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央嘉措:在最深的红尘里,与你重逢

国风禅茶2020-09-13 10:48:01

点击箭头指向的国风禅茶关注我




白岩松在书的扉页上曾引用了一首六世达赖仓央嘉措的小诗:


 1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

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却仍有那么多人

因心事过重

而走不动


隔着岁月的河,一直站在今世的红尘,望着彼岸的那位华仪锦心、至情至性、才华横溢的男子—仓央嘉措。而他留下来的隽古流芳的词句,一直让我深深的感怀。


 2 

我行遍世间所有的路

逆着时光行走

只为今生与你邂逅



让仓央嘉措真正走入大众视野的,是那首《见与不见》,尽管经考证这首诗实际名为《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班扎古鲁白玛,音译,意为莲花生大师),是现代诗人扎西拉姆·多多的作品,然而优美的词句,贴合了人们想象中这位传奇人物所应具备的情感表达,因此而被误传为仓央嘉措写下的诗歌,也就情有可原了。就连多多本人也说:“她愿意将这首诗的荣耀归于仓央嘉措。”


你见,或者不见我,我就在那里,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你爱,或者不爱我,爱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传说,在仓央嘉措出生之日,花雨满天,大地七次震动,彩虹横贯天空,明亮的日光点亮了整个雪域高原,人们把这异象视为祥瑞的征兆,能够为大家带来神明的庇护。这个刚刚降生的婴儿,从此得到了大家的喜爱,人们传说着,这是由莲花生大士转世的孩子,是来拯救他们脱离人世苦海的。然而谁也不会想到,莫测多厄的命运会伴随他短暂的一生。仓央嘉措,一位生平迷离不清,极具争议,又极具才华的达赖喇嘛。


 3 

这佛光闪闪的高原

三步两步便是天堂

却仍有那么多人

因心事过重而走不动




1697年的秋天,对于14岁的门巴族少年仓央嘉措来说,是一个萧杀的秋天。这个秋天,他将远离他的家乡,远离他青梅竹马的仁增旺姆,去一个遥远的地方。江水悠悠,趟过红尘,红尘朦胧,他心朦胧。他又做了那个梦,梦见那个足踏莲花,白衣胜雪的男子。“我要到哪里去?”他问。“世间种种变相,皆有起源,来与去皆是命中定数,不可参度。”他答。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仁增旺姆。你呢?”

“我叫阿旺嘉措,喇嘛给起的。

原先是叫阿旺诺布的。你多少岁?”

“十六啦!你呢?”

“十四。比你小两岁。”他调皮的说。


 4 

心头影事幻重重

化作佳人绝代容

恰似东山山上月

轻轻走出最高峰



来到布达拉宫,仓央嘉措在导师桑杰嘉措的精心培养下,学习天文历算、医学及文学等,对诗歌的造诣尤其深。


一年,又一年很快就过去了。三年后的一天,无法抑制思念之情的仓央嘉措,偷偷派亲信来到家乡,暗中约见了仁增旺姆,捎来他的口信。仁增旺姆一刻也不曾停留,风餐露宿,跋山涉水,飞到她的爱人身边。他们在布达拉宫重逢了!他是高高在上的活佛,而她是万千膜拜信徒中的一个。


 5 

住进布达拉宫

我是雪域最大的王

流浪在拉萨街头

我是世间最美的情郎



从此,仓央嘉措有了双重身份,白天,他是住在布达拉宫里的活佛六世达赖喇嘛,而夜晚,他则还原成俗人,甘愿被爱情灌醉。


他之所以备受藏民爱戴,亦是他作为传统意义上的人,而不是出世的佛,正是因为他的慧心触手可及,他血脉里流淌的心意与我们是相通的。


 6 

好多年了

你一直在我的伤口中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

却从未放下过你




然仓央嘉措虽有达赖喇嘛之名,却并无实权。第巴独掌大权已久,达赖喇嘛只能作为傀儡存在,生活上遭到禁锢,政治上受人摆布,并最终在别人的争权夺利中成为牺牲品。


 7 

假如真有来世

我愿生生世世为人

只做芸芸众生的一个

哪怕一生清苦,浪迹天涯

只要能爱能恨能哭能歌

只要能心遂所愿



1705年,年仅二十四岁的仓央嘉措,作为上层统治阶级争权夺利的牺牲品,被康熙皇帝废黜,并降旨要求将仓央嘉措执志京师。


青海湖,他最后的地方,他从湖中看到自己的倒影,少年长成青年,一身袈裟,眉目依旧。好像很多年前他就是这样,在这苍茫世间行走,看过一些景,爱过一些人,那些最美的时光,依旧用生命的痕迹记得。


十二复十二,弹指一瞬间,该来的总要来,人生总要经历几度轮回,方能修成正果。他微笑着闭上眼睛,门隅的春天,格桑花开的正艳;布达拉宫屋檐下的雪梅,花如朝霞;大昭寺闭目诵经的喇叭们,虔诚的面向佛祖,深深跪拜。佛祖微敛双眸,安静而安详。他的身前,白衣如莲的男子,再次出现。


“浮华若梦,一场人生,我为了死,才一次又一次的活了下来。


 8 

纳木措湖等了我多少年

我便等了你多少年



仓央嘉措的一生虽然短暂,但他却留下了无数供后人传唱的诗篇。很难想象粗犷冷酷的雪域高原是如何孕育出了这位诗歌大师,也很难想象珠峰的皑皑白雪是如何流淌出了这样婉约细腻的诗情。读他的诗,我们可以感受到乍遇的羞怯,两情相悦的欣喜,山盟海誓的坚贞,以及一种不得不别离的遗憾。


 9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世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他的诗,在世人读来是情诗,但在我看来,真正的含义却是包含着对人世、爱情、离别有所深深思考的圣歌。在那一往情深里面,其实还有另一种神圣的光亮。摇动经筒,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磕头匍匐,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这里的“你”,或许是情人,或许也是一切其他生的镜像,生的信仰。我们来到这个尘世,爱情与信仰不应该冲突,爱情也是信仰的一种。我想,三百来,人们一直对这位少年喇嘛念念不忘,可能就是因为少年喇嘛的诗说出了他们对人生的热爱与理解。


 10 

我问佛

如何能静?如何能常?

佛曰

寻找自我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直至如今,这世间,也许还是不能够双全,可以背叛和相负的,似乎也只有爱情。三百多年过去了,布达拉宫的主人换了一个又一个,大昭寺前的经筒赚了一世又一世,多少人事,都湮灭在历史的风尘里,无迹可寻。而仓央嘉措和他的一生,却如漫山遍野的格桑花,盛开在雪域高原,也盛开在人们的心里。



 11 

用一朵莲花商量我们的来世

然后用一生的时间奔向对方



今天,很多“小资”纷纷前往拉萨八廓街的“玛吉阿米”酒吧,试图去触碰仓央嘉措的轨迹。酒吧的服务人员会告诉人们,那里曾是仓央嘉措“密会情人”的地方,“玛吉阿米”的意思就是“情人”。有的服务员还会说,“玛吉阿米”就是仓央嘉措情人的名字。


 12 

结尽同心缔尽缘

此生虽然意缠绵

与卿再世相逢日

玉树凌峰一少年


今生缘,来世缘,往生缘,情缘,法缘,人缘,一切的缘,今生的我们如何缔结,又如何了结?


国风禅茶
用文字温暖生活

喜欢就点赞,爱就转发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