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萨留住了我的眼,你们留下了我的心

醉梦与旧茶2022-01-11 06:19:33


高原上的人们从未忘记生活,他们虔诚、有信仰,他们朴实、他们将外地人尊称为客人,他们会毫不吝啬地去追求自己的本心,他们的生活不乏精致和情调,他们将生活过成了一本安逸的诗。


2017年7月15日,我终于去了那个心心念念的地方,可终究不懂留住我的是拉萨这座城,还是拉萨城中的人。

 

高原上的空气有一股阳光的香甜味儿,而阳光懒散又明亮,在这样的阳光下仿佛什么也藏不住,仿佛一眼便可看透全部。

 

小昭寺被包裹在香炉冒出的烟雾中。大昭寺广场上满是嗑着长头的朝圣者,他们的心干净又纯粹。一大朵云飘到大昭寺的金顶之上,阴影直直落在寺前的石板地上,落在寺前诵经者手中的佛珠上。

 

有一间小书店藏匿在大昭寺广场附近的胡同中,橘色花纹的大猫慵懒的趴在女孩子的腿上,店里满满的都是油画的香气。



一间马具店,驻落在小巷尽头的双彩虹下,店里满是马具,那一道道细细的纹都是岁月的痕迹。店子不大,里面坐着一位许久没有拍过照片的藏族老者。


几间不起眼的小寺,里面藏有珍贵的壁画和能看见大昭寺金顶背影的阳台。垂眼间,大半个大昭寺广场尽在眼下。

 

在夜里,布达拉宫对面的广场上的喷泉随着音乐忽而跃起忽而落下,有时灵活的像只藏羚羊,有时又调皮的溅了旁人一身水花。在这时,布达拉宫倒映在水中,一霎间,少了几分白日的庄严,多了几分少见的柔情。

 


阳光正暖,三两只流浪狗横躺在通向色拉山的小路上,人们走来,它仍酣睡。色拉山上有间“奇怪”的黄房子,在山下我们离它很远,爬到山中,看着拉萨城,继而回头,发现它仿佛也向上爬了许多。

 

蓝天白墙,最是相配。小巷幽幽,无不散发着安静与闲适。树林下的水流中藏着一只大狗,他小心翼翼的吃掉我们的午餐,与我们一同回了家。

 

老旧的茶馆,阳光下的两三个赌徒,旧墙圈成的小房,旧木桌上盖不住香气的甜茶。对面的两位老人仔细地将自己带来的一对精致雕绘的茶杯包进手帕,继而搀扶着走过狭窄的过道。


绿色的小邮局藏在藏大的一角,邮局的阿姨有两只画了眉毛的小白狗。本想寄张明信片回家,阿姨却说寄出去易丢,她拜托丈夫帮我们写了藏文,不厌其烦的将“藏大邮局”盖在每一张明信片上。离开时,她说拉萨太晒,怕我会黑,执意要把伞借给我。


 

门头晒的都发白了的甜茶馆,有位大叔安静的坐在店里。他用语调别扭却又流利的汉文与我们聊天,讲布宫、讲藏茶,还热情的让我们品尝他自己平时吃的糌粑。结账时,他说我们是客人,甜茶是我们买的,糌粑是他请我们尝的。

 

人力车上小小的棚也不乏花布装点,车夫脚下蹬着的轮,头上淌下的汗,卖力蹬车的背影,听到感谢时口中的那句“不用不用”。

 

七八个人,手中拿着各式各样的佛珠项链,透着高原红的面颊,一身藏装,在喧闹的人群中站成一道风景。

 

爬色拉山时结识了一位大叔,他说来拉萨很久了,他说他就住在不远处,这家餐厅他常来。一斤青稞酒、三样菜、三瓶拉萨啤酒,围着一张长桌吹牛、吃肉、喝酒,谁还记得高原上不要饮酒的忠告。

 

一间小院,一把遮阳伞,几个喜欢“碰瓷”的藤椅,每一间都相同却又不同的客房,轮胎搭起的长椅摆在客厅的长桌两侧,瓶瓶罐罐的小物摆在架子上披了一身薄灰。回想起来,早没有初到时的喜爱与惊讶,取而代之的是满脑的笑靨,如三月桃花。

 

小院藏旧梦,遇到一群人,又孕育出新梦。在那里,有徐徐凉风,有烈日暖阳。在那里,第一次吃高压锅煮面,第一次玩懂狼人杀,第一次摸大狗,第一次一下子…一下子喜欢上这么多人,也是第一次真切的尝到离别的滋味。

 

那日,阳光斜撒在客栈门前,肩上的背包比来时重了。

 

走了几步,我问小白:

 

“还会来吗?”

 

“明年,明年寒假。”




公众号内回复“拉萨”一份干货小攻略送给你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