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的都存在(高原天路 7)

侯玲小散文2021-08-09 10:44:11




在拉萨游走,见到最多的是手摇转经筒的藏男藏女,其次是各色游人,其中不乏穿冲锋衣拿单反的都市白领,他们呼啦啦像一阵鸟飞过,任何装备都价格不菲,却也真正融入不到这块土地里。因为有人用灵魂和生命在此修行,佛祖又岂能被皮囊的炫耀打动? 
       我又收了一个藏族女学生仓木那,她和德吉是玩伴,德吉带她给我送哈达,她扑闪着大眼睛,羞涩的表示她想学写一句:我想你,我是仓木那。一共七个字,一个月时间足够教会她。

仓木那该是恋爱了吧,我笑着收下她的哈达。她除了拿笔写字笨拙外,其他时候都古灵精怪。她给我带来一套藏袍,德吉说配上首饰要八万多块钱,吓我一跳,那该是多少头牛羊呢,那是父亲给她准备的嫁妆一部分,我细细地欣赏,啧啧的赞叹,又包好还给仓木那,这么好的东西她应该穿给最好的人。仓木那说,如果我穿上藏袍,凌晨就可以和她们一起去大昭寺转经。我心动却又克制,新的藏袍我不能穿,旧的藏袍上又有浓浓的酥油味,我还是做自己吧,毕竟不是喝杯酥油茶就能脱胎换骨,还是从心修行,佛祖会体谅我的真诚。仓木那说:你们穿的旅行衣也很漂亮。她指那些穿冲锋衣的游客,我笑了。也是,合适就最美。西藏是块神奇的土地,它不动声色地化解你的积怨不平,你的心在一次次的感动中就变得包容强大。

中午太阳狂热,我用长长的的丝巾裹起头,给她俩买棉花糖吃,这几天只要没事干,她俩就像我的尾巴,还经常要拖我的手。亲其师信其道,学生这样也是信任我的表现,我应该高兴。

我们在大昭寺的小广场徘徊,今天是第三次。一位围磕长头的老妇在起身、参拜、趴下、她像机器般旁若无人的磕长头。我迷茫地看着她重复一个动作,她已在磕第二十五个长头,起起伏伏在自己的世界里。我震惊,她脸色黑红额头有青印,是痂褪去的痕迹,她的手套已经磨破,看不出来本色,她嘴里呢喃眼神坚定。我不知道她是从哪里一路长头磕过来,估计时日不短。我想靠近她,又怕亵渎,我不敢拍照,更不敢表现出我的好奇。在她面前我手足无措,见贤思齐是这样吗?我好像明白高山仰止了。

她俩坐在墙下的阴凉处看我,舔着棉花糖。德吉曾给我说,她奶奶磕长头来朝拜布达拉宫,用了九个月,她的家在山南,她说得很平静,我听得触目惊心。一个老妇,带几块糌粑,就那样一步一叩首的跪拜了几千公里!德吉说那是很多藏民一生的夙愿,哪怕死在磕长头的路上,也是幸福的。人为何而活着?人的满足感、幸福感来自于哪里?我身边又来了个磕长头的小孩,他手上套着木板,趴下一次,清脆的声音响起一次,我的心就猛的缩一次。他在尘土中跪拜,眼神明亮异常,无忧亦无惧,没有人带着他,他是自愿磕长头,我不敢造次问他磕长头的初衷,尽管这是我来西藏前最不解的问题。眼前,我感觉一切合理的都存在,世界是那样美好真实的存在,人们是这样谦逊卑微的存在,真善美是如此真实的存在。莫名感觉自己俗到尘埃,浅薄又无知。
        我喊她俩去八廓街,德吉问我不进大昭寺吗?我抚着心口说:等我准备好了再来。仓木那问德吉我是没有带钱吗?她好意解释,我们一起进寺不用钱,善款不强求。我讪讪地说:心没准备好。她的大眼睛里又闪着迷茫。善良的姑娘不多问,她是看出来我的自惭了吗?
        我们去喝竹筒酸奶,消瘦的男人卖自制的牦牛奶,浓稠的结成块,我们用小勺子舀,含在嘴里好久不化。不知何时我也喜欢上浓浓的奶膻味,也许,这些天我身上也有自己闻不到的西藏气息了吧。 

回去时,我们挤坐一俩人力车,系了铃铛的敞篷三轮车,轮子又高又大。车夫都是高高瘦瘦,面色黝黑的小伙子。我们的车夫也瘦高,头发微卷,他卖力的蹬车,像闷头拉犁的牛,偶尔人多处要停,他撩起脖子上搭的毛巾擦把汗,回头笑笑表示歉意。德吉用藏语喊了几句,小伙子憨憨地笑,又用力地蹬车。我们穿越大街小巷,小伙子敞开的马甲随风飘扬,洒下一路铃声。付账时德吉抢着去,后来仓木那告诉我,德吉要和小伙子交朋友,我笑笑惊叹,又自言纯真原始的生活方式不是最美吗?三天后仓木那私下对我说:德吉的朋友,蹬车的小伙给德吉回电话了。仓木那说这话时脸红扑扑的,眼里都是欣喜。我怔怔地问:小伙子蹬车收入能养活德吉吗,他是哪里人,德吉的父母知道吗?仓木那奇怪地说:这是什么话,有关系吗?德吉只是喜欢他,他刚刚说他也喜欢德吉,这才要紧。我汗颜,我还是没有真正融入这块土地。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我不知人也未自知。我给仓木那说:你给我做老师了,咱俩两清了。仓木那慌张地说:清不了,清不了,我爸让人捎风干肉给老师呐。我心生愧疚,孔夫子当年要学生自行束修以上,我何德何能敢收风干肉。

我回家多日后。德吉寄过一张纸,歪歪扭扭地写着:我很想你,德吉很爱他,他也很爱德吉。旁边还画了一丛盛开的格桑花。

我看着天空,简单的事情本来就是存在的真相,就像蓝天和白云。变化是常数也是变数,生活就是变化,这才是不变的真理,很拗口吧,估计德吉和仓木那又要咬舌去学,可她们哪里需要学这些,她们本来就是真理。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