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丹 · 旅行观九书

顧北齋2021-10-16 15:59:55


1关于旅行


      西藏是突然想去的。存了很久买甲壳虫的钱也没存够,退而求其次想存个去英国的钱,钱存够了却签证出不了。在成都的某天晚上,和厦门来的那个女生聊天,说现在就只剩个西藏没去过了。对方接口:那干嘛不去?

      对啊,就去订机票吧。

      由此我深深觉得悲哀,所谓说走就走的旅行,在我们长大之后,不用再向父母或家人请求同意了之后,其实也就是一个字:钱。一定要说还要有什么其它的,最多就是一点点生活自理能力和自保能力。

       那么多年我们哭着喊着要去旅行,怎样梦想不得实现,怎样俗事缠身,好像从来都没有意识到,真正会妨碍你的行程安排的,不过是机票和休假的事而已。其它,都靠你自己。

     每次我去哪里常常想起我的少年好友林黛玉。女孩子的朋友总有点诡异,有时候会非常亲密,用一个盆吃饭,有时候又会有奇怪的嫌隙。就是古人说的腻友之意不?这样的朋友,在我年少不知轻重的时候交过几个。有次不知为啥,她埋怨我总不去看她。我嘿嘿笑。那一下心里阴暗腹诽;我没有来是因为没有思念到真正要见的程度啊。这样的话还用得着说出来吗?真幼稚啊。我不止一次的暗示她;只要我想见的人,一定能见到。只要没见到的人,就是你不真的想见。我的人生观,是只看结果的彪悍人生观。

      现在想起来,常有后悔。不是后悔交了不适合的朋友,而是后悔当年没有足够的心胸宽容细事、没有足够的智慧看清轻重、没有足够的勇气说出真实感受,友谊就永远差那一点真正的默契,一分开,就风化了。好可惜。人和人之间的聚散固然应当豁达待之,但对消散掉的温暖总难免恋恋,保持向火的习惯。

       现在我勉强算老了。承认人生有剽悍理性之外的脆弱柔美,承认每个人都如森林里的树,各自保持不同的姿态生活,承认人虽然可以理度心,但不可以理待事:四个字“不可诛心”。

      所以,所谓说走就走的旅行,到最后,不过是对自己的某种问答:你够自由了吗?或者,你够留恋吗?走是强悍,不走是委婉,各有各美。

       但最不美的,就是坐在家里念叨天下,或行在路上却以为是在家里。。不,会不会有天,我会老到,连这样的犹豫不决都可原谅、都觉得亦是好的?

     若有那么一天,那我必将是不仅对于旅行或天下,而且对于所有的事,都有了新的理解了吧?


2布宫


       在布宫附近无穷无尽的逛。每一个角落都有使我驻足的人。磕长头的人大多是妇女,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人世,最了解困苦也最希望逃离的,是女人吗?最容易相信也最不惧困苦的是女人吗?越老越坚韧也越老越单纯的是女人吗?我不知啊。我站在转经的道上,她们匍匐着从我左足过去,从我右足过去,如波浪跪拜日出,好像只有我轻慢的站着。

        也有女孩,背着粉书包的小女孩,污黑的手小小瘦瘦的,抓着木头,也附身投地下去。

       也有男人,在转经道上抱捆披巾把自己披成个花谷堆,一动不动站着卖。买的也很小声,卖的也很小声。还有人卖装藏香的小盒子,从布达拉宫买回来的香盒子是不是特别宝重?有两个老人家去问价格,拿手指指指点点。他们想买。15元钱一个,他们不舍得。买的也不说话,就是沿着小钵钵摩挲。卖的也不说话,也看着自己的小钵钵。

        布宫对面就是药王山。三座白塔从布宫脚边依次排过门前的大路到达对面的药王山下。白塔顶上一弯月亮,每个月亮都连着铜铃铛,铜铃铛用铁链串在一起,把白塔连在一起。据说是当时布宫门口开路时,惊害了无数虫蚁,松赞干布不忍,建白塔以超度之。

       这样的故事听起来谨慎有爱。听完这个故事再看阳光下鼓鼓的白塔,也觉得和善。药王山白塔边的观景台上景色很好,正值高秋,杨树全部金黄的热闹。白塔红宫、黑铜铃红喇嘛、金黄叶子宝蓝的天,还有无数游客上下往返。我又痴了,在那里又坐了半天。

