为珍宝。但是,很少留下作者的名字,这或许与为寺院做事积功德的思想有关吧。不过,一些著名画师的名字千百年来为人们所称颂。四世班禅罗桑却吉坚赞圆寂后,在扎什伦布寺新建了一座用来供奉其遗体的名为东供殿的神殿,东供殿和一世班禅灵塔上的壁画都是后藏艺术家、新勉画派的创始人却央嘉措的作品。1715年,第一世嘉木样大师从前藏邀请精通绘塑的次培画师,绘塑了拉卜楞寺大经堂及其它殿堂的壁画、塑像。并在热贡(今青海同仁县)普及免唐画风,使热贡逐渐成为今天藏传佛教的艺术之乡。过去,寺院是藏族文化的荟萃之地,许多高僧不仅是佛学造诣很深的大师,也是出类拔萃的绘画高手。公元十一世纪进藏传法的阿底峡曾画过两幅珍贵的唐卡,一幅头稍微倾斜的自画像作为镇寺之宝保存在热振寺,还有一幅大威德金刚像存放在聂塘寺。据说,著名宗教改革家,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也精通绘画。青海民和县喀德喀(藏语意为乌鸦嘴)寺珍藏的宗喀巴自画像还流传着一个美丽动人的亲情故事呢:大师在卫藏学习期间,他远在青海的母亲曾寄白发一束,要他回家看望母亲,大师双手捧着母亲的白发,感慨万端。为安慰母亲和表达自己的思念之情,他用自己的鲜血掺和其它颜色,绘制了一幅自画像唐卡,托人捎给母亲。
    唐卡根据所用材料和制作方式,可分为两大类:一是以丝绢为原料的“果唐”(果唐意为:丝绸唐卡)。果唐有用丝绸经手工刺绣而成的刺绣唐卡;把各种丝绢裁成各种形状的布块,然后再把这些布块缝接起来拼成画面,这种唐卡叫做织锦唐卡;手织唐卡是用丝线经手工编织而成的唐卡;还有一种贴花唐卡,它与织锦唐卡相似,不同点在于它不是缝接布块而是把切成的各色布块用胶粘在画布上组成画面;果唐还有一种是版印唐卡。它是用墨或朱砂作颜料用套版直接印在丝绸上,套版主要用木版,偶尔也用铜版或铁版。果唐中尺幅最大的一种叫做果固。它不能随便挂出来,以拉卜楞寺为例,每年举办正月大法会时,挂在专门为挂“果固”而修建的晒佛台上。布达拉宫有一幅55.80×46.81m的巨幅唐卡,画面描绘的是无量光佛,是五世@@@@圆寂后,由摄政桑结嘉措主持制作的。果唐视之若雕镂之像,风貌典雅,富有立体感。同时,又具备丝织品细腻动人的特点。这种唐卡花纹精致,色彩绚丽,质地精密而厚实;有的用珠宝镶钳于五彩缤纷的花纹中,显得华丽精美。在西藏山南地区泽当县昌珠寺,笔者曾亲眼目睹了名为《观音菩萨憩息图》的珍珠唐卡。这幅唐卡画面泛红,观音菩萨体态纤细、优美,其安逸的神态表现出一种顿挫有序的韵律。这副长2m,宽1.2m的珍贵唐卡于元末明初制成,画风工整细致。据介绍用了珍珠26两多(计29026颗)、镶钳钻石1颗、红宝石2颗、蓝宝石1颗、紫鸦鸟宝石0.55两、松石0.91两(185颗)、珊瑚4.1两(1997颗),还用了15.5克黄金。
    另一种是用颜料绘或印刷的叫做“智唐”(“智”藏语音译,意为绘制。智唐藏语意为绘画唐卡)的唐卡。绘制唐卡所用的颜料都是不透明的矿物及植物颜料,再按一定的比例加上一些动物胶和牛胆汁。这种配方使绘就的唐卡即使过了数百年也鲜艳依旧。据敦煌研究院的同志介绍,敦煌壁画至今色泽鲜艳,除了洞口长年封闭外,与所用颜色均来自青藏高原有关。依据画背景时所用颜料色彩的不同,智唐可分为以下几种:用多种颜料画背景的彩唐;用金色颜料画成背景的金唐;用朱红色颜料画成背景的朱红唐卡;只用黑色画成背景的黑唐;还有一种叫版印智唐,它的制作方法与果唐中的版印果唐相同,唯一的区别在于果唐印在丝绢做的画布上,智唐则印在用棉布做的画布上。智唐有大有小,最小的有0.10×0.05m,甚至更小,大的不限,如有一种按寺院墙壁大小绘制的名为“坚唐”的唐卡,可大可小,是随墙壁的大小而定。据青海卫视介绍,在高级工艺美术师宗哲拉杰等的策划指导下,大型唐卡《中国藏族文化艺术彩绘大观》由青海、甘肃、西藏、四川、云南等五省区300多藏、土、汉、蒙古族艺术家集体创作,目前已进入尾声。这幅画宽2.30米,长600多米。颜料用传统配方,由金、银、珊瑚、珍珠、玛瑙、宝石等多种矿物材料和藏红花、茜草、大黄等植物材料加工配制而成。这幅画以藏族历史和藏传佛教各教派源流为主线,表现了藏族人民对宇宙和地球的形成,对人类的产生和变化,以及对未来的认识。从中可以了解到藏族历史、宗教、文化、民俗等百科知识的风貌。据有关人士推算,这幅长卷若由一个人绘制,至少需要500多年的时间。迄今为止,这幅唐卡恐怕是最大的唐卡了。
    绘制唐卡前,首先根据画面的大小来选定尺寸适当的画布,沿画布四边缝在一个有四条和普通铅笔粗细差不多的树枝制成的画框上,然后用绳子张撑在名为“唐卓”大画架的上,按“之”字形把细木画框的四边同大画架的四边绑在一起。然后,先在画布上涂一层胶水。再用一种动物胶与与滑石粉调和成的糊状物均匀地涂在画布上,待画布干了之后,把画布放在桌子等平坦的地方,用贝壳、圆石等光滑的东西磨擦画布,一直到看不见画布的布纹为止。这才开始用碳条起纹,绘制图像的轮廓,最后根据画面上的水泊、高山等景物的不同,涂上相应的颜色。绘佛像时,先画莲花座,再画布饰,最后画佛身。画佛身要严格按照《造像量度经》的要求,严格掌握佛身各部位的比例。不论画景物还是画背景,都应先画浅色后画深色。唐卡至此还不算完工,还有一道类似汉族绘画的装裱工序。画成后,四周镶以各色锦缎,上下两端贯以木轴,有了这两个木轴,唐卡卷起来就方便多了,这也是把唐卡叫做卷轴画的原因。
    由于佛教的传入,藏族文化吸收了不少其它民族的文化成分,与本土文化相交融,形成具有现代意义上的独具特色的藏文化,这一点在唐卡艺术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如被誉为藏传佛教艺术之乡的青海热贡艺人的作品《南海观音菩萨》,构图饱满、场面宏大,是集印度、中原、克什米尔、尼泊尔以及藏族艺术风格于一体的代表作。画面上,重重叠升的庭台楼阁是印度绘画中常用的饰景。佛像座底的树木、以及群山下的苍海是克什米尔风格的饰景。佛像周围的云彩、用宝石装饰的树木是尼泊尔绘画的饰物。画面上男耕女织等一些诙谐场面是中原汉族绘画中常见的饰景。天空下远远的群山则是藏族绘画中常见的。这幅唐卡人物造型千姿百态、表情微妙传神,线条细腻流畅、组织有序、层次分明。对宏大场面中的人物、楼阁船只、花草树木的色彩运用强而不乱,色彩关系准确明了,集细腻与宏大于一体,犹如一首气势雄常的交响乐。


