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 318-309搭车之旅 拉萨小昭寺博物馆公园

疼痛的风景2019-11-06 11:49:43

 20180828 早上起来点八点多,我起来开始洗溯,房主来收房费,说是该交第二天的钱了,我帮这个店拉来这么多房客,没有免我一分钱,我有点生气,我把钱往床上一扔就出去准备涮牙了,店主很不乐意,说我应该好好的递到他手里,不应该往床上一扔不管了,我说我就这样,又不是不给你,加上头一天我喝了些酒,懒得跟他好好说,房东因为我回家晚,半夜没有睡成觉,很生气,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我一生气就想退房走人,住哪不都一样啊。好在富贵劝说了一会,这件事才算有一个好的结局。,

     等到收拾好的时候,我和王定华小左一起到西边的一个小店吃了早餐,油条很贵,豆府脑五块钱一份,吃了饭接着向西一边看地图一边走,目标是去西藏博物馆,本来是向西一直走到有公交站牌的地方再坐车,可到了地方,却没有找到直达的交公,又不想返回,反正闲着也没有事,干脆一直步行了,一边走,一边问路,有时候还会随意拍些衔景。再看看手机上的地图。

     在看到了小召寺的牌子后,我们更有信心向前走了,也不觉得累,在边问路边向前走,翻过公路的护栏后,沿一条小衔道向前走去,路上的行人很多,外地人和本地人各有一半吧,卖东西的很多,我们却什么也没有买,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个叫苏曲的寺庙,不知道是做什么的,在一面墙上有可多的转经筒,也有好多佛像,而且还有两三层,我还跟着楼梯和人群上去看看,有一部分用缆绳挡着不让进,我也没有进,这里是佛教重地,我怕我要是拍照了,会惹事,也没有拍,还有好我投钱的箱子,我们一个钱也没有投。下来后看到另一个寺庙是收门票的,一个人十八,看不少人去了,我也想去,最后觉得还是看佛像没意思,也没有进。然后沿路去了小召寺。

     小召寺门前有一个小广场,人很多,我们只是拍了数张图片就离开了,结果我发现从这里到大召寺没有多远,王定华是昨天才到的,哪里都没有去过,我要带他去看看,就边走路边问路,一直走到大召寺符近,还和昨天一样,过了安检,我们走着玩着遇到了小安和老刑,这个时候已经饿了,差不多上午了,小安坚持去吃饭,可是我们不饿,在我的坚持下,陪他们在八角衔里转了两条衔后,分开了,我们向大召寺走去,这才路我才发现,八角衔不是一条衔,而是大召寺附近很大的一片区域,这些区域有无数条小衔道,路很窄,几乎没有什么人,很背,我们在里面按着一个方向走去。这里的建筑都低,顶多两三层,或是只有一层,中间走路时,无意间我还拐到了大召寺后面的一片房子里,也都是寺庙,也有好多佛像,却没有什么人,倒是死胡洞不少,总是走着走着没路了,又返回了,再找路。

     中途我又带王定华和小左去看看驻藏大臣旧址,去看看根墩纯培纪念馆,我在比他们在时面多呆了更长时间,只是这次我基本上没有拍照,在大召寺门前时,我们同样没有买票,也没有进去看看,只是在门前看看,又看到了昨天那个三四岁的时朝拜着,不理会周围所有人的眼光,一心拜佛。我们在广场上拍了数张个人像,我穿着一个大一号的冲锋衣显的很不合体,在前往布达拉宫的路上,我给留恋打电话,问他在哪里时,她已经到了布达拉宫了,电话里还怪我昨天回家的太晚了,今天七八点都叫他起床,她很生气,说是她和另一个美女在布达拉宫附近等我。