      来白塔拍照的人全是游客。有的是两个姑娘结伴而行,一个长发柔顺瘦瘦穿个红衣,一个胖胖壮壮背个绿包。奇怪的和谐,一点也不像我想象中长途并肩的朋友。我想象的友情,总是要和我一样胖一样瘦一样高最好也一样沉默。

     也有的全家出动,男女老少轮番摆姿势。最多的是情侣,女生摆姿势,男生背着包拿个单反咔嚓咔嚓。还有许多中年人,黑乎乎的拿着单反的中年男人。

      单反已经成了出门的标配了吗?一个单反男叫住另外一个单反男,麻烦替我拍个照?那个接过相机就行家里手的样子扭镜头,被拍的那个说:我这个是定焦哦。结果两人悻悻分手。我有点好奇,这句话得罪人了吗?


3宫殿园林(上)


       罗布林卡就是我想象中的公园,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样,几座达赖行宫,一大片树林,一半游人一半本地人。就像,我喜欢的陶然亭公园。

       达赖们的宫殿总是那样,密密麻麻的唐卡、雕梁画栋、酥油灯、虔诚的投体拿额头去碰神龛角的信者。我总是站着,慢慢看,绿度母白度母的衣角线如何连绵不绝,神佛的腰肢怎样扭到最不可能的位置,而七个眼睛如何明亮的长的优美不令人突兀。。我想起来在哪里看过,藏画佛图在书画史上是没什么地位的(在文物史上应有),因为都是没有文化修养的匠人按照固定的模式画的。唯一有名字的只有一个人。

       可是,文化史上不重要算个p事?在酥油灯的郑重火焰前,在磕长头的信者前,这满天满壁的神佛图,就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

        不过,我看完西藏政教史之后也觉得有点茫然。他们的宗教史和我们的王朝统治史毫无差别,也充满了阴谋诡计、权力斗争,这些事,那些酥油灯或磕头者他们知道吗?

       蓝天之下别无新事啊。每次当我想到文化之美如此简单,而文化背后的人性如此多层,我就会迷糊怔忪。

        那这样的心来看自己,在我一生想追寻的某样目标如此纯洁执着:爱,并被爱。但作为一个普通女生的我,一生缺点与优点互相撕扯,仰望与短视犬牙交错,恶与善时时试探,作为一个人,如此繁复困难。。。

        事情本来就是矛盾的啊,苍井空说。

        对了,需要吹嘘一下我的省钱技巧。类似宫殿这样的地方,没有讲解是完全模糊的,你只觉得神佛都如此类似。但是讲解总是蛮贵的,罗布林卡的100算少的,但布达拉宫之类的就很可怕,400。我心疼讲解费,但没有讲解是不行的。

        想了一个办法,从百度文库找了所有景点的导游词,然后我用手机录成语音,哈哈,免费语音导游哈。在罗布林卡的颇章里遇到一个老阿姨,她问我捐一毛钱也可以吗?我告诉他藏传佛教教义就是捐多少都是一样的供奉。她和我结伴了一会儿,我分一个耳机给她听,当她听到耳机里传来我的声音导游词,惊讶的很。很得意。

       更舒服的是在戏台旁边的树林里坐。大杨树地下绿草成茵,很多人一家一家的带着桌子椅子毡子坐垫暖壶还有狗就在那里度过整天。

         整个下午我就伴着这一大家子旁边坐着。看他们喝光了整整三大暖壶的酥油茶,我闻着他们的香味,那样温暖甜蜜,别人家的温暖甜蜜,他们饮水,我分一缕。不足以饱,足以兴观群怨。

       我就是坐着,如同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那样坐着,脑袋上是阳光,脚底下是草地,旁边是别人的周末团聚。他们小辈给年长的阿姨敬酒,小孩和狗跑来跑去,壮汉们打麻将,老太太坐在一旁捻动佛珠。我就是坐着。

      世界有时候非常大仿佛南辕北辙风土截然不同,有时候又所有的圆颅方趾的人都一样,同样的快乐与享受。就像雅鲁藏布江水,有时候激流爆裂,有时候清澈如玉,那么绵长,每一段都是它自己。

       我见过两江合流处。雅江和尼洋河合流的地方非常安静,大地宽广无边,两条江就若无其事的淌到一起,也没有江树也没有芳甸,它们安静温和的很。

       就像我在高原阳光下呆坐的每一个下午。等阳光西斜,略略冷了。我就从林卡出来,慢慢走去布达拉宫旁边的藏饭馆吃饭。


宫殿园林(下)

 

