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游记】去西藏,拥抱最真实的自己

旅游情报2021-10-10 15:07:29

此次旅行绝对可以用震撼两字来形容。站在这块离天空如此近的净土上,我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心和它所要去的方向。


(文:Freda)


去西藏是深埋于我内心多年的梦想。当年郑钧一曲《回到拉萨》撩拨了多少文艺女青年的心,我便是其中一个。然而心为形役,西藏之旅十多年来竟一直未能成行。梦想却从不曾因此而湮没,向梦想致敬的最好方式,就是去实现它。




因着机缘巧合,2014年的金秋十月,一切突然水到渠成,让我得以经历了人生中最有意义的一次旅行,在雪域高原拥抱最真实的自己。


我从小生活在一个海拔高度可以忽略不计的城市,长大后又终日被钢筋水泥丛林包围。近几年,能抬头看到清澈的蓝天和无暇的白云竟也成了一种奢侈。所以,对我而言,此次旅行绝对可以用震撼两字来形容。戈壁,高原,雪域,圣湖,冰川,光是这一个个词,就足以让人怦然心动,更不用提在这绝美的自然风光后,还蕴含着多么独特纯粹的藏地文化。




9月27日,我们一行五人分赴西宁,顺利会师。翌日,青藏公路行正式启程。


从西宁出发,一路翻山越岭,途经青海湖,茶卡盐湖,接着行经戈壁,穿越苍茫空旷的柴达木盆地。当延绵起伏的昆仑山脉赫然伫立在我的面前,那种壮丽巍峨让人措手不及,又肃然起敬。




行程第四天,我们进入了可可西里无人区。知道可可西里,是因为藏羚羊;而进一步了解可可西里,是因为陆川的同名电影。影片中主人公的原型索南达杰已经长眠在这片土地上,如果不是他和他的队友们的守护,今天我们还能看到藏羚羊吗?是的,我们是幸运的。在进入可可西里没多久,我们就看到了藏羚羊那矫捷的身影。一路上,藏野驴,野牦牛,黄羚,狐狸,甚至小小的沙鼠,不断进入我们的视线。没有了盗猎者,这里是野生动物的天堂。有那么一刻,我们和路边的藏羚羊只有咫尺之远,它们就那样好奇而单纯地注视着我们,如同我们注视着他们----自然本应和谐。


文艺青年们跟在各种野生动物后面拍照,各种欢声笑语,各种奔跑蹑行。由于太过兴奋,文青们还在公路上不断拗各种高难度造型消耗体力,全然忘了这里是海拔4000多米的高寒区。结果晚上到达沱沱河时,大家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高原反应。




其实有高原反应也是正常的,保持心态淡定很重要。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有一个强大的家属后援团是多么的幸福。我们一行人中,有两位成员的家属是医务工作者。她们在出发前给全团成员备齐了各种药品,足以让我们组成一个“贩药团伙”。在我们行程开始后,更是通过各种通讯方式提供实时的咨询和解决方案。一路上大家相互关心鼓励,倒也很快适应了。


第五天是我们青藏线行程中非常重要的一天,因为在这一天,我们登上了全程海拔最高处的地标:唐古拉山口。唐古拉山口海拔5231米,比珠峰大本营还高出31米。天蓝得干净而纯粹,云低得仿佛触手可及,远处的格拉丹冰川清晰可见。站在高山上,有多少人会望峰息心呢?




很多人去登山,去徒步,去尝试各种极限,我想他们并不是真的要去征服自然,“人与天不相胜”。他们其实是在挑战自己,看看自己的潜能到底有多大多强。当我们走出让自己感到舒服和安全的区域,试探着多往前走一步,总有一些惊喜会在前方等着我们。生活存在着多种可能性,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呢?借用时下流行的一句话,“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就实现了呢?”


