觉沃佛和度母显圣

智悲佛网2020-10-23 08:21:24

◎ 觉沃奔与觉沃佛的故事

觉沃佛,是释迦牟尼佛十二岁等身像,由文成公主带入藏地,现供奉于拉萨大昭寺内。前段时间有一个领导,他是半藏半汉的年轻人,对佛教一点都不懂。他说:“哎哟,我始终想不通,一个汉族女人带来的铜像,为什么藏族人那么崇拜?”——不懂历史、不懂加持的人,有时候说话也比较可笑。

按照藏地的习俗,人来到这个世界上,若没有见过觉沃佛,这是很遗憾的。所以,对很多老人而言,毕生能去拜一次觉沃佛,是自己心中最大的愿望。藏族子女为了报答父母的恩德,在各方面因缘具足时,也一定会带他们去拉萨朝拜。过去都有这样的传统。但现在的藏族年轻人,好像不关心这方面,自己有了钱以后,就像汉地有些人一样,非要给父母买个房子,买个自行车——开玩笑!自行车倒没有。

从前,在工布地方,有一个叫觉沃奔的愚人。一次他去拉萨朝拜觉沃佛像,当时觉沃佛像前,没有香灯师等任何人,于是他便走到近前。他把觉沃佛当成一个活生生的人,看到供桌上的食品和酥油灯,心想:“觉沃佛还是挺享受的,有这么多的糌粑和酥油汤。他应该是将这些糌粑团,蘸上灯器里的酥油汁以后才吃,为了使酥油汁不凝固才燃火的。我从很远的地方来这里,也算是觉沃的客人了,所以他怎么享用,我也应该同样食用。”

于是乎,他将糌粑食子蘸上酥油汁,就开始吃了起来。吃完以后,他心里有点担心,因为把觉沃吃的全吃了,喝的也全喝了,害怕觉沃会不高兴,于是慢慢地看觉沃的脸。结果发现他特别慈祥,一直笑眯眯的,这时他才比较安心,不禁赞叹道:“神馐 被狗叼走了,您也是笑眯眯的;酥油灯被风吹动,您还是笑眯眯的,您真是一位好上师。我这双鞋托您保管,我转绕您一圈就回来。”说完,便将脏兮兮的鞋子脱下来,放在觉沃佛像前面,他自己去转绕了。

香灯师来了以后,见觉沃佛前的“酥油汤”被喝完了,神馐也被吃完了,气得不行,再看到佛像前有一双脏鞋,就准备扔出去。觉沃佛像突然开口说话了:“这是工布奔委托我保管的,不要扔掉。”——香灯师可能吓坏了,以为工布奔是特别了不起的高僧大德。

这个时候,工布奔回来取鞋了,又说:“您真是一位好上师,给我吃了一顿好的,又帮我保管鞋子,现在我已经见到您了,也该回去了。明年请到我家乡来玩一玩吧。我宰一头老猪,炖上猪肉,煮熟陈旧的青稞酿成青稞酒,等着您。”

觉沃佛像说:“可以。”——香灯师可能要晕倒了。

这位工布奔回到家中,对妻子说:“我已经邀请了觉沃仁波切来做客,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来,所以你经常不要忘了瞧着点,看他是否来了。”

第二年的一天,他妻子去河边提水,在水中清楚地显出“觉沃”的影像。妻子立刻跑回家告诉丈夫:“那边水里有一个人,是不是你请的客人呀?”

他马上跑去看,果然看到水里现出“觉沃”仁波切。他认为“觉沃”落到水里了,于是奋不顾身地跳进河里去捞。因为信心所致,他果真将“觉沃”抓住并拽了上来,然后带着他高高兴兴往家中走。

途中到了一块大石头前,觉沃说:“我不去俗人家里。”不肯再继续前行,而融入了那块岩石中。后来石头上自然显出了觉沃佛像,被人们称为“觉沃石”;显现觉沃身像的河,则被叫做“觉沃河”。据说至今它们仍与拉萨觉沃具有相同的加持力,络绎不绝的信众也经常对它们顶礼供养。

以前藏地很多老年人去拉萨时,有些是磕长头,有些是走路,不像现在一样交通方便,可以乘火车、客车或飞机。他们从石渠上去经过工布地方时,都会先朝拜觉沃石和觉沃河,然后再去拉萨,据说现在还是如此。所以,这是真正的事实,绝对不是传说或神话故事。

那个“觉沃奔”完全是依靠坚定的信心,才得到了佛陀的悲悯。否则,换成一般人的话,喝了觉沃佛的灯油、吃了觉沃佛的神馐,又将不干净的鞋子放在觉沃佛像前面,怎么会没有罪过呢?但他却凭着信心力,反而得到了那样的功德——觉沃佛对他说了两次话,后来还在他的家乡出现了。所以,具足信心的人,在日常生活中常会得到佛菩萨的感应。

◎ 孤儿与绿度母石像的故事

藏地还有这样一个故事:有个贫穷的小孩,从小是孤儿,没有父母。每当看到其他小孩都有妈妈疼爱,他就特别特别伤心。

他住的附近,有一尊很大的石雕绿度母像,他每天都跑去和绿度母像说话,把她想象成自己的妈妈,心情不好时就说着自己的心事,像孩子和母亲撒娇一般,将自己的喜怒哀乐跟绿度母像倾诉。

有一次,他被别人欺负了,特别伤心,就抱着石像大哭。这时绿度母像竟然动了,将他抱了起来,深深拥入自己怀中,像慈母般不断安慰着他,并开始陪他玩耍。最后在他离开时,绿度母像取下自己脖子上的珍宝项链,挂在了那小孩的颈上,以帮助他的贫困。

