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梦之五

月华山人2021-10-09 06:03:06

    前言:寻梦这个系列,已经写了第四篇,今天是第五篇。凡是牵涉到信仰的问题,生死这一关是必须要写的,哪怕我的认识浅薄!在各个宗教,核心都是讨论这个问题,如果看到我的文章,能对这个问题进行一些思考,那么我的目的就达到了。个人认为在前面四篇里面,第四篇是最好的。但是实际上从读者的角度出发,第四篇的阅读量反而是最少的。为什么呢?我觉得跟生死的这个话题太沉重也有关系。从写这个系列开始,我的初心是把这一次殊胜的旅程记录下来,把我的种种感受也记录下来。这个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这个过程很过瘾。谢谢大家来花时间来了解我的世界!感恩!

    有一位老大哥看了《寻梦之四》以后,给我发来微信,现转到此。
@张宗源~月华山人 :我读“寻梦之四”  也许我这凡夫俗子不大懂藏传佛教的精髓,可能修行不够,但我读了此篇散记,内心还是被触动了,不由随作者的文笔起伏而浮想联翩。是啊,我就在那里,情就在那里,爱就在那里……静穆的寺庙、源远流长的雅鲁藏布江、美丽的黑颈鹤,还有上天照耀大地一颗慈祥仁爱的心灵,等,它们安详、宁静,不为尘世风雨所扰,只待人们去拜谒,从中受到启迪,悟出道理,走好人生路。我们每个人一生只做两件事,生和死。前面一件事我们都完成了,后一件事就要慢慢做。《非诚勿扰2》中李香山告别人生,揭示一个真谛——对于死去的人,死亡不是最恐怖的事,他们只害怕被自己深爱着的人忘记。也许,我们害怕的,不仅是肉身的消亡,我们更害怕的,是我们之间的爱,随着记忆的消失而终极的逝去。有时候我们会在谈论死亡时感到伤痛与寒意,其实更多的,是源于不确定我们想要的爱还在不在,我们害怕死亡会带走一切。可以说,死亡,是生命的结束,但不是爱的分离。死亡,可以带走生命,但是带不走死者在生者心里的痕迹,带不走我们的爱。生命终会逝去,爱,却会在生命的流逝中传递下来。我们活一辈子,很多美好的事物就在“那里”,等着我们前去感受或触摸或膜拜,终将我们会死亡。既然如此,此时当下,与自己爱的人和爱自己的人互相铭记关心,赋予人生温度,才是生命的意义。有感而发。

===========================================================

拉萨,第六天

    早起,布达拉宫排队,依然进不去。我们到布达拉宫东边的一个藏茶馆,喝酥油茶,吃藏面。这个藏茶馆全就在药王山旁边。人多的不得了,以本地藏族朋友居多。我到药王山观景台重新拍了一下白天的布达拉宫。

这张照片,我取的名字是《觉悟之路》,导游夸我拍得不错,要我把车水马龙再PS一下,显得清净一些。这个我还没有找到人处理,我会的PS,都是比较基本的。


    随后我们去了小昭寺,相传文成公主进藏时,带了一尊释迦牟尼佛12岁等身像,由大力士用木车将释迦牟尼佛像送到西藏,到了现今的小昭寺处,木车沉陷在沙地之中,无法继续前行,只好四面立柱,覆盖白绸供养。博学多才,笃信佛教的文成公主通过历算,得知此处是龙宫所在地,决定把释迦牟尼佛像安放在此地,建寺供奉,认为如此即能镇慑龙魔、国运昌盛。可为什么后来小昭寺供奉的却是释迦牟尼佛八岁等身像?这里面是什么样的典故和由来呢?传说:吐蕃时期,赞普松赞干布统一西藏后,迎请唐文成公主和尼泊尔尺尊公主为后,分别建立大、小昭寺,大昭寺供奉尺尊公主带入吐蕃的释迦牟尼8岁等身像。小昭寺供奉文成公主带入吐蕃的觉沃佛,即释迦摩尼十二岁等身像。向赞干布之孙芒松赞(公元650~676年在位)时期,传说唐朝将派兵入吐蕃抢走觉沃佛像,于是在652年将小昭寺的释迦牟尼像移至大昭寺,藏于明鉴门内,并堵其门,画以文殊菩萨以作伪装。公元712年金城公主联姻吐蕃,才把这尊佛像迎出供于大昭寺,并将原供于大昭寺的释迦牟尼佛十二岁等身像请至小昭寺供奉。