站在这块离天空如此近的净土上,我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心和它所要去的方向。仓央嘉措说,“人们去远方,是为了紧紧地拥抱自己”。所谓明心见性,不过如此。


翻过唐古拉山后,汽车一路奔驰穿过苍茫辽阔的那曲高寒草原,翻越那根拉雪山,到达圣湖纳木错。而后我们终于在第六天的晚上抵达圣城----拉萨。




如果说前半段的行程是自然风光之旅,那么接下来的行程则是人文文化之旅了。从拉萨开始,我们团队多了一位藏族导游扎顿。扎顿深谙藏族的历史文化,宗教习俗,他的讲解常常会吸引到很多自助游散客。最夸张的时候,等他讲完,我们回头一看,已被二三十个“蹭客”包围。


到拉萨的第二天,我们便去了进藏游客必去的朝圣之地:布达拉宫。布达拉宫始建于8世纪的松赞干布时期,重建于五世达赖喇嘛时期。在布达拉宫,你能充分领略到西藏建筑,绘画,宗教和艺术的魅力。




布达拉宫傍山而建,气势恢宏。我们去的时候是早上,金色的阳光洒在红白相映的墙体上,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那种色彩给你以强烈的视觉冲击,美到让你无法呼吸。


让我惊讶的是布达拉宫的墙领里面填充的居然是白玛草,建筑也可以做到刚柔相济。扎顿告诉我们,布达拉宫每年都要重新粉刷,而那时会有许多当地青年前来做义工。我想当这些青年们粉刷着这座圣殿的时候,内心一定是平和幸福的吧。


在我们的行程中,参观了不少的寺庙,也因此得以了解了许多关于藏传佛教的知识。而在所有的寺庙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去色拉寺看僧人们辩经。




辩经是藏传佛教格鲁派学习佛法的一种重要方法。辩经的时候,僧人一站一坐,发问者站立,答辩者席地而坐,双方讨论的全部是关于佛法的哲学思想。在发问前,发问者会手挥念珠,大力击掌,旁观者可能会觉得动作有点夸张。扎顿告诉我们,这个动作表示,“我将众生从地狱中带出,然后将地狱之门关上”,有普度众生之意。


在色拉寺,每天下午的辩经是僧人的必做功课,也是他们的一种修行方式。作为听不懂藏语的旁观者,并不能理解他们在辩论些什么,但是听着此起彼伏的击掌声,看着僧人们的各种表情,你能感受到他们在学习佛法的道路上的探索和追求。


这让我想起了公元前5世纪中期的古希腊也是辩论之风盛行,苏格拉底大力提倡通过论辩来启发人们自觉认识和改正自己的错误。古希腊哲学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




要了解一个地方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可能去贴近他们的生活。不同于普通游客游览大昭寺的走马观花,我们还在某一天的清晨,跟随着当地的藏民一起去大昭寺转经,只有这样,你才能明白大昭寺对于他们的意义,才能明白宗教对于他们的意义。你会看到大昭寺门口以五体投地叩拜的信徒;你会看到手持转经筒,口中不断诵经的信徒,你跟着他们不断行走,不断思考。宗教不流于形式,当你看到每一个人脸上虔诚的表情时,你会相信它更是一种强大的内心信念。芸芸众生,很难逃脱六道轮回,所以我们需要不断修行,借助上天赐予我们的智慧,力量和慈悲心,去做更好的自己。


继续在路上,我们踏上了前往日喀则和山南地区的旅途。途中,我遇见了此生中见过的最美的湖:羊卓雍措,尤其是站在冈巴拉山口鸟瞰羊卓雍措时,那湖水宛如一块蓝宝石,幽幽地散发着迷人的光彩。瞬间觉得语言是如此苍白无力,无法描述那种美。




行程结束的前一个晚上,我们回到拉萨,晚上去矮房子喝酒。其实旅途中的一大乐趣就是你可以遇见形形色色的人,去和他们聊一聊。这一路,我们遇见了许多有意思有故事的人,有靠着一辆摩托车,单骑走天涯的美国大叔,有一路磕拜朝圣的信徒,有用脚步丈量西藏的徒步者。然而最好的遇见总是在身边。感谢我的小宇宙爆发,让我遇见了几位气味相投的旅伴,一路行走江湖,海阔天空。


旅伴中有一射手座暖男,总结了此次青藏之旅,他说,人们都渴望自由,这其中包括时间自由,财务自由和心灵自由。而我们的心灵是自由的。


的确,每一个进藏的人心中都有一座曼陀罗,诵唱着不同的心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为旅游情报原创,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