     又走了一次拉百,我给小左和王定华讲了不少昨天路人甲介绍的情况,到布达拉宫广场的时候,我们拍些图片,又在广场东南角的树林里休息了一小会,其中一人去上了厕所,他们没有去看摄景展就被留恋崔着去找她了,再次通过了安检,沿地下通道路到了北京路的北边,我们向北走去,路过的时候看到有不少游客从布达拉宫的东门出来,那是一个团队,我们觉得门票一定很贵,也没有想过要买票,据网上介绍,布达拉宫每天限制游客进入,每天只能有2300个游客,并且旅行社和政府单位会订走1600张门票左右,余下的700张散票,这些散票也会被旅行社或是黄牛买走一部分,真正留给游客的只是极少的一部分,驴友就来三两天,或是只有一天,不太或能在售票处守一天买票的,也不可能从黄牛那里花七八百的高价买去。我们这些穷游的孩子们是不会这么做的。这一离开,也许再也不来了,到达布达拉宫后面的时候,终于有凉快的地方了,由于我来过这个地方,有点熟,在我的带队下,在后面的小公园里沿着人工修的小路几前走去,园区里人很多,这里有一个公司正在举办活动,还有舞台在这里,也不知道活动是办完了,还是没有开始的,我也们也没有理会。不少人在树下剩京,也有园区的里自动洒水的装置来浇花,在湖中间的一小岛上看到游船数个,却没人坐,倒是有几个奶茶店,座位差不多都坐满了,我在几个奶店的一大排桌子边,找到了正在喝茶的留恋。对于我的晚到,很显然生气了,和留恋一起的还有一个二十左右的小女生,看到我挨吵了,一直笑呵呵的不吭声,有时有些看不下去了,就说留恋两句。这才我才知道,虽然昨天我半夜回家老板没有说我什么,早上不过吵了一小架,留恋在早上出门的时候,也挨吵了,不知老板如何说她的,和我留恋约定,下午去拉萨公园玩,带着帐逢和睡代玩上一晚上,这是留恋推荐的,然后我和小左,王定华两人沿北京路符近找了一个小饭店,要了三份相对便宜的饭,简单吃了一下,就开前往博物馆了。

     由于走的太累了,在符近的一个公交站等了几分种,坐上了一辆公交,过了两三站的样子,到博物馆附近下车,下车的时候,堵车了。我们几个边走边问的转了一圈才找到博物馆,在大门口各领一张免费的西藏博物馆的门票,门口拍了一相片就进入了。在入口处,有一个有人类从猿人到人的进化过程,一个弯腰的猴子变成直立人的过程,有不人在拍照,我也拍了数张,然后进入了,里面的人很多,也有一些团队在这里转,还有导游在博物馆里讲了大量的西藏的历史,以及相关的物品,我跟着一个导游听了好久,然后找不到随行的两个人了,等我找到的时候才发现,他们早就是走马观花,坐到一楼的休息处了,在看西藏抗击外族侵略的历史上,除了清末的抗击英国,日本外,在更早的历史里,尼伯尔一直在侵略中国西藏,博物馆里讲解了不少西藏与早期尼伯尔国家的一些战斗,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西藏史上还有这么一段历史,而关于藏南等与印度有争义地区的解说,跟其他在网站介绍的一样,并没有多写什么,也没有少写什么。

     在博物馆里,我见到了在认识的驴友A,他还是那个样子,还是独自一个人,还是不拍相片,这次我们相互留了联系方式,说是加我的QQ,可后来却没有加上,我和他的联系也从此没有了,我在藏区认识的朋友也就少了一个。在博物馆的负一楼,我看到了好多关于雪顿节的介绍和展示,也见到了好多藏族的衣服和文化,还有数个供游客拍照用的藏族挂画。每个挂画的头部都是空的,游客可以把头伸到空的地方,拍相片玩,我也拍了数张,然后看了看关于雪顿节的介绍。就和同行的人离开了。出门的时候,我特意把西藏博物馆的门票收藏起来,从罗布林卡大门向东走去,计划回家带上帐逢,和留恋一起去拉萨公园玩,这是中午见面的时候约定好的。

     在地图上看,在罗布林卡的东北角有尼伯尔大使馆,可我却从这里离开了,就算我一心想去尼伯尔,我当时却为了快点回去上班,就在几步之遥放弃了多年的梦想。没有拐进去写一个护照的单子。当时我背包里,就背着护照。两三点时候的太阳非常的热,太阳很大,我们热的一身汗。我带着小左,王定华去路南边坐回家的公交,中间还找返了公交,跑到了路的对面才坐上公交,听说拉萨到日客则的火车开通里,这里通行的公交有不少是去火车站的,看公交站上的站牌,这里离火车站只有两三站的路,我喜欢在每一个火车站前拍一张相片,作为到过一个地方的留念,而今天我到了拉萨,来到了所有驴友心目中的终极目标。却没有到拉萨的火车站看看。 带着对尼伯尔的千万不舍,我们坐上了公交,这是我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呆在拉萨市中心了。

     在坐了四十分种的公交后,我们三个回到了家里,看到留恋正在收拾东西,中午和跟留恋一起呆在布达拉后面公园里的美女也在。我这才发现,在我们大门边的三间平房里,西间厕所,东间里还住着两位美女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搬来的,而且长里还不错。中间的那一间厨房,留恋和老板天天在那里做东西吃的。听小左讲,昨天我在海风夜市吃烧烤的时候,家里的小左,老刑,小安却在家里做饭,他们一个人一个菜的方式,进行了聚餐。而老板却收了15块钱的使用厨具的费用。这次去拉萨公园,小左不去,两位美女却都去,他们去洗头,我让王定华带上他的自动帐逢。我看到一楼的大厅里有有一个用来展示的玻璃柜,展示着西藏的一些特产,老板是打算代销西藏的产品的,可老板不懂任何网格销售,当然也没有卖出任何产品,却卖给了留恋来时带来的几个人之中的一个小弟。等美女们收完的时候,都差不多四点了,去小区东边一起坐交交了。  

