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图片记录

绿毛水怪2020-06-29 10:44:09



影像这东西,就像是在人生微凉的时刻,可以蜷缩在里面的壳。




2013年7月,人生第一次远行,背着重重的背包坐上了这趟5803/4次绿皮火车,从乌鲁木齐到柳园,13个小时的硬座只要68块5毛,第一次知道,走出新疆的路,其实没有那么难。



2014年7月,从云南徒步搭车到了拉萨,在木如寺看见一个年轻的藏族女孩搀扶着长辈来这里转经。



拉萨。在游客来往穿梭的大昭寺广场,磕长头跪拜的人。



拉萨。寺庙的院落里,一位妇女为坐在凳子上的男性洗头。



2014年,兰州。生长在戈壁与荒漠之中的人,从来都难以理解一条河流对于一座城市的意义,直到来到兰州,看到这条母亲河是如何养育着黄河边上的人,生生不息。



2014年,大理。才村码头上有一个生长洱海里的咖啡馆,夏天的时候有当地人来到这里游泳。



大理,人民路上的手工艺人,与街边摆摊青年粗制滥造的淘宝货相比,她们显得专注且细腻。



丽江,白沙古镇。这是一个鲜少出现在旅游攻略里的小镇,却有一大批“丽江新移民”选择将家安在了这里。



2015年1月,北海涠洲岛,冬季阳光下的海面平静且温柔。



2015年7月,川西。路途中偶然遇见的风景。



2015年10月,台湾高雄大寮区,阳光明媚的时候像极了动画里的场景。



2016年3月,丽江束河古镇门前,散步的纳西族妇女,她们的服饰被称为“披星戴月”。尽管负面舆将这个小城变成了众矢之的,这里依然有它静谧而美好的一面,比如三月高远的蓝天和放肆生长的樱花,比如这些勤劳质朴的当地人依然用他们的方式践行着自己的生活美学。



丽江,玉龙雪山。无数次庆幸过自己的好运气,从乌鲁木齐到丽江,一直生活在看得见雪山的地方。



2017年5月,丹麦哥本哈根。自行车就是他们热爱城市的方式。



2017年,北京,当代MOMA。来北京前常常听见库布里克的名字,来北京后这也成为常来的地方之一,无论是书店还是影院,都是这个巨大城市机器夹缝中的温柔所在。



后海,公交车偶然从这里穿过,夕阳下骑自行车的行人和垂柳,好像让整个北京的灰尘都安心的落在了地面上。



2018年1月,四川凉山。一家人围着火盆唱着歌。



2018年2月,斯里兰卡。夕阳下两名救生员带着狗从海滩走过。



斯里兰卡,加勒古堡的日落。



斯里兰卡,高跷渔夫已经成了一个纯商业化的旅游表演项目。



斯里兰卡,寺庙中静坐的人。



斯里兰卡,国家公园里偶遇的孩子,看到拿着相机的我,他们大方的把最美好的善意展露出来。



斯里兰卡有名的海边火车,在游客眼中,这是争相前往的《千与千寻》场景原型,在当地人眼里,这只是生活中最平凡的日常。



2018年2月,乌鲁木齐。又是一年离家,和妈妈一起坐着公交车在城市里闲逛,车辆穿梭在公路上,光影斑驳在行人的身上。



2018年3月,西安钟楼。凌晨一点,夜晚街边弹唱歌手,与不愿回家的人。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