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酒趁年华之冬之藏

上海行色户外2021-10-10 08:47:06



崔健在"假行僧"里说: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人们看到我 但不知道我是谁"

已然数次入藏 冬季 首次

用一段短暂自由的时光 进行一次异地旅行

让我们从一个自己呆腻了了地方

到一个别人呆腻了的地方

经历更多以认识更好的自己

西藏 梦也 我们既是逐梦人 亦是造梦者



云端視窗之雪域高原



冬之拉萨 阳光灿烂到浪费



对月酣歌美清夜

又至大昭寺 唐时风 宋时月

浩浩然天地间 古道尘埃远

古旧之转经道 幽邃闲秘

孤独的修行者 带着孤独的灵魂 匍匐前行

大昭寺的冬夜 如此之美好





早已被磨的光滑的经筒

恐怕连它自已都不知道度化了多少孤独的灵魂





大昭寺门前的阳光依旧,

低沉的誦經声飘渺。

转经之人群,不知所始,不知所终,

久远得彷佛不能再久远了。






打隆朝行遠 遙遙赴冰川

40冰川 只有更美 沒有最美

海拔5300的夜 輾轉反側 难以入眠

黎明即起 奔赴旷野

荒原除却黑暗 寂静无声 一无所有





雪域仙山秘境长

无人踏雾揽苍茫



养在深闺人未识之40冰川

冰洞雪色莹蓝



冬季的风 斑驳了河面

雅鲁藏布江与拉萨河之交界



嶙峋万仞终年雪

泻玉流穿古镇滂


颓废的日子 逝水流东

晒太阳 泡茶馆 晒太阳 转经

飘泊的时光 随心所欲 到处走走




现今的我 更胜二八年华

热爱一切生的和活的




2018戊戌狗年

來兩只大汪星人?



嬉戲布宮



遥望曾经的远方

美丽的地方持续美丽着





光阴无罅隙 人生忽如寄

之日出布宫



時光輕剪綠之羊卓雍措



人生彈指芳菲暮

朱颜辞镜花辞树



绝美普姆雍措

清水出芙蓉 天然去雕饰

水仍以湖的形式出现

剪一段风光旖旎带回



美好的旅行 如同窑变那般

不可预知 不期而遇 最是迷人



茫茫的玛尼石

洁白的哈达铺就了地上的经卷

任它风雨经年 岁月更迭



仍是很难理解为什么有的人什么都不想要,

而只想过一种简单的生活?

在云中,在措畔,在尘外,

仅需月光,几把茶叶,几部经书,

风雨晦暝时的片刻小憩以及更多的孤独。

他们弃俗市之尘埃而取高山之烟霞。

藏地之高寒,苍凉而荒芜,茫茫禹域,谁是乐郊?



无数个晨昏 流连于大昭寺

看着那些虔诚的身影

聆听他们的身体与大地碰撞的声音



拉萨那作为圣城的浓重的宗教气息

朝圣者们围着布达拉宫围着大昭寺转经

磕着数量惊人的长头

经年累月 寒暑往来 虔诚不改



拉萨就是这样一座奇怪的城市

至今依旧奇怪着 世俗与神圣搅在一起

妳只有无数的新奇与诧异

它有时会让妳喘不过气来

有时又会让妳屏住呼吸



旅行之妙不可言 

便在于能有一段漂泊随性的時光 

在阳光晴暖的午后

无所事事的发呆

或是在小巷子里迷路

看看当地居民为什么事而幸福快乐



窗外時光斑駁,窗內誰在生活?



愿妳也能拥有这样一扇窗

能装饰别人的梦

也能让喜欢妳的人 在楼下赏心悦目的望



让山林原野收留我们的梦想

带我们去远方



蔚蓝之下 旷野之上

幽壑险滩 寂寞且荒凉



藏地之草原 许多地方仍是无人区

既无公路 亦无食宿 那是生命的禁区

它拒绝了人类生命的呈现



远游异乡 真实的自己和他人

只有经历过 才能成为回忆



天地从来如此,人世却总多情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

岁月原本无恙,一切都还是当初的模样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花香迷倦 静水流深

岁月之一朝一夕 一城一池

无不在每一段寻常的生活中

藏地的茶馆 燃烧的牛粪 以及 遗失的美好

生活除了眼前的挥别 亦有明日的继续与苟且

留恋着留恋之过往 前进着前进之脚步 

相逢着相逢之陌生 

苟且着真实之自我 苟且着往心之片刻

信马由缰 荒野流浪 山风吹衣

溪水烹茶 布衣菜饭 可乐终身

时间之流 不紧不慢 绵绵不绝而不知所终

此身此生此世 且度且思且行

将来 到了将来再说



山中不知岁月 流浪的日子结束了

风尘仆仆的走出西藏 卸下行囊

回到灯红酒绿 乌烟障气

现在的回归是为了下一次的出发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当然也还有明天的苟且??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