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南林芝 - 结局篇

城市之过客2021-10-11 13:01:17

2016年3月朋友圈里一篇关于林芝桃花的转发,开始了那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那是我第一次进藏,在此之前我对西藏并没有太多的了解。而仅仅就因为那次的一点点遗憾,便有了我今天再走林芝的理由。


2016年9月行走阿里,2017年9月再走阿里,2018年3月再走林芝。

三年间来了四次西藏,大概身边的人包括我自己都在想,我倒底是怎么了?


人生不能有太多的遗憾,或许对于我,现在已不是遗憾,只是一个小插曲而引发的连锁触动。我是否要感谢这由此带来的一切呢?从单纯欣赏林芝的桃花,接连二次的冈仁波齐转山,或许这一切都是定数?


由于上次大北线带队的失败经历,这次我决意跟其它团队行走。去年11月就开始网上找队,几个有兴趣的路线基本上都满员了,而山南又不是我的兴趣点。后来在与一个上海领队的不断讨论中,成就了此次林芝+山南的行程。


每一次出发,我都会做非常详细的攻略,甚至精确到当地好吃的饭店与特色菜的种类。但这次我什么也没有去做,一方面林芝我去过,山南的那些寺庙也不是我的兴趣点。我只有敬仰,没有信仰,我只是单纯参观与欣赏风光而已。我希望这一次一个毫无了解的我,能否从沿途带来更多不同的感受呢?


决意在3月15日辞职后去林芝后,感叹自己终于迎来了一个可以有无限假期的日子。 然而工作的问题却是一波三折,但不管如何,去林芝都是确定了的事。3月22日深圳直飞拉萨,次日在拉萨休息一天。尽管出发前我做了相当的准备,但还是有点高原反应,不过这一次比以往都轻一些。大约只头痛了半个晚上就恢复了。3月24日我们将正式出发。


出发的前一天,闲逛拉萨。

已经是第四次来拉萨了,好像已经没什么太多的感觉,这里的每一个地方都相当熟悉。出来走走,只是不想一个人呆在酒店而已。

布宫后面的宗角禄康公园,来了好多的棕头鸥、绿头鸭等,一开始我以为是信徒放生过来的。因为上次过来看到的是成群成群的,好大一条条的鱼。

后来在去大昭寺的路上问出租车司机,他说是自然迁徙来的,只有几天,你能看到它们那是你的运气。

布宫后面的白塔,以及转塔的人们。

大昭寺门口广场。

大昭寺门口磕长头的人们。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时,还真的有些说不出来的震憾。其实有时候我也想过,有一天我也能不能会有他们那样的信仰,但是我觉得我肯定做不到。


八廓街上转经的人们,真的好多好多的人。

八廓街转角处的玛吉阿米茶馆,了解过仓央嘉措的都知道这里是他与他的情人幽会地方。以及那些已经无法追溯却被广泛流传下来的经典诗词,让游客们觉得只要来到这里,都要上来喝壶甜茶。这也包括今天的我。

由于不是旺季,只开放了二楼的餐厅,但游客还是很多,如果想要坐下来,只能与人拼座或者在楼梯口排队。好在我上来的时候还人不多,便找了个窗口位坐下来,翻阅着他人的留言,一边休息,一边打发时间。

这些留言基本上都没什么看点,大多数的人则都喜欢卖弄上几句仓央嘉措诗词。

坐了一会儿,一波接一波的游客过来。有些勉强与人拼座,有些在楼梯口排队等候,有些只进来拍几张相片就走了。每个人的目的都不同,但无非都是为了满足一下自己的那一点小小的理由。至于我进来的目的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无论是那些只进来拍照就走的,还是点一壶甜茶坐一下午的人,服务员都不会催他们走。

回酒店的路上,顺路到了布宫广场。好像来拉萨不来这里,就是白来了的感觉。

临走时随便拍了一张布宫的相片,我当时在想这是不是我最后一次拍它呢?

回到酒店整理了一下行李,其实这个超大的行李箱,只有一半的东西是属于我要用的。

晚上洗了个澡,居然头开始痛了起来。是高反来临还是洗澡感冒了?尽管如些,我仍然能好快入睡,一觉后半夜醒来,发现头居然不痛了,心中难免窃喜,我应该又适应了。其实人到了高海拔的地方,一旦适应后,基本上就和平时一样了。


D1、 拉萨 - 林芝(巴松措)

这是回来后根据实际行程在地图上做出来的大概路线。或许完全不做攻略就出门真不太符合我的性格。其实我想了解的内容也很简单,当日大概总的行车时间,午饭时间,到达目的地的时间。

由拉萨向林芝出发,再次走回二年前的那条公路,难道真只是为了弥补当年的那一点点小小的遗憾么?

