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事:布达拉宫·千山万水的奔赴 年复一年的守候

扎西德勒西藏2021-10-05 15:17:28

城·事

 

西藏,魂在人间,人的点缀,使得西藏的圣洁与美丽多了几分人间烟火的味道。而人在城里,在故事里,他们或许是虔诚的朝拜者,一手转动经筒,一手拨动佛珠,磕一世长头;他们或许是勇敢的旅行者,在星空下仰望,在漫漫长路上漫步,双手合十在寺庙前思索,越过山丘,不负白头。城·事记录的是西藏城市里的那些人,人之间发生的那些事儿……本篇将目光聚焦日光城拉萨,讲拉萨城里的布达拉宫。


 巴桑,一个15岁的少年,一步一磕头,他在昌都去往拉萨的路上与高山、河流、沼泽、草地厮磨了5个月的时间,像一把尺子,丈量着时间与距离。

 

在大昭寺门口,在八廓街街角,在每一条通往拉萨的路上,都不乏和巴桑一样的人,他们或者是七八十岁的老人,或者是七八岁的孩童,或者是怀着孕的妇女……


千山万水的奔赴,千千万万个长头,只为与你相遇——梦里的布达拉宫。


我曾经无数次听人们描述过布达拉宫,言语中笼罩着灼灼日光:


@仓央嘉措“

住进布达拉宫,我是雪域最大的王。流浪在拉萨街头,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圣城拉萨》

“与世界上的其他建筑有所不同,布达拉宫既有纽约摩天大楼的神韵,也隐约与埃及建筑有某种联系……不仅布达拉宫的造型和色彩美得令人吃惊,而且它体积巨大,在布达拉宫南面低处的政府公园可以最好地欣赏到这种巍峨壮丽的美。”

 

@《孤独星球》

“没人会否认,雪山圣湖的美景更令人倾倒和难忘,大昭寺才是藏族人的精神中心,可布达拉宫早已化为一个符号,代表着雪域,代表着外来人心中难以名状的旅行信仰。”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定位或者描述布达拉宫,言语哽在喉咙,有千百种滋味,要说时却难以在脑海中找寻到一个确切的词汇或句子去形容……

 

一个杰出的建筑吗?一个活着的博物馆吗?一段漫长的历史吗?一个神秘的传说吗?一个吸引着万千朝圣者的信仰吗?布达拉宫的生命是由多种因素构建的,它的每一次呼吸和朝圣者的每一次行走,都在日渐丰富着这份厚度。

 

而当我真正走近布达拉宫,在秋冬春夏和日月星辰里静静观赏者它的时候,才发现,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的静默,真美。


黎明时刻,太阳从拉萨东面石头山岗升起,把光芒投向海拔3700多米的拉萨城的时候, 最先亮起来的是布达拉宫。


与拉萨河的流响同步,漆黑的夜空里,唯独布达拉宫的光芒闪烁在雪域圣城的夜空。在拉萨的夜晚,安眠在布达拉宫的脚下,迷离的灯光透过车窗,照进那个深藏已久的拉萨梦。


是雪化后那片鹅黄,是新鲜初放芽的绿,是一树一树的花开,你是爱,是暖,是希望,是人间的四月天!人间四月,新发的嫩芽,灼灼的桃花,那抹朦胧的嫩绿与淡粉色后是布达拉宫的春夏啊!


红宫的红、白宫的白与秋日的黄,布达拉宫的秋好像是画家的涂画,是棱角分明的油画,是肆意挥洒的水墨,是清冷的湖泊,是澄澈的天空,是正在飘落的叶子,是渺渺升起的炊烟……


当白雪倾洒布达拉宫,深一层浅一层的白色就好像一场宫殿的童话,忍不住伸手去触碰那圣洁,冬天里,坐在炉火旁,透过窗,看着下着雪的布达拉。


秋冬春夏在一季一季更迭,清晨日暮在一日一日往复,朝拜者在一点一点靠近,一方守候,一方奔赴,那是旁人无法言语的款款深情……

 

山河大海,秋冬春夏,数个世纪之后,这场朝着布达拉宫方向的朝拜还在继续。甚至,朝拜的浪头波及整个世界,这或许不像麦加朝圣那般狂热,但它在时间的流动里,经久不息。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