      札什伦布寺很像我去过的某个宁夏寺庙。少年时代怎么都看不懂的那些东西,例如塔尔寺、广宗寺,慢慢在我心里留下痕迹。确实是要、走过足够多的路,积累够多的知识,才会最后建起来一个小小的知识网络吧。

       在大昭寺的时候有个人问导游,什么叫六道轮回?我嘴急,皮啦啪啦的说,就是人道啊畜生道啊那些。那个男生不听,还是拿眼睛看导游。。我深觉冒昧。。在这个世界上,我懂得的道理那么少,实在是还不急着吐露啊。

       这么多年,我知道的事情好像从来就没有办法吐露出来过。因为我总是注意于感受,很少注意于吸收。所有那些被我感受的,也许有助于我的人生,但很少能有裨益于别人。

      多做,少说,我越来越倾向于这样的人生。这或许不失为有缺陷的人生,但我也只能默默的这样走下去。

        布达拉宫内部就是藏族版的故宫吧。除了宫殿之繁复、信徒之虔诚留下深刻印象之外,走路走的非常累。讲解的人一开始就提醒我们上坡台阶之困苦,安慰我们求佛之路就当修行。。我一边呼吸不济一边腿脚疼痛,一边在心里嘲笑这句话的文艺,一边也觉得有点意思。走在身旁拜佛的老太太穿着双巨大的运动鞋,非常缓慢但非常坚决的一步一步喘息。她路过坐在台阶上的我,就抓着我的肩膀过去。

      我休息够了,慢慢跟着她的脚步走上台阶。人流滚滚,我的讲解和他的999个佛像故事在前面等我。

        大昭寺的壁画全部都是文革之后画的。画着七世纪松赞干布迎娶文成公主的连环画,漫长的山道、初建的宫殿。五彩斑斓。我看了一会儿,酥油的香味也稍稍可以忍耐了。在大昭寺的金顶坐了很久,阳光在蓝天上飞翔,金顶金碧辉煌。在那里,写完了绝大部分我想写的记录。也摔碎了手机。又要买个新的了。花钱如流水啊。

      小昭寺则显得很没落,也没有传说中我心心念念想看的唐式建筑。磕头的人孜孜不倦依旧。小昭寺已经很破敝,但某种顽强气息依旧。在那门口寄了明信片。倒是大小昭寺旁边的商店区,繁华热闹,卖碗卖筷,都是老百姓自己的生活。卖牛肉的人拖着巨大的一大片剥完皮的牦牛进店,就那样摆在柜台上。大红大红的。

      宫殿寺庙就这样和圣湖雪山共同构成了西藏之行的两大风景。寺庙总是如此密集,每个殿都非常小、挤满人。湖水雪山总是非常大,又冷又远。

我对此,没有意见,觉得什么都好。

      是的,看完寺庙,很容易觉得什么样的生活都好。

 

4美食


     攻略上找的藏餐馆,据说卖点在于服务员全部是藏族姑娘。好吧,我喜欢藏族姑娘。就去了。果然非常地道。

我坐下,口渴,拿着杯子就去柜台拿暖壶倒水。小姑娘特地说,这是酥油茶哦。

我爱喝酥油茶。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喝不习惯,我却第一口就很亲切。是因为李娟吗?她描述过怎样在冬窝子里渴望一壶酥油茶,怎样依赖茶度过漫长的冬天?那些句子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

或者因为我是福建人。福建人总是无所事事的喝茶。他们是煞有其事的从早晨到夜晚,对着一壶茶,什么事也不干,洗他们的肠胃。茶在那儿,不是为了解渴取悦人,反而是人,要负责感受了解茶。热的芬芳的水由喉而下、浇灌全身的感觉,对水的接纳和依恋,这些,福建人早已学会。

或者,是因为在各种各样的咖啡馆度过了的无数下午时光?33岁那年考过一场可怕的试之后,就依赖上咖啡了。每个午后,默默对水坐着,已经是我的功课。喝水是我的修行。

酥油茶可以的,我说。

喝完一杯小姑娘也不过来添茶,我不怪她。我走过去,拿起暖壶,她帮我又倒了满满一杯。又喝完。第三杯的时候小姑娘不好意思了。她说:这个要钱的。一壶15元。你喝一杯就没收你的钱。