林拉公路为国家一级公路,实际上在我们内地就称为高速公路,只是这里不用收费而已。这条路没开通之前,从拉萨到林芝需要八九个小时,但现在只需要五六个小时左右。

米拉山隧道还没修通,从这里翻山,正好可以欣赏一下米拉山口的风景。

米拉山口海拔5013米,基本上这个季节,山上都覆盖着雪。

一路上旅游的汽车还不少,虽然是淡季,但可能有二年前的十倍以上人流,看来西藏已不再是很陌生的名词,来这里旅游的人是每一年都在增加。

米拉山口向下看去,风景秀丽。只是在那块标志性的石头旁边拍照的人太多了,我虽然也想记录一下地名,但又不愿凑那份热闹,更不愿把那些“闲杂人员”也放进去,所以就只能去拍拍远处的风景算了。

来到巴松措,已经是日落时分,上气不接下气的爬上观景台,拍下了日落的最后那一刻。


D2、巴松措 - 索松村

清早在巴松措湖边的结巴村转了转,然后又去湖心岛走了一圈,天气不是太好,完全没有拍照的兴趣。

关于湖心岛有个很美丽的传说,岛上有一些千年古树,还有一座措宗寺。

对于西藏的寺庙,我偶尔也会很安静的进去看看,但生怕打扰了在里面念经的僧人。

巴松措出来,走318国道直奔林芝八一镇。

路过秀巴千年古堡,里面的桃花还没开放。林芝的桃花由波密地区最先开放,然后是察隅,巴宜区,米林,朗县,工布江达,基本上由低海拔向高海拔的顺序一路开过来。

巴河镇到八一镇约90公里,318国道就在沿着尼洋河一路延伸,公路二边的桃花与柳树交相辉映,真是美不胜收。

林芝地区的桃树都是有几百甚至上千年的野生古桃树,随意散落在田间地头,道路两侧,屋前屋后等。我曾经感叹,在如此宝贵的土地资源的地方,任由一棵大树生长在地头,对农作物的影响是可想而知的,而他们却如此的善待它。即使是已经自然的枯死,也不会砍掉,而是由其慢慢消失。

在八一镇午饭后去林芝桃花节现场。所谓桃花节的现场,也就是坐落在嘎拉村的一片小山坡,被商业化后围了起来,修了道路与观景阁楼,刻意的种了一些青稞也被游客踩得七零八落。实际上,在林芝类似或胜过这样的地方多的是,而且还免费。

既然是路过的风景,来了也就进来看看吧。

天气不是太好,随意在园子里拍了几张算是对自己交差。

这边的桃花颜色都是粉红的,与小时候家里生长的并没什么区别。而快凋谢的时候,桃花就会略为泛白一些。

这些都是野生桃树,也会结果,类似我们家里的那种最小的桃子,也能吃,不过这里桃树多人少,基本上吃不完,加上没人刻意管理。

所以除了桃花吸引人之外,果实就没什么人关注了。

前往索松村的路上,尼洋河风光。

尼洋河堆积的泥沙经过人工的治理后,现在已经成了一道美丽的风景,也是林芝除了桃花之外的另外一张名片。

尼洋河最终与雅鲁藏布江汇集在一起,这个地方就是二江汇合处,在丰水季节能明显得看到二者的区别,但现在是看不出来,所以我就只拍了这块牌子。

前往索松村的路上。索松村与雅鲁藏布江大峡谷景区同属一起,所以平常就算你只去索松村,也得买大峡谷的门票。而这次是因为西藏免票政策而让我们豁免。西藏有很多自然景观都不收费,但凡收费的那些,却又并不怎么样。只是基本上都在拉萨周边,是普通游客最容易到达的地方。

佛掌沙丘,听起来一个很商业化的名字,其实是沙丘的形状如双手合一的佛掌而得名。沙丘位于雅鲁藏布江中下游强风口地段,沙丘前后河床上的河沙在枯水期显露出来,经过风一年又一年的吹送搬运堆积而成的这一独特的地貌景观。

