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历二月十三,四世班禅大师圆寂纪念日

演心禅院2020-06-29 08:39:38

四世班禅大师
 
   善慧法幢于明穆宗隆兴四年(1570)生于后藏楞主贾,俗姓拔,父名策仁拔觉,母名措嘉,俗名却贾拔桑薄。自幼在家常听诵《文殊菩萨真实名经》。十三岁时(明神宗万历十年,1582),在闻寺依佛智大师出家,受沙弥戒,法名善慧法幢。班禅,乃大智能、大博学者之意,藏人认为班禅喇嘛是阿弥陀佛的化身。自从蒙古族固始汗征服西藏,令五世达赖管辖前藏,四世班禅治理后藏,封班禅以「班禅博克多」之尊号(博克多乃蒙古对睿智英武者的尊称),从此确立了达赖与班禅在西藏的政教地位,成为西藏两大活佛系统。 

    达赖与班禅关系密切,历代班禅所居住的扎什伦布寺是一世达赖所建,自四世班禅起,达赖与班禅建立了互为师徒的关系。四世班禅曾任四世及五世达赖的亲教师,当达赖年幼时,多由班禅主政,对于西藏的政治、社会发展,具有主导的责任与影响力。 

    ◆转世灵童 博学喇嘛 
    当一五六六年三世班禅圆寂后,后藏安贡寺僧众代表即四处寻找灵童,数年间一无所获,直到发现罗桑曲杰。他相貌丑陋,身材瘦小,使得寻找灵童的安贡寺喇嘛差一点就错过了他。 
    罗桑曲杰(公元一五七○-一六六二),明穆宗隆庆四年生于后藏日喀则,俗姓拔,名却贾拔桑薄,父名贡噶伍赛,母名措嘉。自幼即在家听诵《文殊菩萨真实名经》,十三岁时在安贡寺依克珠桑结益喜出家,受沙弥戒,法名罗桑曲杰。 
    罗桑曲杰的学习能力极佳,又具辩才。当时江孜寺的一位高僧十分看重他,甚至要求他为自己传法,这件事震惊了安贡寺的喇嘛,因而认定罗桑曲杰为三世班禅的转世,正式拥立他为安贡活佛,担任安贡寺池巴(住持)。 
    此后,罗桑曲杰努力钻研佛经,一五八六年于扎什伦布寺取得「柔钦」学位(黄教对博学喇嘛的尊称),一五九一年依扎什伦布寺正法增长为亲教师,受比丘戒。此后数年间,先后朝礼前藏大招寺;至甘丹寺从智自在和虚空幢等,受时轮金刚大灌顶及时轮略续、大疏等的传承;并随僧幢受《集密四疏合本》和二世达赖著述的传承;又从尊胜吉祥贤听受《五次第明灯论》的讲授传承;从甘丹墀巴正法祥然学习多种觉字的法门传承。罗桑曲杰的聪慧善辩,博得诸师的佳评。 

    ◆显密兼修 弘教兴寺 
    一五九二年后,罗桑曲杰回到安贡寺,应寺众请求宣讲《菩提道次第略论》。此时他入住山中形同闭关,一面修持,一面阅读《现观庄严论》、《宝性论》、《中观论》、《宝鬘论》、《六十正理论》、《入中论》、《入菩萨行论》、《菩提道灯论》等重要典籍。 
    一六○○年春,罗桑曲杰往赛举寺从佛海学曼殊金刚、红黑两种大威德,三派能怖威德等无上瑜伽部法,金刚界、吉祥顶等瑜伽部法,以及毘卢遮那成佛、金刚手灌顶等行部法,立三三昧耶、尊胜摧坏、大白伞盖、光明天女等事部法,总计四部密法的三十多种灌顶及多种修法。 
    修毕密法后,罗桑曲杰旋即转往布敦的霞炉寺朝礼圣迹,到大乐轮寺弘宣佛法,传授胜乐灌顶,夏天回安贡寺安居。 
    一六○一年,三十二岁的罗桑曲杰被扎什伦布寺奉为第十六任池巴,该寺因而有了一番振兴:首先他铸造大铁锅,争取地产,解决衣食问题;继而创办扎什伦布寺默朗木大会,增添净财;接著整修扎什伦布寺,并使之兼备显密学体系(该寺原本只有显宗),使扎什伦布寺由内而外焕然一新,规模远超拉萨三大寺(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此后,班禅一系从安贡寺迁移至扎什伦布寺,而罗桑曲杰之后的历世班禅即成为该寺的当然池巴,奠定了班禅一系的宗教地位。 