后来,有人看到那小孩身上有一串珍贵罕见的项链,就问他是从哪里来的。小孩回答:“这是我妈妈给我的。”人们问:“你不是无父无母吗?”小孩说:“我妈妈就是那尊石雕绿度母呀!”人们不信,跑去看那尊绿度母像,发现石雕上的项链居然不见了,也没有任何被敲下的痕迹。从此之后,大家对这尊度母像更生信心了。

诸如此类的故事,确实不胜枚举。大家不要认为这些都是迷信、是神话传说,若以这种语气把所有神秘的事实统统抹杀,那就是愚者的行为。相反,倘若我们因此对三宝产生信心、恭敬心,也一定会获得相应的加持和功德。

◎ 证悟空性唯一依靠信心

且不说世俗中的各种感应,就算是证悟空性、大圆满等胜义谛实相,也唯一依赖于信心。《入中论》中讲过,对空性法门有信心的人,才能成为真实的法器。佛在经中也说:“舍利子,胜义谛唯以信心才能证悟。”倘若我们依靠自己的不共信心,以及上师三宝的殊胜加持,这种因缘一旦聚合,自然就会生起真实的证悟。而只有证悟了实相,才能真正对上师三宝深信不疑,并生起与众不同的不退信心。由此可见,证悟实相与胜解信二者是相辅相成的。

当然,就算暂时没有生起胜解信,哪怕对佛陀产生一刹那信心,自己也不会堕入恶趣。《德护长者经》中云:“一心恭敬信,出世胜导师,无量百千劫,不堕诸恶道。”所以,对佛陀起信心特别重要,因为佛陀的确能救护一切,《法华经》亦云:“世尊甚希有,难可得值遇,具无量功德,能救护一切。”这方面的教证还有许许多多。

从前,米拉日巴尊者有两位殊胜的弟子——塔波仁波切、惹琼巴。惹琼巴在尊者面前呆的时间特别长,但违背了三次上师的教言,故没有得到即身成就。而塔波仁波切最初听到米拉日巴尊者的名字,就生起了不共信心,依止上师以后更是依教奉行。当他第一次见到上师时,上师递给他一碗酒,虽然他是出家比丘,按照戒律不能饮酒,但他仍以信心将酒喝光。以此缘起,上师知道他是个能护持传承、接受全部窍诀的法器。

塔波仁波切在米拉日巴尊者前呆的时间并不长,差不多有十三个月,也就一年多的时间,尽管如此,他却获得了上师的全部加持。有一次,他在境界中现见了药师七佛,之后又见到贤劫千佛,他马上去拜见上师。还没来得及禀告,上师就告诉他:“你见的只是佛的色身,佛的法身以后才能见到 。你现在已不必和我住在一起了,可以到别处去了。你应该去岗波神山建立道场,弘法利生。”

临行时,他问上师:“我去那里建立道场后,什么时候可以摄受眷属?”

上师告诉他:“一旦你与现在截然不同,相续中生起了现见心性的证悟,并且将老父我看作真佛。当萌生这样的坚定信心时,你便可以摄受眷属。”

(这对我们后学者来讲,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教言。许多人来了学院以后,只听两三堂课就跟我说:“我可不可以回去收弟子啊?我准备给他们做个漂亮的皈依证,您开许吧?您若是开许了,我马上就去大量收弟子。比较有能力的,我自己留一部分,其他的全部供养给您!”。

米拉日巴尊者为塔波仁波切授记的岗波神山,形状像一个国王坐在垫子上,在山之颈项处,就是他今后弘法的地方。后来,塔波仁波切在那里建立了寺院,创立了塔波噶举的传承,后人又称他为“岗波巴”。直到现在,这个法脉的弟子也遍于整个世界,数量特别多。

记得岗波巴在离开上师时,米拉日巴尊者送他到了一个树林,那里有一条河,河上有座小桥。上师对他说:“为了尊重缘起,我不想走过河那边去。我就送到这里,你可以离开了。”他就对上师顶礼多次,然后一面流泪一面祈祷。上师觉得这个缘起不太好,显得十分不高兴。岗波巴依依不舍地离开上师后,因为他是利根者,依止上师的时间虽不长,但后来也真正认识了心的本性,生起了视米拉日巴尊者与佛无别的境界。

法王如意宝以前也经常讲:“什么时候你认为自己的根本上师跟佛没有差别,并依靠上师直指的窍诀,认识了心的本来面目。此时再摄受弟子、广弘佛法,就会有非常好的缘起。”

因此,上师三宝的大悲与加持若要融入自相续,唯一依靠恭敬和信心。从前,阿底峡尊者的一个弟子,边使劲敲尊者的门,边直呼尊者名字:“觉沃,我身体不好,给我加持加持!”敲了三次之后,尊者才面现不悦地开门说:“坏弟子,恭敬一点吧!加持不是通过使劲敲门而得到的,我不给你加持!”

所以,不管是什么人,假如对上师、佛菩萨没有恭敬心,是不可能得到加持的。平时我常会遇到一些不信佛、没有信心的人——“来!你给我摸一摸,用那个菩萨给我敲一敲……”然后给他“敲”的时候,他体内好像有根钢管一样弯不下去,这种态度是根本得不到任何加持的。要知道,只有以坚定不移的不共信心与恭敬心,才能开启皈依及加持之门。所以,信心对每个人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先决条件!

摘自《前行广释》第八十五课

欢迎关注智悲佛网微信:微信号 zhibeifw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