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措活佛 | 我们为明天担心着,为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

中国噶举中心2022-04-03 14:00:04




逆境中前行


每一次都是第一次

 

我站在十字路口

看着人们欢喜疲惫的面容

心中充满焦急和忧伤

我总是站在这里

看着人们行色匆匆

即使回到高原

依然忘不了人来人往

 

在亚洲,有一种捉猴子的陷阱。

 

他们把椰子挖空,然后用绳子绑起来,挂在树上或固定在地上。椰子上留了一个小洞,洞里放了一些食物,洞口大小恰好只能让猴子空着手伸进去,而无法握着拳伸出来。于是猴子闻香而来,将它的手伸进去抓食物,理所当然地,手便拿不出来。

 

握紧的拳头伸不出洞口。

 

当猎人来时,猴子惊慌失措,但就是逃不掉。并没有任何人捉着猴子不放,相反地,它是被自己的执着所俘虏。它只需将手里的食物放开就能逃走,但是,因为内心贪的欲念所致,鲜有猴子能放下。

 

因为内心的欲望与执着,使我们一直受缚。我们唯一要做的,只是将我们的双手张开,放下自我与执着,就能逍遥自在了。——摘自《回到当下》

 

上师们的开示在面对不同的人的时候,会有所不同。很多时候也会应居士的请求,做相应的开示。关于皈依、金刚萨埵清净法门、加行、普贤行愿以及菩提心是上师总在重复强调的。

 

刚刚开始学佛的居士,很多会听得津津有味,对于会供、共修也会觉得很新奇,总会围在上师身边不愿意离开。大家会问很多问题,尽管这些问题上师已经回答了很多遍,可我们都清楚,有些问题是回答不完的。

 

开示或者会供结束以后,上师就会在自己的房间休息。可这在我们看来不过是把讲课场所从法座上移到他房间的椅子上或是卧榻上而已。人们总是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来求教,他们的房间经常是坐满了人。

 

为上师做翻译的那段时间,我们有可能会在同一天听到很多次同样的提问:“上师,我最近不太顺,该念哪个咒啊?”“我手上接了一个项目,不知道能不能进行下去,您看上师,我跟女朋友分手了很难受。”“上师,我老公出轨了,我怎么办哪?”“上师,我皈依了,也受了戒,但我请客户吃饭得杀生吃活海鲜怎么办......

 

上师或者他身边的侍者会耐心地听,然后回答。导师们会一遍遍做这样的事,是因为对他们来说,没有“重复”的概念,每一次的回答都是对方的第一次提问。

 

有些人会按照指导开始修行,有些人会在中途离开,有些人会像蜜蜂一样在不同的地方尝试不同的方法,有些人总在佛教圈打转却从不肯真正地修行。真正已经开始修行的人通常会跟上师谈的是修行上的事,平时生活上的事提及得很少。因为他们已经学着把修行用在生活中,只有在遇到修行上的困境时,才会请求上师的开导。

 

人们之所以会有苦受,不是因为世间原本充满了苦厄,而是因为人们的执着。选择开始修行的人们,有很多原因,归根结底是在善因缘的牵引下,来探寻这个“我”。

 

探寻的方式多种多样,但是当最初的感动、新鲜感消失以后,一些人就离开了,而往往这时候的持续才是修行的真正道路。这真正的道路往往被人遗弃,因为人们长期以来的习惯是索求和填充,而修行这条路看起来毫无趣味而且并不速效。

 

以执取的心态去追求“放下”,是永远不可能放下的。

 

我后来走了不少地方,也经历了一些事。我喜欢过很多东西——夏天杯子里的冰块、最新的电子设备、电影的首映式、朋友送的漂亮鞋子、欢乐的 Party、菩提伽耶可以赤足的地面.......

 

在都市里待的时间长了,我习惯了人们十分有规划的生活:每天的安排都是满满的,每一年的规划都做得工工整整的。上半年要完成什么样的计划,全年的计划要如何实现,每周要从哪里去哪里,在哪几个城市飞来飞去,总是很有目标、很忙碌。

 

我也已经不再是刚到成都在武侯祠下车的那个不敢过马路的男孩儿,如今走在马路上遇到再大的十字路口,也不会惧怕。可有时我会一时间想不起来自己身在何处,就像有一次,我在北京,看着眼前的十字路口,走着走着就停下来了。

 

