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一世的信仰

先生或女士2022-01-11 14:14:44





   你好,我是肖先生;亲爱的,你今天,还好吗?我在成都,你在哪里?

1

从飞机窗户向外望,高巍大山屹立,山顶白茫茫的一片,山下的平地是一望无际的荒漠,偶尔有成片的植被,仿佛是对这片大地的点点修饰,让你在荒漠的大地上能一眼发现它;我终于跨出第一步,背上行囊,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从决定到出发不过24小时,没有想其他的,只想尝试一个人想做却不敢做的事。

西藏这片土地的人景物被许多人憧憬,有他的情诗,有让人垂涎三尺的牛肉及名贵药材,有从拉萨到羊卓雍措、从林芝到那根拉的纳木措、从雅鲁藏布江到阿里的美景,一眼就能看到最远天与地相接处,让你有一直不断前行的念想。

2

   我的第一站是布宫,从宗角禄康公园绕了一圈后,站在脚下向上望布宫的感受如看巨人一般,显得渺小。正值午时,太阳毒辣,新认识的小伙伴与我同行,能从脸上看出来她马上进入布宫的激动,导游是临时找的,路过一座金身时她会介绍这是谁,有什么故事。但到六世达赖时,能看出她脸色明显较为黯然,可能她也在惋惜,可能她也希望当年那位好心的解差会放了他,让他在青海湖做一个普通牧人,诗酒风流过完余生。


  导游在带我们进入大昭寺前,绕着八角街走了一圈,能看到围绕着大昭寺或者在寺前,有着一个个磕着长头匍匐前行的信仰者。磕长头有三敬,身敬、语敬,意敬。十万个长头最少要三个月,最多要半年多甚至一年,当地的藏民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告诉我,在磕长头时能感受到心灵的平静,每天我多磕一个,内心就多一份喜悦,不像你们在工作中对领导的示好,在同事的勾心斗角中夹缝生存;我没有说话,看着那位藏民,他很平和,很平和,后面我放下钱后便离开。

3

   白天的布宫与夜晚的布宫是两种不同的景色,一个在白天巍峨耸立,一个在夜晚显得那么安静;晚上我一个人坐在布宫前的广场上,看着站岗的巡逻的武警,望着过往的游客,思考着白天藏民告诉我的话。突然觉得,有信仰很好,它是一切的动力,你只需要去相信它,它就存在。而我们,现在慢慢的已经没有了信仰;对了,那时东哥告诉我说:她有信仰,她也在夜晚时一个人磕长头。

4

前几年《见与不见》被流传后,我知道了六世的他,特意买了一本书去了解,说他生不逢时吗?但生若逢时便也不会再有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的佳句。也不会被世人,被导游所惋惜。

命运向来如此,想让你成熟,总会让你去经历一些痛与悲,天堂到地狱的试炼。希望在路上的你,能有双全法,不被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的遗憾来结束这一世。



  听别人的故事,悟自己的道理,愿你安好!

今天,我想听听你们,旅游中的故事。

不点赞,不转发,不关注,等我给你打电话吗!

这是个有温度的公众号

天冷了,不关注会冻死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