天气不错,司机说我们有机会看到南迦巴瓦峰了,所以我们得抓紧时间赶到索松村。

蓝天白云下,远处的雪山,雅鲁藏布江,江中的小岛与两岸的桃花。可惜在我的相机下却是这番模样。

在接近索松村的观景平台上,终于看到了南迦巴瓦峰的真容。在这个季节,能看到机会真的不多,就像上次见珠峰一样,也是需要机遇的,而南迦巴瓦峰则比珠峰更难见到。

南迦巴瓦峰是林芝地区最高的山,位于喜马拉雅山的东端,海拔七千多米,藏语有一解释为 “直刺天空的长矛”。


D4、索松村 - 加查县

清晨我们由索松村徒步下到雅鲁藏布江边,在接近江边的位置拍下了这段小视频。


天色较暗,云雾缭绕,南迦巴瓦峰连影子也见不到了。

河谷里的桃花也黯然无色,那些被无数杂志与网上赞美的相片模样还在,也大概就是指这里吧。我们的相片肯定是有差距的,不过我更多喜欢将当时的情景毫无修饰的展现出来。


等我们从谷底爬上来时,客栈的游客早就走光了。我们今天将从米林、朗县前往加查。路程不远,但全程限速,只能龟速前行。

来时的上山路,回来时成了下山路。换个角度又见到了不一样的风景。

几头牛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估计我们平常开车最多的时候是被过马路的行人挡住,而这里却是被牛羊猪等,你需要等它们慢慢的过,司机说这是它们的地盘,由它们做主。

路边有好大一棵棵的核桃树,这里的核桃树随便一棵都几十年以上。核桃树的树冠长得非常好看,像是人工修剪过的一样。

从米林、朗县一路过来也都是桃花漫天。

它们随意的生长,在当地人眼里是一种方式,而在我们心中则是一处美景。

随便一个拐弯处,随便一按快门,都是一张大片。

林拉公路,大大缩短了拉萨到林芝的距离,而正在修建的拉林铁路又把西藏的山南地区贯通起来。除了改善沿线投资环境与发展经济外,这应该也是一条非常重要的国防路,拉林铁路东南端靠近麦克马洪线近20公里,通车后将极大的提高中印边界的国防能力。


D5、加查县 - 贡嘎县

本来的行程是由加查到措美,由于中间有一段修路,而且那段路翻山越岭,是整个行程中最危险的路段。尽管我也想体验一下,但还是有些害怕。后来司机主动修改了路线,绕过了那段路,而到达的地点基本不变。虽然多走了一百来公里,但安全系数是大大提高,这也是我最想见到的。我现在开始发现,那些刺激又冒险的节目我是越来越不喜欢了,难道说这是我真的老了?


雍布拉康,西藏历史上的第一座神殿,文成公主初来西藏之时的避暑地。虽然久复盛名,但在几十年前基本尽毁,现在看到的都是后期复原的建筑。今天我们来得时候,又正处于维修期,所以只在停车场远观一下,到此为止。

由雍布拉康出来,前往泽当镇。

昌珠寺 我们请了个导游,他为我们讲解了一二个小时。

寺庙里不许拍照,我向来只对自然的风光感兴趣,也不喜欢拍那些。导游说,这里不是不允许你拍照,只是你拍照带回去后如何供养的问题。至于导游说的如何供养,我这里就不详述了。

午饭后前往桑耶寺。

桑耶寺是西藏第一座僧人出家的寺院,中心佛殿有藏、汉、印度三种风格,也叫“三样寺”。山南是西藏古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所以这里有太多的寺庙,太多的第一。

大殿门外,三根高耸入云的经幡柱。


D5、贡嘎县 - 措玉村

这是往羊卓雍措东岸的一条上山路,司机说也是第一次走。

羊卓雍措东岸,景色也不错。

这边人烟稀少,真有点类似大北线的风光。

路过一村庄,遇到羊群正在过马路。


我们围绕着湖边一路前行。

随手从窗外拍下了这些相片。

来到一处宽阔景观地,司机直接把车开到山坡上才放我们下来。

瓦蓝瓦蓝的水与天然的小岛...

