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大昭寺

墨体验2021-01-15 07:41:02




      2014年的9月,我和摄制组一行到西藏拍摄,从林芝入藏,一路驱车,翻越五千多海拔的米拉雪山,奔向拉萨。因为对当地的佛教文化颇有兴趣,拍摄结束后,便前往大昭寺参观,有幸和当时大昭寺的堪布平错坚参仁布齐作了简短的一番交谈。  

     

       拉萨的天很蓝,太阳很足,那天下午,堪布的禅屋里焚着香,阳光从窗外洒进来,倾泻在木地板上,光影游动。寺外藏民的诵经声,游客交谈声,不时传进来,那一刻体会到的宁静美好至今还在脑海里。对于佛法,堪布很有自己的思考,他说,喜欢佛法,信仰佛教,不能迷信它,重要的是,要去钻研它,要学会思考,用思辨的眼光去看待和解读佛法佛经,没有思考的喜欢和信仰,那就是一味的迷信(我理解堪布这里说的迷信应该不是指的封建迷信,而是指的贪恋,痴信)。 这一点或许我们可以从梁漱溟先生对宗教哲学的揭示中,获得一点启发。梁漱溟先生说:“这个‘佛’,不要把它看作是一种什么神啊,或是什么上帝啊,主宰啊,不是那么回事。‘佛’是什么呢?‘佛’是宇宙本体,这个宇宙本体也可以说是什么都在内了,万事万物都在内了……,可是都在内了,它也就是什么都没有了,这两面,一面是森罗万象,一面是空无所有。”梁漱溟先生还认为佛家要紧的是在自己的生命起变化,或者叫生命的提高,佛法不是空理论。这大概就是我们常常借用佛家语言说,生命在于修行的奥义吧。 



   

        堪布还提到,好脾气的重要性,一个暴躁脾气的人,容易影响周围磁场,给自己和他人带来负能量。这一点我很受教,大概是自己岁数大了,少了许多年少不经事的急躁,越发感到温和的力量。一个幽默愉快,积极乐观的人大家都喜欢他,谁会喜欢一个爱掉脸子,爱发脾气的人呢?除了自己家里人吧。当然,对于堪布说的好脾气,我还保留一点自己的理解,我以为,好脾气并不是没有脾气,而是懂得控制脾气,分得清是非。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没有是非公正之心的老好人,其实颇有鲁迅先生所说的麻木自私的“风范”。

  


        堪布还对我说,他认为佛学最重要的精神和思想是“因果报”,任何事情有因有果,或现世报,或来世报(莫言老师的《生死疲劳》里就有对来世报的有趣描写)。你伤害过别人,有一天你会接受来自另一件事的惩罚,你真心帮助别人,也会收到来自另一些事情的福报,虽然两者之间很可能不是一件事情。


       那天,聊了不少,但堪布说的最后一点是我最认可,他说:“不管是在逆境还是顺境,心中一定要有好的念想,时常观想佛祖的尊容,必定一切都是美好的。”说到这,不禁让我想起李叔同先生,他的一生如夏花之灿烂,秋叶之静美,绚烂至极归于平淡用他的人生来阐释也是再合适不过。就这样一位大师,临终前写下“悲欣交集”四个大字,可见人生就是这样,哪里可能一直好运气,一直走上坡路?真是“悲欣交集”,因此无论逆境与顺境,心存好的念想,其实也是不断给自己加持正能量的好办法。



    

        怀着一颗美好念想的心,是顺境时尽力帮助他人,逆境下不计较他人伤害,不嫉妒别人的荣耀,专注勇敢地朝着属于自己的方向走去。


这一路走去,

穷,则独善其身;

达,则兼济天下。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