原来如此。我谢过她。饮水小事,我喜欢不要强求。

点了一道汤和一份牛舌,攻略上介绍的。好大一份,完全吃不完。对面坐下来的一对,请他们不要介意和我一起吃。

是一对小情侣。一个天南,一个地北的。约在西藏相会。我们没聊太多,我掏出键盘写游记,他们有一搭没一搭说话,三个人吃完两个菜,客气挥手告别。

还有一天和新认识的女孩一起找地方吃饭。点了一碗改良藏面和改良酸奶,超好吃。秘诀大概是牛肉够好,放了姜进去炒牛肉,汤也够好,面也够好。。酸奶里放进核桃,使我满意。

因为是新认识的,所以对对方小有迁就。按照我的意思,吃完饭总要在饭店消磨一会儿。藏在软沙发椅子里写一天的游记,是我觉得轻松而写意的事。玻璃外游人正多,天色将暗,世界按照神的意思沉浸在他自己的况味里,而我,正好适合慢慢喝点饮料,写到累了就发呆一会儿。这是我的享受时光。。可惜这个女孩急着要走。那就走吧。

 

运气很好,误打误撞住在了拉萨最著名的汉族美食街。整个一条漫长的没有尽头的街上全是四川贵州云南菜。我吃了牦儿鱼、青菜丸子、跷脚牛肉。大概这些菜总是这样,要么就是麻辣锅,要么就是清水锅,把原料丢下去,煮熟吃。但都味道不坏,大概是汤和辣椒都好。

 

至今怀念成都那一家一家被我吃过来的各种面。

 

在青藏线上,车过兰州,停了半个小时。啊,非常想念拉面。火车的站台上有人卖脸盆大饼,我恶狠狠的买了一张。面粉香味真好。象辗转思念的人在了怀里,象新屋终于装修完成,象十月怀胎终于落地,是满足而柔韧的心。

很少有的,我吃撑了:)

 

越吃越觉得,美食这个东西就如同美女一样,不可评价,不能排行。大概要达到赏心悦目总是不难,你随时随地遇见,彼此愉快相处一场,然后分手,各奔东西,这些,就是生活。

但要使我挚爱、迷恋、痴想、念念不忘,那样的食物,更多时候不只是因为味道,而是人生正好在某个阶段的因缘际会。是因为人和事,所以依恋某个味道。

 

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爱过且非它不吃的芒果捞、宁愿翻脸也不愿妥协的榴莲味道,绝对不吃的酸甜梅子,现在我都可以无所谓了。如今又回到味蕾未开的从前状态,进了甜点店,可吃可不吃的状况,这算是人生被着色后再被清洗吗?

在星冰乐里觉得舒服,是属于我自己的友谊温暖,和自己独处时候的互相谅解。星冰乐之所以使我安静,是因为每次去咖啡店都可以消磨很久。对的,消磨时光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总是满怀对自己生活的不满奔腾向前,当身体停止,才能够写字、看书、听歌或思念。

咖啡的味道,是我自己30岁之后形成的,不因某人某事,纯粹是理性需要。是我自己找到的消磨时光方式。这样的需要也许不够刻骨铭心,但慢慢成为我自己的烙印了。

 

和同住的姑娘分手前的晚餐,我们两各自叫了一罐青稞啤酒,对喝。路遇诸人,我们两个处的最长久愉快,清淡相对。这一场分手,小有依依。我说送你到公车站吧,她说不要。我们就在红绿灯路口说再见。她说:抱一下?

我张开手。她的后背有丝线的触觉。是我替她编的小辫子。

 

而一路美食,对我来说,不过是繁花似锦时候的添彩丝辫,是我对这个人世的青眼敷衍。

 

5陌生人


      一路上遇见的陌生人好多。最值得庆幸的是第一天就遇见一个单身女孩,我们两约着住在一起。虽然途中各自行程不同,但我们拼着一个屋住,11天来,每一段行程回来,你就知道,夜晚有个人在屋里,心里安稳。

      我常常想路遇驴友这件事,好像是值得向往的事。艳遇,友谊,旅行者好像是很有故事的人。可是我总是有点不放心那些典型的行者打扮的人,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对于我而言,所有的旅行不过是日常生活的延展,我在宁德要温良恭俭的,在路上一样也要和善有爱。在宁德要与自己相处的内心,路途上也还是夜夜睡前要抱着同一本书睡觉。我从来就没有因为,在了新地方就长出怎样一个新自我来。

        所以那些胡子拉杂所谓驴行天下的人,在他自己的城市里,也是陪老婆去超市的先生,带儿子去游乐园的爸爸,过年给丈母娘送年货的女婿,隔壁的同事,喝茶时候替你洗杯子的人吧?