那是一个白天,难得的万里无云,天气也很凉爽。我已经结业,以前的老师和同学都问我要不要继续读书,要不要去读博士班或是留学。我承认自己非常喜欢北大的学习氛围,也很想继续进修下去,可与此同时,浮躁和着急的感受在心中升起、盘旋,久久不能平息。我说不清这感受为什么会越来越强烈,就好像我学到的知识越多,接触的人越多我的要求也就越多,欲望也越来越强烈。我的追求似乎越来越高,问题也越来越多,然而答案却越来越少。

 

那个路口就像北京金融街或是国贸那样的路口。当时过马路的人很多,绿灯一亮,装扮光鲜、时尚的人们就快速地穿梭。我就站在十字街头,看着人来人往,那一张张面孔上写满了各式各样的内容——

 

“今天股票行情不太好,不知道明天会不会持续下跌。都说投资者空仓时股市是博弈场,刚买股的时候股市是梦工厂,被套后的股市是精神病院。我可不能进任何一家精神病院。”

 

“综合起来看,金融危机持续的时间不会短,很多中小企业尤其是广告公司将会面临很严重的业务空洞,那会受影响的有......

 

“得转型,与其保守地维护原来的业务关系,不如直接为网络媒体提供技术支持,必须说服大家跟着我一起干,要不公司就得垮掉。”

 

“中午又得吃黄瓜柿子椒了,真不知道那些吃素的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等血脂恢复正常得去吃上一客菲力牛排,哦,还有红酒。”

 

“新来的CEO看起来不太好搞定,不晓得公司会不会裁员。我会不会也被裁掉的呀?要不跳槽吧,省得被炒鱿鱼太没面子,要不干脆自己干算了,以后自己当老板让别人看我脸色。呀!这个牛奶是全脂的,那得增加多少卡路里啊?!算了,不喝了!这垃圾桶长腿了是怎么啦?怎么那么远!”

  .........

 

请不要追问我这些独白来自何处,总有些熟识的人对我直言不讳。总之他们的脸上写满了焦虑。不管是看起来多么成功的人,他们都在为明天、后天、大后天担心。这些担心就是未知、不确定,对也许会发生的危机感到恐惧,内心充满了不安。

 

面对着这样的十字街头,我想起以前在拉萨八角街,那也是一个人很多的地方,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人在那里朝拜或是游览。八角街的老人、僧侣、孩子都会常年顺时于针行走,形成一个顺畅的人潮。他们累了就停下来晒晒太阳,手里的转经筒在阳光下反着晶亮的光。他们没有任何具体的安排,你若问:

 

“你这星期的计划是什么?


他们会回答:“没有。”


“那除了转专经,明天会做什么?


“明天?还不知道。”然后,脸上挂着笑容,双眼亮晶晶的。

 

在西藏的很多地方都有这样的人。如果打电话让他们过来做客,即便得到的回复是“马上”,也请不要真的以为一两个小时内就可以见到对方,因为这个“马上”很有可能是明天、后天或者是一个星期以后,邀请的人也不会因为这样的“马上”而生气。

 

就是这些人,他们的生活节奏确实缓慢,没有商业标签、没有行动规划和行程安排,也没有一定要完成的事业或者工作。但他们的内心却很坚定,好像有一个东西早已成为他们生命的答案。就这样有个很肯定的目标,每一个人走路的脚步很踏实地在往前走,年纪越大,终生的目标就越清晰。不管外界如何变化——新闻也好,色彩斑斓的杂志也好,新的事物不断出现,也不断地传入他们的耳朵里。他们仍旧笑呵呵地看着这些新鲜的东西,内心深处的答案却从未改变。

 

在他们看来,不管看到的听到的是什么,都是游戏,是暂时的一场戏而已。这一场演完了,就换下一场,整个人生就是一部戏。这里的老人更是如此,虔诚地相信着佛菩萨的指引。那些每天围绕着八角街转经、在大昭寺门口做磕大头的人,他们一部部经文装下去,一步一个礼拜叩下去,到今天、明天,今年、明年,善念不断在累积,信念越来越坚定。

 

在这个地方,只有信仰和修行才能让他们从如戏的人生里面的烦恼、纠缠和无明中获得真正的解脱。如此一年又一年,心中的执着越来越少障碍越来越少,心越来越明朗,直到临终。然后循着明确的指南和信仰度过中阴,再次迎接新生。我也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地选择着,从童年开始接受上师教给我的法,我于是感受到一天比一天轻松,解脱似乎离自己并不遥远。

 

与这些看起来简单、快乐的人相比,十字街头看到的这些人来人往会让我抬头看看那些繁华的街道。然后想,这些脑袋里塞满了事情的人难道就是这些一条一条商业街的高楼大厦里面住着的人吗?他们真的是读了那么多的书,学了那么多为什么的人吗?