让我们又一次见到了不一样的羊卓雍措。

午饭后继续前行,来到了普姆雍措。这里海拔五千多米的,湖面冰雪未融,一眼望去,整个白茫茫的一片。

远处的雪山白云,好像整世界都冰天雪地般的。尽管如此,但身处此地,也并不觉得冷。

来了湖边,见到一块块厚厚的冰砖。

来一张冰砖的特写。

司机看我如此留恋忘返,主动过来帮我拍了这张照片。

CCTV《第三极》的高原之歌拍摄地,那条赶羊过冰面到对面小岛上去吃草的地方。

来了的推瓦村,海拔最高的村庄。

穿过推瓦村,尽头便是推甘丹护门林寺。

寺庙就修建在普姆雍措边的悬崖上。

我围绕着寺庙转了一圈。

不为别的,只为欣赏不同角度不一样的风景。

推瓦村在我的想象中应该只有几户人家,实际上这里还算是一个规模不小的村庄。这里的海拔五千多米,含氧量只有我们内地的一半,是人类生存的极限。

我把带来的公仔送给他们,出发前还在超市买了一些他们可能没有见过的零食。

公仔一部分是我儿子那里主动分享出来的,被玩过的也都已经洗干净。另外我在网上也买了一些,直接一起用行李箱打包带了过来。

蒙达拉山口,海拔五千三百多米。其实对于海拔多少多少,我已经没有太多的感觉了,因为我们一路都是在相对高海拔的地方行走。

下山前往洛扎的途中。

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

到达措玉村时,已是晚上八点多钟,在太阳落下去的那一刻,我们到达白玛林措。相传白马林措是莲花生大师的四大魂湖之一,现在也是高海拔徒步发烧友的热门地点,更是摄影师们的天堂。

白玛林措在山南地区最高峰库拉岗日神山脚下,它也是一个观相湖,就是说有机缘的人,能在湖中看到自己的前世今生。

从白玛林措下来,只有我们一台车。这些小众的地方,的确少有人来,遥远又崎岖的山路,想来一趟确实是相当不容易。

回到措玉村驻地,这里有一家相当不错的客栈。

客栈女主人帮我们准备晚餐,虽然接近九点,天色还没暗下来。我对这个石头垒起的村子很有兴趣,一个人背着包到处转悠。

在村子里遇见一些当地的小朋友,他们对于游客的到来并不陌生,而是主动的和我打招呼。


D6、措玉村 - 拉康镇

一大早起来,准备去白玛林措看日出的,结果发现下了一夜的雪。于是就只好在村子里转了转。

听司机说这里正在进行开发,这些石头做的村子将会被拆了重新盖新的房子。

崭新的房子可能会让当地人过上更为舒适的生活,但也失去了这个古村落的原有的滋味。

发展与保护都是有代价的,如何取舍也不是我能思考的问题。不过今天的我独自在雪村漫步,的确是一种享受。

从措玉村下山后,前往不远的赛卡古托寺。

赛卡古托寺由西藏著名的佛学大师玛尔巴出资,命弟子米拉日巴修建。高达28米的色喀古托碉共有九层,也称“九层公子堡”,要在较远的地方才能拍到全貌。

在拉康镇午饭后前往卡久寺。从拉康镇上山到卡久寺的途中,天气不是太好,还下着小雪,加上正在修整这条山路。我们的车转过这个弯后,路湿泥多,车轮开始打滑。在尝试几次后,司机无奈停车下去观察。


我当时就相当郁闷,明明道路的右边相对平整一些,而司机偏偏要冲过左边的那堆乱泥... 要是我开车,一把方向就调整过来了,说不定就过了。


左边一堆乱泥,右边相对平整,左边是靠近山体,右边是接近悬崖...


司机下车观察路况后,再次上车,挂低速四驱,一气呵成,终于爬了上去。但是在上去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车向右飘移了大约几十公分。


所谓不知者无惧,我现在才知道司机为何一定要冲那堆乱泥,而不走右边相对平整的部分了... 司机说,只要一打滑,车就不受控了... 假如不多留一些距离,万一打滑时,后果就可想而知。的确,这方面我真的没有经验,而我们平时都习惯挑着路走!


贡布司机是一位相当有经验而且常跑山南线的司机,在很多户外网站上的贴子里随处可见。其实出发前,我对山南线还是心存恐惧,好在现在多数道路都已经修好了,全程也只有少部分的土路,但是在天气不好的情况下,仍然是有些危险。一位好的司机,一辆好的车,是行走西藏最可靠的前提。

卡久寺是我们行程的最后一个地点,明天起开始返程。

洛扎卡久寺,又称为吉祥隐修院,位于拉康镇背后云雾缭绕的山巅上,海拔四千多米。

我往山下走了一段路,过于险要,不敢继续向下走。

下山途中有二座这样的山峰,类似张家界的景色。

卡久寺的转寺路。

在白塔附近有很多野生动物,像到了动物园一样。

偶遇不丹国鸟棕尾红雉只有在这几个月才从不丹国飞过来,也只有在卡久寺这里才能见到。

联通的手机在山南好多地方都无服务,好在这间酒店还有网络,翻了一下地图,发现此时已经离家好远了。


D7、拉康镇 - 洛扎县

清晨,同伴们都跑到对面的小山上去拍卡久寺云开雾散的景观。

我独自一人来到这白塔边看望这些动物朋友。


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它们,有岩羊、松鼠、不丹国鸟、很多种不同的鸟类等等,有僧人们拿着青稞过来喂他们,他们对于人一点都不惧怕,感觉就在自己家里一样。此时此刻我感觉整个世界都融为了一体。