中国西藏唐卡艺术展

唐卡(Thang-ga)也称唐嘎、唐喀,系藏文音译,指用彩缎装裱后悬挂供奉的宗教卷轴画。唐卡最早出现于1300多年前的吐蕃王朝松赞干布时期,题材内容涉及藏族的历史、政治、文化和社会生活等诸多领域,既有多姿多态的佛像,也有反映藏族历史和民族风情的画面。


唐卡作为便携式解读教义的图录和供奉物,从9世纪开始以印度、尼泊尔绘画风格为主导的唐卡流传青藏高原。13世纪以后本土画师借鉴印度和尼泊尔绘画技法的基础上,创造性地开始绘制有别于印度、尼泊尔风格的唐卡绘画艺术,而产生了本土第一个画派“齐吾岗巴”。之后随着“勉唐、钦则、噶赤”三大画派的出现,完全以印度、尼泊尔绘画风格绘制唐卡的做法画上了句号。


西藏唐卡的构图严谨、均衡、丰满,品种多样,除彩绘唐卡与印刷唐卡外,还有刺绣、织锦(堆绣)、缂丝、贴花及珍珠唐卡等。根据制作唐卡所用材料,可以将唐卡分为两大类。一类用丝绢制成的唐卡叫做“国唐”,另一种用颜料绘制的唐卡叫“止唐”。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