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昭寺 雪域高原的圣寺 供奉一尊佛像 承载两个女人的慈悲

海蓝鱼鱼2020-10-18 13:08:38

惊闻17日拉萨大昭寺局部火灾,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等第一时间赶赴现场指挥灭火,所幸火势已迅速扑灭,无人员伤亡和文物损坏。

心中不禁默念,我佛慈悲。


大昭寺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在藏传佛教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是藏族人民心目中的神圣之地。

大昭寺最著名的,不仅供奉着著名的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同时,它还承载着两个女人对普通大众的慈悲。

这两个女人,一个是唐朝的文成公主,一个是泥婆罗的尺尊公主。

相传,观世音菩萨因为见到西藏人民的痛苦,流下两滴眼泪,成为度母,化身为两位公主,至西藏来教化民众、解除人民的苦难,其中绿度母变身为尺尊公主,而文成公主为白度母的化身。所以,西藏人十分尊奉文成公主与尺尊公主,将她们两位的塑像立在观世音大殿的右侧,永续供养。

文成公主,并不是李皇帝的亲生女儿,原本是李唐宗室女子,家族血缘的偶然和时代必然的合力,将这名原本可以安逸、黯然度过一生的贵族女子,推上了历史的巅峰。


唐贞观12年(638),吐蕃王松赞干布处于势力鼎盛时期,找借口出兵击败亲唐的吐谷浑、党项、白兰羌等部落,直逼唐朝松州(今四川松潘),还扬言要大举入侵唐朝。没想到,唐太宗也毫不客气,派大将牛进达率领唐军先锋部队,干净利落的击败了吐蕃军,松赞干布大惧,在唐将侯君集率领的唐军主力到达前,乖乖的退出吐谷浑、党项、白兰羌等被侵之地,并遣使谢罪,请求和婚,派使臣携黄金五千两及相等数量的其他珍宝来正式下聘礼。贞观十四年(640年),太宗李世民封为本族李氏女为文成公主,贞观十五年(641年)文成公主远嫁吐蕃。

我们现在可以想象,以公主身份入藏,对于她的家族,是显赫一时的荣耀;对于唐王朝,是稳定天下局势的必要。而对于这样一个生在富贵温柔乡的中原女子,此一去山高水远,四十余年雪域苦寒,家乡父母迢迢千里,思念无着,归期渺渺,内心悲凉,又有谁能知晓?一副柔弱的身躯却背负着历史赋予的重担,支撑她的,正是心中虔诚的信仰,是对佛祖的笃定的信心。文成公主是虔诚的佛教徒,她不但给吐蕃带去了大量工艺品、谷物、菜籽、药材、茶叶以及先进的历法和书籍,带去了大批工匠,引入了先进的农业、手工业生产技术,大大促进了吐蕃经济文化的发展与进步。还带去了释迦摩尼佛像,大力弘扬佛教,让广大藏民看到重生希望,给最底层普通民众以无以取代的心灵慰藉,深受藏民爱戴。


吐蕃赞普松赞干布迎娶,封为王后。吐蕃史书尊称她“甲木萨”,藏语中“甲”的意思是“汉”,“木”的意思是“女”,“萨”的意思为“神仙”,所以,文成公主也就是可以说是最早可考的,名扬天下的汉族“女神”。


在她之后,金城公主又嫁吐蕃尺带珠丹,此后的两百年间,凡吐蕃新赞普即位,必请唐天子“册命”。

 

另一位尺尊公主,是吐蕃传说中的尼婆罗(吐蕃的附属国,在现在的尼泊尔境内的一个古国)公主,远嫁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松赞干布之所以要迎娶尺尊公主为妃,是为了加强与泥婆罗的友好关系,从而起到巩固吐蕃和印度半岛的宗教联系的作用。实际上,泥婆罗尺尊公主地位比较低,记载她的史料也很少。但从后人给她的塑像来看,她品相端正,身形纤细窈窕,姿态婀娜生动,美目顾盼,有一种东南亚女子灵动曼妙的韵味,也表达了西藏民众对她的尊重和喜爱。


这两个慈悲的度母,分别带来了释迦牟尼十二岁的等身佛像和释迦牟尼八岁的等身佛像。藏民公认这两尊是最早进入雪域高原的佛像,为了尊奉神圣的佛像,松赞干布就开始修建西藏最早的佛教寺院。据说,寺院是最初由白山羊驮土而建,因藏语中称"山羊"为"惹",称"土"为"萨",为了纪念白山羊的功绩,佛殿最初名为"惹萨",后来惹萨又成为这座城市的名称,并演化成当今的“拉萨”。因此,就有了“先有大昭寺,后有拉萨城”的说法。


然而,这座佛教寺院,和寺院里的佛像,也有更曲折不凡的传奇经历。

当时的历史时期,大唐对于西域各部落,一手搞睦邻友好,一手还舞动杀威棒,经常有唐军开到对方专属经济区,宣布一下中央政府的存在感,对吐蕃也一样。为了防止唐军掠夺,藏人曾经把觉阿释迦像(即释迦牟尼十二岁等身像) 用泥巴封住,并画上文殊菩萨画像,隐藏起来,以防止汉人夺去,而将不动金刚像(即释迦牟尼八岁等身像)并没有转移,导致唐军"将不动佛像运至半日程地",由此观之,吐蕃人更看重文成公主带去的觉阿释迦像。直到后来金城公主封为皇后,取出觉阿佛像,供奉在大昭寺净香室。

公元九世纪,唐朝与吐蕃王朝达成和好,以求"彼此不为寇敌,不举兵革"、"务令百姓安泰,所思如一"和"永崇甥舅之好"之目的。当时的赞普赤德祖赞为表示两国人民世代友好之诚心,立唐蕃会盟碑于大昭寺前,碑文朴实无华,言辞恳切,现碑身已有风化,但大多数碑文仍清晰可辨。碑的旁边有一棵柳树,据传由文成公主亲手种植,当地人称为公主柳

唐蕃会盟碑甥舅会盟碑又称因为吐蕃赞普赤德祖赞也娶的是唐朝皇帝的公主,所以自然他的孩子自然就要管以后的唐朝皇帝叫舅舅了。

历史上,大昭寺确实也曾遭受两次灾难。

一次是公元7世纪后期,由信奉原始宗教苯教的贵族大臣发起的第一次禁佛运动。另一次是公元9世纪中期,由朗达玛发起的第二次禁佛运动。这两次禁佛运动,使大昭寺遭遇了空前浩劫,佛家圣地沦为污秽不堪的屠宰场,甚至被封闭,而寺庙内供奉的觉阿释迦像两次被迫埋于地下,才侥幸免遭一劫。

 

如今的大昭寺,在藏传佛教中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它是融合了藏、唐、尼泊尔、印度的建筑风格,成为藏式宗教建筑的千古典范。寺前终日香火缭绕,寺内万盏酥油灯长明,在大昭寺周围,信徒们虔诚的叩拜,在门前的青石地板上留下了等身长头的深深印痕,象征着人们对解脱痛苦的渴望,和对生命信仰的永恒。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