    ◆宗教领袖 挽救教难 
    达赖与班禅的密切关系始自罗桑曲杰。 
    四世达赖云丹嘉措于藏北热振寺举行坐床仪式后,随即往哲蚌寺礼罗桑曲杰为师,从其受沙弥戒、比丘戒,达赖与班禅开始建立互为师徒的关系。罗桑曲杰并传授达赖时轮金刚灌顶大法、金刚念珠大法等许多秘法,同时于一六一三年主持拉萨的默朗木大会(黄教一年一度大发愿法会),成为代替达赖主持该会的第一位班禅喇嘛。 
    当时西藏正面临政治斗争激烈,教派林立时期,噶玛派的势力控制著西藏,对格鲁派进行种种政治及宗教迫害。一五三七年,十八座格鲁派寺院僧众被迫改宗噶玛派。一六○五至一六一○年间,噶玛派的敦迥旺布进军前藏,杀害许多藏官,占领后藏各要寨,自称藏王(藏巴汗),建立噶玛政权,并毁坏前藏的色拉寺、哲蚌寺,驱逐僧众,杀害千余藏民,甚至当一六一六年四世达赖暴亡(二十八岁)时,藏巴汗竟下令不准达赖转世,格鲁派遭遇空前的劫难。不久,藏巴汗罹患难癒之症,不得不请罗桑曲杰为其医疗。罗桑曲杰不仅医好藏巴汗的病,同时也说服他同意继续寻找达赖灵童,然而藏巴汗并未因此停止对格鲁派的各种打击行动。 
    一六一七年,罗桑曲杰力撑危局,应色拉寺和哲蚌寺僧众的邀请,兼任两寺的池巴,翌年转往西藏西部弘法。一六二五年,五世达赖罗桑嘉措于哲蚌寺甘丹宫举行坐床典礼,罗桑曲杰为授沙弥戒及长寿灌顶,彼此再度建立师徒关系。 
    一六二六年,甘丹寺大众礼请罗桑曲杰任绦则法王登座说法,两年后,罗桑曲杰至拉萨主持大昭寺法会,往来于甘丹寺、扎什伦布寺及大昭寺之间传法讲经,并修建甘丹寺宗喀巴大师塔殿的金瓦顶。一六三一年,罗桑曲杰开始书写大藏经全部,历时半年余,同年往拉萨传授金刚鬘大灌顶。次年春,再度主持大昭寺法会,宣讲《本生论》,同时在哲蚌寺为五世达赖传授时轮大灌顶等法。一六三五年,罗桑曲杰再度发愿以纯金书写藏经全部,次年为达赖传授比丘戒。 
    一六三九年,罗桑曲杰应蒙王赛钦法王之请,前往拉萨传授大威德灌顶和文殊法类,又传授达赖《无垢光大疏》等经论。 
    一六四二年,西藏的政治、教派斗争渐趋白热化,藏巴汗亟欲彻底铲除格鲁派。为此,达赖与班禅紧急商定,请和硕特蒙古族领袖固始汗领兵进入西藏推翻藏巴汗。此后,固始汗的势力主导著西藏,他下令把西藏三区十三州政教大权及每年税收奉献给五世达赖,作为供养,将西藏首府由桑主迁移到拉萨,达赖也由哲蚌寺移锡至布达拉宫。同时固始汗亦将后藏供养罗桑曲杰,并封赠此次政变主要策画者罗桑曲杰「班禅博克多」的尊号,这是班禅名号之始,自此形成达赖与班禅分辖前后藏的情势。 
    此外,罗桑曲杰及五世达赖与固始汗共商协议,拟与尚在关外的清朝建立友好关系。清朝入关后,达赖五世前往北京晋见清帝,得到重视与赐封,西藏与清朝从此建立隶属关系。在罗桑曲杰的带领下,格鲁教派得以幸存,并建立自己的政权制度,同时将达赖与班禅由哲蚌寺和安贡寺的小活佛,推而成为主导全藏政教的宗教领袖。 

    ◆桃李满门 创造历史 
    一六四五年(顺治二年),罗桑曲杰修建安贡寺大殿,并三度写金字大藏经全部,再次游化各地。一六四七年,清世祖遣使供养罗桑曲杰珠宝绸缎,复授以「金刚上师」之号。一六五二年,罗桑曲杰八十三岁,传授达赖《菩提心教授》等多种教法后,返回扎什伦布寺,专事讲经说法,不再出游。一六六二年,罗桑曲杰在扎什伦布寺圆寂,世寿九十三岁。 
    罗桑曲杰门下弟子计有十五万余人,其中僧众占十万余人,在家居士约五万人。其著作广及显密二教,现存有传记类、上师瑜伽类、显密教授类、密法类、最密法类、密法附传类及杂法类等七种,共分为四函。 
    四世班禅罗桑曲杰住世期间,正逢西藏多事之秋,四世达赖的早逝使得罗桑曲杰成为西藏政教的实际领导者,而他对政治的睿智远见及对显密佛学的博通,不仅巩固格鲁派的地位,甚至奠定西藏社会、文化的未来发展,形成格鲁派对西藏佛教具有绝对的影响力以及传教的权威性,罗桑曲杰的贡献,成为藏传佛教史上重要的转折点。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