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佛教寺院收门票的一些零碎

菩提小树林2019-11-07 06:32:55




说说佛教寺院收门票的一些零碎 

 

 

说说门票的一些零碎、互不相关的八卦:

 

 

 

1。我反对门票。我信佛,我格鲁,所以我祖师就是释迦牟尼和宗大师,我去拜佛、去格鲁寺院,等同我回海南岛我祠堂拜祖先,哪有回自己祠堂祭祖收门票的道理?我自愿修祠堂是我的事情,没道理硬性卖票吗!佛教2500年都还没有这规矩。

 

 

 

2。不信佛的国家,譬如澳洲,我以前住的地方有个当年中国苦矿工建的关公庙,后来那里没有很多中国人,失修了,但作为历史建筑,地方把它承接下来文物保护,收门票,票上说明全是维修保护文物之用,所以我本来就很乐意给,但门卫问我中国人吗?答是,他问是朝拜还是观光,我说朝拜,而且说我很乐意给钱,老外却说中国人建立的寺院中国人来拜,收钱不合理,地方政府禁止。我八卦问,如果白人来收钱不?答如果来拜当然不能收,但一般会晓以大义劝捐,给不给随意,只有观光者收钱,而且收了钱还继续晓以大义劝捐,维护文物。我觉得,老外都这么合理,我们自己国家这方面,唉!那个老外,竟然还是基督教的,他认为这关帝庙是邪教、魔鬼,但还是这么尊重文化和别的宗教民族!

 

 

 

3。国家好像出过一文件说明佛教徒不必门票。我明明记得有这事情,可地方不落实。一次去承德,问皈依证不是国家规定免费吗?答:知道,不理,你爱告我就去告呗!

 

 

 

4。有些地方是园林局收的,有些是作寺庙维修用,感觉还比较好一点(注意:只是‘一点’),有地方是政府旅游局说,这不对嘛!

 

 

 

5。以前厦门南普陀,据说妙老法师自己坐门口,说佛教没有这规矩,等我死了你们才能收,结果不了了之,所以南普陀当年老法师在生时从来没有收过,现在就不知道了。这样为了原则的法师,应该极度尊重!门票事小,原则尊严事大!五台山十方堂和普寿,坚决不收,为此这些年来大概承受了不少压力。尊重顶礼!

 

 

 

6。一些地方譬如五台山,还问活佛拿皈依证。西藏的法师别说皈依证,老一辈的连出家证明都没有。前阵子,和一极老、级别超高的西藏大师去,他对这个很反感,他答皈依证没有,可是释迦牟尼也没有。出家证,我一般都是签发人,自己倒没有。

 

 

 

7。有几次,活佛去,看到一些弟子拿出皈依证争论,他说这样倒不好,虽然不认同,但3元就给他们好了,别拿皈依出来说事,我们的‘皈依’不止值3元钱。

 

 

 

8。拉萨好像比较合理。它的制度虽然还不完善,但总算有个雏形制度,这制度是:香客免费或几乎免费(大昭寺小昭寺色拉等免费,布达拉宫1元),观光的收费、天价(大昭寺70,布达拉宫100,色拉55)。譬如大昭寺,对旅游人主要下午开放,收55元。上午是香客时间。1997,2000,2002我去时,上午香客时间去,根本不收钱,虽然有卖票人,但如同虚设,你不主动说是游客,他们明明看到你也不会叫你买,所以当时定义就是,早上来的不论哪民族全都算作香客,下午来的非西藏人就是游客(下午来的西藏人仍然是香客),晚上来供僧的不论哪民族全属香客。但今年早上我香客时间去了,却还是问我门票了(这次去我买了4次大昭寺票!),但同行的西藏人不需要票直接进,所以现在不以时段算,以民族分类。我认为这制度的精神还是比较算可以的,但分类却很不科学、公道。可是,这次我也却亲眼看到一个汉人一步一拜,在旅游时段才终于拜到大昭寺卖票口准备掏钱买票,卖票者是看着他拜着来的,就挥挥手让过了,没有收钱。可见,虽然制度定义是我所认为不科学的“汉人就是旅游者必须买票”,但实际操作还是有自己判断修正的成分,所以还是挺好的啦。小昭,叫我买票,我说去涂金,是香客,和尚态度差,但就没有继续要我买票了,也还算是很合理。甘丹2000年,我说香客是子孙,拜祖先为何要票,老人说你明明是游客,他提出的依据是我有照相机,我说但我也有哈达呀,他说这个证明不到什么,我觉得好玩,和他闹很久,结果不行,他的结论是,这麻烦汉人是游客,但还有点喜欢辩论。后来我们给了钱买票,然后进去了,我们在塔前修兜率,念的是藏文,别人把他叫来了,他说,行!确实是为拜‘祖先’来的!我退钱!还拿出宗大师的鞋问我看不,然后用大师的鞋狂抽了我一顿作为友善的表现。前几天去尼院,要收门票,我说你这是帕活佛尼院,我来拜我的祖师爷,关你何事了?尼想了一下,答如果你确实是帕活佛崇拜者,确实不关我的事,就放行了。所以,拉萨有香客制度,算比较好,但不完善,因为他们分香客和旅游者的定义不对,尚待修正,但其精神可嘉。他们定义是,西藏人或任何出家人就是香客,其他人全是旅游者,这样不合理嘛!而且能算是民族歧视不?!呵呵!

 

 

 

一些零碎无聊话而已。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