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我所行

若薇小院23度故事2022-05-25 14:52:44

        本文作者小青,爱好挺多。可也或者是多那么几条细腻敏感的神经,于是便显得运动神经不太发达。

        喜欢在朋友圈里晒生活点滴,也喜欢说走就走。这篇文就是那趟说去就去成都回来后的留迹。一开始在他朋友圈里看到后,便要了过来,当然在我的强烈要求下也做了点结尾处的修改,看过原文的该知道是咋回事儿这个故事由他本人亲自来讲也最好不过了。

        前段时间又看到他在朋友圈里晒刚办好的护照,这是要出国么?下一回该是说飞就飞啦



文&音频/小青

晚上和同事们吃完饭,洗完澡,喂了鱼,弹了几遍《天空之城》,温湿度计上的指针都在停留在绿色的舒适区域内。给自己泡了一杯滚烫的菊花茶。坐着,偷得浮生半日闲。

打开wps,登入pc端的微信,熟悉的滴滴的提示音。听璇姐给我和丹哥分享她在苏州的见闻。从成都回来已经两天,连日的南方大雪,差点困住我回来的路,也差点困住璇姐出去的路,幸好,我们都顺利躲过。

抿一小口茶,稍微有些烫的茶水让有些因为舒适而飘飘然的我打起了一分精神。

去成都只是因为那首传遍了大街小巷的民谣,走到了玉林路的尽头,坐在了小酒馆的门口。可能因为没有人挽着我的衣袖,走完白天的玉林路并未觉得有什么特别,小酒馆也只是进进出出慕名而来的游客,点一杯鸡尾酒,忙着定位发朋友圈。

由于跟着朋友的计划,所以住了青旅。说不清风格却感觉很舒服的装修,白天和朋友去追逐那些攻略中推荐的景点,晚上带着一颗疲倦的心,来不及回房间,就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老板和其他人也是这样坐着,看着投影电影。感觉岁月静好,我却也不知如何说话。除了逗老七和花呗(老板养的两只猫)玩,心里默默自我安慰,只要有书里的感觉就好。

25日晚上,一个人坐车去天府广场,找到了美团上评价最高的一家戏院,满怀着对艺术的崇拜看完了川剧表演。回来时天色已完,却内心很是满足,不止是戏曲的精彩,还有盖碗茶浓浓的茉莉花香和坐我旁边和谐的一家三口。随着年岁的增长,仿佛对山山水水的兴趣变淡了些,更喜欢穿梭在大街小巷,随着人来人往,感受城市的特色,可能更喜欢这人间的烟火味了吧。

回到巴迪(所住青旅名字),已近十一点,客厅人已不多,只剩老板裹着条被子躺在沙发上,和之前并未见过的一个房客M,躺在靠近投影的落地沙发上。投影上放着曾火极一时的《武林外传》。我不感兴趣,便转向吧台上的鱼缸,一个超白缸,到巴迪第一天就喜欢上了,可能因为这是真的水草,而我自己怕麻烦只敢用假草吧。乌龟在陆地上冬眠,金鱼和虾在水草中漂游着。由于自己也养鱼,便和老板扯了些鱼,虾,草的东西,聊得甚欢。心想,终于打开了话题。交谈过程中,老七跳上了吧台,来喝鱼缸里的水。几条金鱼在水下游动着,老七只是看了看,继续喝着它的水。

老板说:“老七和花呗都不吃鱼”。

好吧,我头一次听说猫不吃鱼。可能每个开青旅的老板都会有一肚子的故事,不管是自己经历的还是从我们这些旅客身上听到的,那些关于荒草丛生的青春和穿越世界的旅行。这对于第一次住青旅的我,期待值可能等于到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一辆单车与一条路

 

不可思议,老板的年龄比我还要小,而另一个房客M也只是与我同岁。然而感觉却仿佛是他们比我年长几岁。

老板是一个户外爱好者,以前折腾单车,现在折腾摩托。属于那种318国道,川藏线,滇藏线都骑行过几次,熟悉着每一个村镇,每一家旅馆和每一处的危险的户外大神。也爬过那些白雪皑皑的山峰,走着那些没人走过的路。