今天开始返程,由拉康镇到洛扎县只有一百多公里,也是一段回头路。下山途中,我让司机特意停车去拍下了这棵桃树。

一块相对较为平整的土地上,生长着这样一棵古桃树,我觉得特别有代表性。对面山上之字形的就是上山路。

路二边零星的桃树。


D8、洛扎县 - 浪卡子县 - (拉萨)

今天的行程比较紧张,主要目标是40冰川。所以清早6点天还没亮,我们就出发了。

到达蒙达拉山口时,外面温度已零下12度,我在这里下车体验了一下,顺便在这高海拔的地方唱了个山歌。

离开蒙达拉山口大约十分钟左右时,由于我一路吃着队友带过来的牛轧糖,不知不觉有些口渴。下意识去车门边取水壶,没有找到。我一惊,迅速的看了下脚下也确认没有,我想我肯定在刚才开门时不小心让它掉下去了。因为我每天都是习惯性的上车前将水壶放在车门边上,我肯定我没有遗漏在酒店。


这个水壶是很多年前在宜家花20元钱随手买的,但跟了我去了稻城,四趟西藏,背着它转山... 本来这次出发前都在想是不是换一个,因为它的瓶口按压部分已经不太灵活。我想在这一次使用它后,就把它留下来做个纪念吧。没想到居然给丢了,还丢在了这海拔五千多米的山口...

我开始努力的记忆我曾经是否有给它拍过相片,或许这样还有一些怀念,但肯定是没有的...

我又开始假设,要是丢的是部手机还好点,至少我不会心里这么难过!司机问我要不要掉头回去找一下,我说算了,既然丢了,冥冥中也是自有天意吧,我更多的是不希望因为一个水壶而影响大家的行程。


车继续前行,又到了推瓦村的寺庙前,天已经亮了。我们下车活动一下,这时后面的队友大声叫了起来,这不是你的水壶么?原来,早上上车时天还没亮,我上车前习惯性的放水壶时,却把后排的车门当成了我坐的副驾前门。

我喜极而泣,拿出水壶,对着普姆雍措照了这张相片,我生怕它会再次的不见。

绕过普姆雍措,我们向40冰川前行。

初升的太阳将天空染成了一片红色。

翻山越岭,只为更近一步接近冰川。

已经开始没有什么路可走了,司机凭记忆往前行走。

无数游记攻略里提醒的标志性铁桥,过了这座铁桥,冰川就快到了。

可惜没走多远,前面的路就被封了。没有什么原因,就是不能通过。队友们下去磨了半天,依然是于事无补。我不太想下去,一我不习惯求人说话,二我觉得应该没什么希望。大约在这里呆了半个多小时,我们只能原路返回。

我们的行程最后一程就是冰川,既然去不了冰川,那就即时返回拉萨,而我心里决定当天就回。

回去的想法一定,已经无瑕于眼前的风景。

收起的相机又拿了出来,只是为了打发这回程无聊的时间吧。

偶尔也会停下来,随手拍拍。

手机没有信号,无法查询机票信息,所以只能耐心的等待中。


此时路边的羊群也吸引不了我太多的兴趣。

终于快到浪卡子县,我迅速退掉了计划回程坐青藏铁路的火车票,又即时买了一趟当天能赶得上的机票。

回程天气还是不错,一路上拍下了这些我喜欢的蓝天白云。

羊卓雍措边上,还遇到了二只黑颈鹤。

羊卓雍措湖边。

到羊卓雍措观景台上时,天开始下起了小雪。

观景台上的人相当的多,基本上都在疯狂的拍照,如此景色,我只想随便拍一张,证明我今天到过而已。

回拉萨的路上。

离开拉萨的时候,杨柳刚刚发芽,今天回来时已经长满了叶子。

现在坐飞机已经可以使用飞行模式,无聊的时候可以拿手机出来拍拍照。

深圳的夜空。

回到深圳,回家的感觉真好。

第二次走完大北线后,我就说西藏我应该不会再来了。当时达瓦司机说,再来转一次山吧,转三次就圆满了。或许我会就因为他的那一句话,成为再次行走大北线的理由。


而今,我真的是不想再来了。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圆满,只是你随意为自己寻找的一个借口而已。虽然世界很大,可以去的地方很多,可我好像也没有特别喜欢的地方。我不是有名气的地方我都会想去,我只会去我想去地方而已。


真的是够了,就到此为止吧!西藏,我真的再也不会来了。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