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冯潇:心中的冈仁波齐

风中百合2020-11-20 06:11:11

点击蓝字关注这个神奇的公众号~


心中的冈仁

           波齐



从西藏回来快一个月了,几乎都要淡忘了那方土地,所以静静地开始看一场《冈仁波齐》。


没有铿锵的启幕,只是芒康一个萧瑟的村子,暮冬的山村,雪色斑驳。11个藏民,男女老少,一辆拖拉机,从村口出发。没有什么仪式和囗令,就那样五体投地的开始了。


芒康、左贡、72拐、然乌、邦达、拉萨、大昭寺、冈仁波齐……几千公里,只为求众生平安幸福。



泪水无法控制地就下来了,那些地名一出现在屏幕上,熟稔的亲切就扑面而来了。那个叫左贡的小县城,一个叫丁孜登达的小男孩出生在那儿。而在左贡的那一夜,我们曾在半梦半醒中得见离世的亲人。


看着那个安静的藏族女子,痛苦而真实地在左贡的小卫生院生产,听着那个婴儿宏亮的哭声,泪流满面。



他们在半路上遇见的从四川雅安来的中年夫妻,将毛驴看作家人。让毛驴吃糌粑,在平路时不舍得让驴拉车,由女人拉车,男人磕头,一直带着毛驴到拉萨,一起在大昭寺去绕佛。


忽然想起了我在大昭寺门口的广场上,看到的人山人海磕长头的信众。或许,他们也是这样走了好几千公里才到的吧。我的泪水不能停止,但心中却没有悲伤,只是后悔没有与他们一起在佛前磕几个长头。



当米拉山口出现在镜头中时,我当时站在米拉山口的惊喜,瞬时重回。那山上开满的绣球一样的高山杜鹃和山坡上嶙峋的石头,曾在风中为我送来雪的清甜……


看着影片中那个九岁的小女孩给家人打电话,一遍遍地问:你想我了吗?我想你了……泪水漫漫地又开始滑落。



那些英俊的小伙子们呀!拉着撞坏的拖拉机,也能唱起悠扬的歌:命运好的做了喇嘛,命运不好的去了远方……那些似曾相识的的景色,远了又近了,而命运的路,却慢慢变得模糊。


就算那样劳累,就算磕破了头、碰断了腿、撞坏了车……这朝山的小团队依然能手拉着手,在河边跳起欢乐的舞蹈。山川河流,此时慈悲空宁。



随着他们的脚步,丈量过了春天林芝的桃林,又丈量过了夏天日喀则的油菜花,拉萨八廓街旅店窗台上的毛海棠花开正艳,大昭寺前的煨桑依然烟雾袅袅……

那寺里的诸神啊!也曾以同样慈悲的眼神凝视过我,而拉萨的大街小巷,也曾留下我踽踽前行的足迹。活佛的一声扎西德勒,饱含着千百句吉祥如意,心里的安宁,有了归处……



当他们终于来到冈仁波齐山下,就在那个风雪夜,爷爷安祥地离开了人世。没有出殡、没有哭泣,甚至那些黧黑的面容上,都看不见悲伤的痕迹。


他们默默地凝视,静静地祈祷,平静无表情地将爷爷送到了喇嘛念经、鹰鹫翱翔的地方,然后回头、转身,继续上路。



女友阿磊也曾问我,西藏回来有什么感悟?我想了想,回她:回来后,更加体会到明天和意外不知哪个会先来,许多人和事,渐渐地都可以看开了、放下了。你看看那些朝圣的人们,他们心中只有一个意念,心无旁骛,不问结果和将来,反而活成了自己。


专栏作家李娜在她的文中说:在宇宙的浩瀚烟尘里,我们都一样,用自己的爱和信仰,为这偶然、荒谬又无意义的人生,努力活出意义。他们终于抵达神山,我们终获俗世圆满。



如同片中的花絮说的:他们用身体丈量一条朝圣路,2500公里,从黑夜到白天,春夏秋冬,一年的时间……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生活方式是完全正确的。神山圣湖并不是重点,接受平凡的自我,但不放弃理想和信仰,热爱生活,我们都在路上。


是啊!朝圣的路,有些人为了救赎,有些人为了逃离,有些人为了父母,有些人为了众生……在路上,生或者死,没有大喜没有大悲,如同这人生,有许多人和事,没有彩排,无需仪式。就这样平静地来来往往,周而复始。


我们,都在路上。



作者简介


冯潇,笔名风中百合。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曾于国内外文学报刊发表散文、游记数百篇,作品获各类奖项,并入选《散文诗排行榜》、《文友书系》等。曾于《沂蒙晚报》开设“潇行天下”专栏。出版散文集《心灵的渡口》。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