     我们坐的是一辆环城公交,就是围着拉萨差不多转一圈的公交,就像郑州的215一样,留恋介绍的,到了我们刚来拉萨时的那个加油站附近,下车,我们几个有一起去一个超市买东西,留恋和几个美女 在挑各种小包吃了,而我们男生当然买了一箱拉萨啤酒了,留恋背着包,背一大包吃的东西,王定华扛着一箱啤酒几拉萨桥走去,留恋在这里熟,她带着着,过桥的时候可以看到桥两边的杆上有好多彩旗,桥面不算很高,河道很宽,水流量很大,可以明显听到水流声,边走边拍照,所谓的拉萨公园也就是拉萨大桥南边的河堤边的一些草地了,我还给同行的莹莹拍些相片。到桥南边的时候,我和王定华抄近路走一个陡坡下去,女生走前面的路绕了一圈,我们在离大桥下的一片草地里搭起了帐逢,还在地上放了两个防潮垫,把吃的东西都倒在了防潮垫上,把啤酒箱撕开,就开始喝上了。

     我们在坐交的车上都富贵联系上了,我们在这里等他,告诉他了如何坐车。把瓜子拿出来,我们边吃边聊天,这可真是一种享受了,啤酒提前分好了,加上富贵我们三个男生一人四瓶,莹莹和怡怡说什么也不喝,她们却在不停的叽叽咂咂的聊天,不停的吃零食,然后喝饮料。下午的太阳底下还不算太热,来这里玩的人很多,这一片有好多帐逢。等富贵来的时候,我们已经一人喝了一瓶多了,说不让他带东西,他还是带了数袋吃的,人多了热闹,我们在这里能看到好多骑行的驴友刚到这里,不时的还会和他们打招呼,后来留恋叫他们下来一起喝酒,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觉得很生,扭扭捏捏的,到底是天下驴友一家亲,后来聊开了,一人给他们一瓶,再有骑行者了我也会拿一瓶酒爬上斜坡,送给那些历经千险到达拉萨的驴友们,以示祝贺。我们坐在一起聊天,骑行的绝大部分都是男生,也会争着要我们同行女生的电话,微信。也有几个驴友是推着走完最后一程到达拉萨的,他们自行车已经从新的变成了破旧不堪,好多地方都是绑的,就像电影转山里一样。他们身上都是伤,特别是四肢上好多都摔破了。看着他们的样子都很心痛,骑行的人,据说十个从成都出行的人,大概只有三四个能都拉萨都不错了。由于酒都散给那些骑行的驴友了,我们并没有喝多少,来的最晚的富贵才喝了一瓶多。

     拉萨的天黑的很晚,一直到九点多了,天才黑,我们玩到很晚才不舍的离开,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呆在拉萨了。收拾东西后,走到拉萨大桥的北边去坐出租了。 晚上的拉萨出租真的不好搭,我们六个人分两辆出租车返回了,到家后,王定华去和小左他们出去玩去了,也许是喝酒去了,我到洗衣手间里洗洗澡,又洗洗袜子,放到了楼道里。由于我一直没有买到拉萨回老家的火车票,离上班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这都28号了,再有几天,这个月都过完了,从拉萨搭车去西宁还有2000公里,也不知道还得几天。末知的旅程让人心里太没底了。我和留恋约定,明天要一起搭车去那曲,大概上有300公里左右。等王定华回来的时候,我们又一次去找夜市喝酒去了。这次我长记性了,为了不让留恋担心我,也不让老板再半夜不睡觉等我,我给留恋打了个电话,让他给我们留着门。我们就出发了。

     我们还走着昨天的路,向北走去,昨天的那一家关门了,我们去了路东边的一个夜市摊,同样要了两个凉菜,20块钱的烧烤,几瓶啤酒喝上了。这一晚,我总计喝了五六瓶,王定华至少喝了十瓶吧,在拉萨的最后一晚上,我们喝了个痛快,又聊了好多各自的事情。正是好多话不会和身边的朋友说,却会和萍水相逢的朋友说,我们又聊到了夜里差不多三点,才返回家,到家时给留恋打了个电话,给我们开了门,我们疲惫不堪的回床上睡去了。

旅行的地方 累计旅行过县市 花费 累计花费 行程 累计行程 景点 累计走过的景点
2

71

已记录 9637 40公里 27813公里 3 144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