老板提到一次独自骑行,从大理到拉萨,因为突然而来的山体滑坡,大小的石块堆成了小山堵住了前进的路。搁浅住的不止是老板,还有其他同样的骑行者:一个刚考上大学的云南准大学生;一个独自单车旅行去拉萨的60岁老爷子;一个来自东北在贵州某大学任教的大学教师和来自云南的小学班主任。五个被困的人,五辆被困的自行车。障碍物呈小山般横在众人眼前。路总是要过去的,总不能等着救援队来耽误几天。于是他们想了个办法,两位壮年的老师在塌方前山脚负责抬自行车,老板在山顶负责传递,还要时刻注意是否再次有滑坡的情况发生。而老爷子和准大学生则在塌方的另一侧负责接应,安放好自行车。

最后只剩最后一辆,老板自己的车。他便打算自己扛着走过去,就让其他人都先过去了。祸不单行,刚走到一半,又开始有山石落下来——又塌方了!情况万分紧急,幸好老板也是老驴友,急忙扛着车,找到一块大石头形成的小凹洞,直接躲进去,拿自行车挡住洞口,戴上冲锋衣的帽子,蜷缩在里面。听着大大小小的石头从自己的头顶飞过。他说,第一次体会到了死亡的滋味,之前觉得自己就应该潇潇洒洒死在天地间,在那一刻却觉得,活着,真好。 

经历了生死,逃离了滑坡。因缘相聚的5个人便一起踏上了去拉萨的公路。后来得知老爷子还有心脏病,因为怕家人不允许就自己偷偷跑出来了。   

行走中的人们

 

老板说,他这曾经住过一个背包客。那种在一个地方待一段时间,边玩边工作,赚足了路费再前往下一个目的地的人。感觉身上唯一值钱的可能就是那块作为他生日礼物的卡西欧的手表。小伙子可能前天穿着一套保安服回来,今天就能穿着白色的厨师装,跟大家讲餐馆的黑幕。我和M疑问,这样子一直找兼职不会太累吗?生活不成问题吗?老板笑笑说,人家也不是身无分文,晚上也会和大家一起出去喝酒,只是可能没什么存款。然后,M也说出了他的故事。

M去年十一月辞职,可能因为不想留在自己家乡,不想太靠近自己的父母,更多的可能是内心对自由的向往吧,那份远方的召唤,真的打动了他躁动不安的心。一路从宁波,经过苏州这座古时的江南名城、深圳这座钢筋混凝土的现代化都市,到了重庆吃到了正统的老火锅,再来到成都,这天府之国。一边旅行,一边工作,他自豪的告诉我们,玩了这么久,还没有亏钱。

今天,在朋友圈看到M已经准备出发去西藏了。希望他早日到达心中的圣地。当然,拉萨也是我的圣地,希望有生之年,我也能踏上这条朝圣之路。

后来,老板跟我们聊着各种各样有趣的事情,比如倒卖菩提的活佛,大昭寺旁边只有主持的小寺庙,宽窄巷子原来只是小贩的经商之所,天府广场挖出过的镇水神兽,最有趣的是赵雷在成都时候根本没有“小酒馆”这家酒吧,那只是泛指.....

一直聊到凌晨四点,想到明天还要出门,便互相道了晚安,各自回房睡了。这才知道,原来,M睡我上铺。五个小时的对话,听着那些原以为只会在电视或书本中出现的人和事,那些让我目瞪口呆的经历和无法想象的生活方式。这时,我突然有了圈子的概念,可能我就处在中国社会最普通的那个圈子,出生在乡下,父母却也没让我受过苦,安稳的上着学,考上了重点高中,然后上了一所普通的一本大学,最终这个普通的小城市找了份安稳的工作。再过几年可能买了房子,可能娶妻生子。这一条路安安稳稳,我也从未出轨。

而身边的朋友,同事,同学,仿佛大家都是这样,所以,在这之前,我从未怀疑过自己的生活,觉得它和每天早上吃面,中午吃饭一样正常。直到那日,我才懂得,原来人也有不同的活法,可以不去顾及成家立业,抛弃安稳的生活,一直行走在路上,只为去走遍万水千山。

当然,我只是开了眼界。我同样热爱自己的生活,满足于能吃好吃的东西,看感兴趣的电影,学习自己喜欢的钢琴,偶尔能出去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喜欢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喜欢拿着相机去拍冬日里的暖阳,去街角的咖啡店与老板谈天说地。

人的一生是一条漫漫长路,无论是选择大家都走过的康庄大道,还是想另辟蹊径,都愿我们都能沐浴在阳光下,行走在歌声里。即使不被写进诗人的赞美诗,不被歌者所吟唱,即使不会有人记得我们曾来过。也愿你我爱我所爱,行我所行,听从我心,无问西东。

 

                        2018.1.29

   微信号:ruoweixiaoyuan23C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