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族神奇的四个“不留下”

古道藏家2021-11-05 13:55:20

      藏文化的核心思想中始终贯彻着一个洒脱、淡然甚至令人匪夷所思的民族价值观,那便是不留下。

      纵观整个藏民族,鲜有听闻姓氏一说,除非极少的大贵族,会以自己府邸或出生地的名称冠以自身名称前面作为姓氏,但是在家族没落之后,姓氏也被淡忘和抹去,粗茶淡饭,大隐于市,再也不被提起直至遗忘。

     甚至活佛喇嘛的姓氏,那亦无非是在位期间的称号,圆寂后待转世便赐予下一位灵童大德,当然亦不可称之为姓氏。

      藏民族传统价值观中,另一个不留下便是不留下尸身、骨灰、牌位、甚至是一个念想。当人们往生极乐,桑烟升空,追随一世的皮囊便随着灵魂同神鹫一同深入空中,直至不见,何其洒脱。亲人无需上文抑泣,更也不需烧纸膜拜。

      这样的大智慧便是空,空即是放下。放下执着、放下名利、放下财富、放下欲望、放下肉体,当你能够舍弃一切,便成就一切佛法。

      藏民族最豁达的一个不留下,即是不留下署名。一个民族何以立千年不倒,那是因为他拥有着无可比拟的灿烂艺术和文化。藏族弦子,锅庄,民谣,唐卡,壁画,诗歌,小说等灿烂文化,一般都是以贡品、言传、身教、经文的形式流传,极少能找到创造者。甚至有时候,不被认为是现代意义上的艺术品,这是因为藏民族将其创造文明的过程是我一种修行和超脱。

       一副副精美如斯的唐卡,一首首绕梁三日的妙音,一部部口口相传的诗歌,你翻来覆去也很难找到作者留下的姓名。你唯有将灵魂住入在那一道道色彩、一段段的音符、一个个文字中,才能体会这些艺术品背后的藏人在大昭寺的壁画前专心描绘;聆听罗布林卡的扎念琴,想象载歌载舞,席地而坐,谈笑风生。

       最后一个不留下便是虔诚的佛教徒不会留下财产,他们不远万里朝圣,将所有布施于寺庙、于穷人,这并不是愚昧无知,就如同消防员冲进火场,战士面对枪林弹雨迎头而上,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这正是贯彻信仰。弗洛伊德说过一句话:“我们用了几代人的时间去攀登人性和真理的山峰,到了山顶才发现,雪域藏人早已在那等候了几个世纪。”

      不留名,不留姓,不留财,不留利,虽说不留下,却又留下很多。这一切看来习以为常的传统充满了哲理,意味深长,长到让人捉摸不透,值得感叹,大智慧啊......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