    我们拜见了释迦摩尼佛八岁等身金像。刚刚从小昭寺出来以后,我们接到活佛的电话,一直没有开放的大昭寺,今天对汉族游客开放,我们全部的人觉得幸福像花儿一样的绽放。我们从小昭寺一路小跑到大昭寺门口。导游桑珠兄弟说我们今天能够到大昭寺去,他心里是最高兴的。因为如果来了藏地,没有进到大昭寺,没有见到佛陀在世的时候说过"见到这尊佛像,就同见到本尊没有任何的区别"的这尊佛像。等于没有来过拉萨。


    由于今天是只对选择性的汉族游客开放,来的人并不多。我们幸运的在大昭寺的主殿里面,呆了接近一个小时里面,导游桑珠给我们讲了神羊驮土,填湖建寺和两座等身像相互换的典故。参拜了这座释迦牟尼佛以外岁等身金像,我们还预约在明天,也就是初八的时候,再次来大昭寺,给佛像刷金。后来事实证明,我们这个预约是无比的正确。
=========================================================
    从大昭寺出来以后,我们中午吃了个饭,然后就到了功德林寺。功德林寺里面供奉着全藏最大的白度母像,白度母是妇女和儿童的守护神。功德林寺的供水,被誉为圣水,每天都是排队来取,而我们到那个时间,刚刚一个人都没有,我们很幸运的取了供水,洗头漱口。我们遇见僧人正在用矿物颜料绘制金刚坛城。他们要用几个月的时间来慢慢的绘制,在法事活动念完经以后,只用一分钟,就把它毁掉了。由此来启示众生"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这张金刚坛城的照片是我此次唯一的一张在殿堂里面的拍摄,喇嘛师父主动要我拍的


    功德林寺的后山有拉萨的关帝庙,藏语称关帝格萨拉康。为1791年,廓尔克人入侵西藏,清乾隆帝派福康安次年入藏讨伐时兴建。有姐的状态就如同她今天身上穿的衣服一样入乡随俗了。她穿着藏装,在大昭寺外,还有藏族朋友过来问,这是你们的孩子吗?他们可能心里在想,两个汉族人怎么带了一个藏族小朋友出来玩。这两个人是不是把我们藏族的小姑娘拐跑了?




    从第一天晚上到了拉萨以后,到医院去吸氧后,给我们讲"妈妈,我要退票!为什么要到这个地方来?"到第八天活蹦乱跳,我们都撵不上。我和沈师兄为她如此快的适应能力而感到高兴。每进去一个寺庙,自己主动拿零钱去换,每一尊佛像面前认真的看,认真的朝拜,主动的去供养,甚至还在提醒我们去供养。我们都为她的善根感到高兴!有人曾经对我说过,小孩应该让她自己成长了以后,自己选择自己的信仰。像我们这样从小灌输孩子的信仰,其实是剥夺了孩子选择的权利。其实这个问题是他多虑了。我们从来都没有告诉孩子,你必须信什么,不能信什么。小孩子生于斯,长于斯,她的家庭环境,本来就没有办法去选择。她能选择遇到我或者不遇到我吗?况且我以前都在说,投胎也是一门学问,她能来也是她自己的选择。这个和投生在成都,就和说成都话有缘,是一个道理。关于这个部分,我们从小其实并没有刻意的去告诉她应该怎么去做。唯一的要求就是:存好心、说好话、做好事!生在这样的家庭,就让一切自然而然吧!
     旅行的意义在于我们都要去适应未知的生活。她在五岁的年龄随同父母一起朝拜供养布施,与其说是我们给她的教育,还不如说是她自己给自己的教育,因为一切都是她自己的因缘福报,随喜有姐!


拉萨之行第六天,完毕,明天布达拉宫等着我们!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