 

他们忙碌着,不断地填充着脑袋里哪怕一点点的空隙,生命的答案却是茫然的。对于人生活着的意义以及如何看待不断灭去和消失的生命没有真正的答案。

 

每个忙碌的人都毫不怀疑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却不知道死亡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发生。我们为明天担心着,却是担心着那些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

 

就这样,我到机场买了一张机票。我掏出手机,把它扔到垃圾桶里,回到藏地,来到上师身边,。

 

这是一次非常重要的选择。

 

这个选择很自然地影响到后来的一次回绝。随着了解佛教的人不断增多,就会有外国的朋友问我要不要移居到西方去,因为那边也有很好的佛教土壤,有很多的信徒需要佛教学习。可是,我在自己的家乡,说着熟悉的语言,不管是在长安街或是任何一个街头,我都可以跟人交流就像在拉萨街头一样。就算我突兀地要讲古老的佛教或是说佛陀的典故,大家也都听得懂。

 

尽管很多尽人皆知的佛学已经远离,但是这个土壤里深植着释家学说的智獻,这里的人们跟佛学有着不可分割的缘分。就算没有信仰,起码,人们是尊重佛学的,这就是佛田。那作为一名佛家弟子,我还要去哪里呢?

 

对于这样的选择,我很坚定而且难忘。跟所有的藏族人一样,我经常会说,这是菩萨的指引。按我的智慧和自己的想法,是做不出这样的选择的。而这些都来源于小时候,在面对是经营自己的家庭、牧场和那些可爱的牲口,还是跟着上师的脚印披上僧衣的选项时做的最后抉择。

 

在那个时候,我选择离家修行的原因很简单,母亲的离开让我想努力地寻找究竟的答案。而后为了一个早已被发现的真理,发愿永远走下去。长大后,当我后来一次次被家人问到可不可以成家立业的时候,我的回答始终都没有改变,也仍旧在跟随上师不断地学习“放下”“当下”“菩提心”这些看似没有什么新奇的学问。而当你真正开始修行,并初次体验到“无我”的时候,你会发现,原来“执着”的东西是多么无依无靠,而那份疯狂的情绪和行为又是多么幼稚。

 

回到这个小节的开篇。如果你选择修行是因为被一种神秘未知的感觉吸引,或是想体验某种平静和天堂般的喜悦,或是憧憬着飘然孑然的色彩,那就不是在修行。你还是不断地在埋下“想要”的种子。修行可以有方向,可以随时检验,但是却没有目的性、功利性,没有可以预设的境界。

 

就像任何一个真正的导师告诉我们的,如果以执取的心态去追求“放下”,是永远不可能放下的。因为这所谓的“放下”,本质却是在追求,就像开篇的那只猴子一样,想逃脱,却攥着食物不肯撒手,就不可能逃脱。这不是修行,不是放下,是执取和索求,你在滋养这些“索求”的念头和习惯。如果要解脱和坚强,就不要希求“超脱”和“与众不同”。

 

那些善于反省和坚定的人,会应用他们所学的,持续修行并应用在生活当中,对于他们来说,每一次简单的“重复”都不是毫无意义的,这就像每一次污水被泼洒在地上,重新过滤、蒸发形成云雾,又洒落下洁净的甘露,如此自然。

 







加措活佛简介


当代最具影响力的精神导师之一。


加措仁波切,出生于佛教家庭,慈爱基金的发起人,当下具影响力的精神导师之一,也是当代新媒体时代颇具传播力的智慧导师之一。


13岁进入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皈依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闻思并修证显密各种教法,直至上师圆寂,后又继学于阿秋法王座下,获得大圆满传承和窍诀。2003年,活佛进入北京民族大学学习汉语。又于2005年进入北京大学,系统地学习了宗教学及其相关理论。他是“云端道场”和“家庭佛教”的倡导者,自谦“是名为众生服务的服务生”。在藏区倡导建立了25所学校。其微博和微信受众已达两千多万人。


主要著作《逆境中觉醒》,《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系列。









|中国噶举中心|

共同搭建一个没界的精神乐园

您可能已经关注中国噶举中心公众号(chinakagyu)一段时间了,也可能刚刚关注我们,当您感受到了这里日日不断的感动!当您把我们的公众号推荐给身边的人,这份感动也就得到了传递,如此您也积累了无量的法布施的功德福报,很多人也许就因为您而受益,因为您而改变!、同生净土!

净霖有约  投稿邮箱 : gamajinglin@gmail.com    噶玛净霖微信:gamajiayuan

每点击一次下方广告,便能供养中心2毛钱,让我们共同融入上师三宝弘法利生事业!点滴布施,从心开始!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