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昭寺和米拉山口

纪实眼睛2019-11-06 10:46:58


你见,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

八角街

这是站在大昭寺的顶层向布达拉宫方向拍摄的,图中的广场叫八角街。之所以想记录下这条街,并非由于它的名气,而是因为一个人名——仓央嘉措。我对这个人其实并无了解,也并未读过他的著作,只是常听同学提起这个名字。这条街曾是仓央嘉措和他的情人玛吉阿米约会的地方。白天他是活佛,晚上来这里相会,做回普通人。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在大昭寺顶层向布达拉宫望去

在同行人逛商店的时间里,我独自坐在了大昭寺墙壁的后面,在我旁边同坐着的是三四位年迈的藏族老者。身旁的一位藏族老奶奶吃力的从自己宽大的藏袍中取出一袋饼干,然后用她那干柴般的手一小块一小块掰碎了往她牙齿掉光了的嘴里喂。眼前这一幕不得不使我想起来我的奶奶。侧身,撩起衣角,摸口袋,取出饼干,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缓慢,但每一个缓慢的动作又是那么充满一种温和而从容的力量。我本想用相机记录下这一切,可当老者与我对目而视的时候,我又不忍心起来,于是只把这些场景记在了脑海里。

大昭寺一角

在大昭寺墙壁的背后,我显眼的坐在一片棕土色中,看着八角街上的人来人往。黝黑的脸颊,棕色的藏袍,左手念珠,右手转经筒,弯腰抚背步履蹒跚的藏族老者,嘴边还碎碎念着经文 ;全副武装的驴友不时的穿过,也有的放下车在我旁边坐下歇息;不知是哪里来的喇嘛,棕红色法袍在人群中格外显眼;穿着时尚的老外,沿街乞讨的孩子,打着遮阳伞的匆匆的普通游客。在大昭寺外独处的那段安静的下午时光使我想了很多,匆匆,匆匆,匆匆,还有安详的老者与佛。

拉萨的雨

西藏的天气说下雨就下雨,从来不会有那么多的酝酿。进大昭寺之前还是烈日当空,离开的时候已经下起了太阳雨。等到上了大巴,雨又停了,云飘到哪里雨就跟到哪里。

群山

拉萨的雨也别具一格,它干净、利索、空明,不是那么缠绵,也不是那么急促。下过一场雨后不觉得下雨了,连雨声都不曾发觉,可这地上分明是湿的。这不像下雨,更像是阳光照射下在一个透明的玻璃瓶中洒了几滴水。

松赞干布出生地

从拉萨出发,走川藏线途经松赞干布出生地,到林芝地区。中途有个海拔5000多米的米拉山口,许多骑行的人都从这里经过。这里是川藏线上最美的景色之一,它经常出现在仓央嘉措的诗里,传说找到仓央嘉措的活佛转世就与这座圣山有关,这座山也因为仓央嘉措而充满了神灵色彩。

在米拉山口休息的驴友

在米拉山口远眺,还能看到雪山。不少的驴友都在这里停下拍照,形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在众人拍照之际,我独自往下走了走,想捡几块石头带回去,结果遇见了在那里卖纪念品的一个藏民。本以为他是过来提醒我一些禁忌的,但他过来只是对我做了一个合十的手势低头笑了笑,我楞了一下,等我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走远了。

米拉山口

微信号:纪实眼睛

卑微到尘埃里,在尘埃中开出一朵花来。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