     我对他们好像一点好奇心都没有,奇怪。

       在南迦巴瓦峰的时候,正好坐在一个同龄男子旁边。我们一起看雪山在窗外的阳光下洁白闪亮,好像刚煅出的白银。我轻轻喟叹,真美啊。他接了我的话,说;这是世界上最美的雪山。我被这句话挑动了,问:怎么讲?他balabala一通。事实上也没讲出什么。。但是,有个人和你一样,在同一片阳光下被同一个雪山折服,我稍稍有点心软,后来我的同伴回来了我就没换位子,继续和这个但爱雪山之审美男子并坐。

        结果,听了一路本来可以不听的废话。他怎么样在泸沽湖唱歌啊怎样被导游骗啊日本人怎样登山不成功啊。

        你看,陌生人不全是美好。在这个世界上,比偶遇陌生人更快乐的事是,把我们自己变美好,使偶遇我的人都觉得幸运:我在路上遇到一个好姑娘叫做丹丹哦。:)

       登布达拉宫的时候也遇到3个男人雇了一个讲解。他在门口拉生意的时候自我介绍是拉萨某大学的学生,在布达拉宫兼职做导游。布达拉宫的导游是很挣钱的,一次400元啊。在物价不算高的拉萨,这个收入很不错。

        别人讲解,是只为付钱的顾客服务,遇见蹭听又不付钱的,哪怕不赶,至少也要不快一下。他却不。主动停下来等所有跟风的人,像我这样不付钱的不仅听了还问各种问题,他也都耐心解答。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因为人家也要谋柴米生活啊。结果变成他带了整个布宫最大的听众团。

       我问他,去大昭寺讲解不?因为我还没去过大昭寺。他说不去。可是你可以留个我的联系方式。我说好。结果他给了我微信号,我每天看着他在上面和朋友吹牛搞怪,他则给我点赞留言,居然就变成熟人了。最近看见他居然去武汉某售楼部卖房子了。

        在林芝也是和刚认识的人去吃石锅鸡,结果坐在我身边的东北姑娘一坐下来就后悔来了西藏,她高原反应,又不喜欢这里的景色。嘟嘟喃喃了一顿饭,大家就给她出主意,那你就回去吧。她果然真的提前回去了。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来,第三天又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回去。

         她的照片还留在我的手机上。到家了让我给她传邮箱去。我忘了她邮箱,她也没有要。

        你看,旅行途中认识的人,绝大部分只能是萍水一聚。萍遇见水的一刹那互相陪伴一秒两秒,此外的流水人生都还是你自己的。

        林芝的导游是个美女,叫做袁小芳。“圆以济方,俭以成德”我总觉得能起这样的名字应该是有文化的家庭。大概是新上岗没多久,导游的那些冷漠、世故、狡诈还没学全。十分温柔。很后悔没和她合影一张。我怕她以后变老变成最常见的那种坏油导游,想留下她温柔的样子。

        龙应台写过一个用诗经来取名字的男孩子,被拉去当兵毙瘐于路。也想起我自己的孩子,也是给他取了个渊源有自的名字,用了最优美的中国句子,寓意他是个君子。可是我在林芝的那天晚上,老师打电话来说勿思借了班上的公物老也不还:这个习惯不好,老师不高兴的说。他很客气,没有说教养不好。。我心里咯噔一下。所有用好字好意善颂善祷的孩子啊,请都要好好的吧。

        而林芝的司机则是个牛皮轰轰的同龄男子。他负责收身份证,看见我是福建人,大力向我吹嘘以前他在福建有旅游车公司。在福州厦门漳州都有车哦,一台都要两百万。他等着我夸他有钱。我只好夸了。

       然后他就给我讲故事。讲有的游客怎样前后带着老婆和小三来玩,都坐他的车。对老婆么是凶的要死,对小三么是温柔的不得了。。他一边说,又不屑又羡慕。啧啧。

      行程路上常常遇到没去过某景点的人问已经去过的人:某某地怎么样?大概回答的人总是说:路很远。或者寺庙里很多金银珠宝。在看博物馆的时候也总是听见有人啧啧:全是金子的哦!

       在瓷器馆听到一个妈妈和孩子说:不要看了,这有什么好看的。他们在门口探了探头,走了。

        我坐着休息脚和我的眼睛,试图在不能拍照的地方用脑袋记住那些胭脂红、黄釉、斗彩、觚、梅瓶、胆瓶。

         拍照的时候常常有人举着大手做飞出去的样子,衣服吊起来,露出肚脐。我也常常在拍照的时候扭来扭去,拍下我难看无比的胖大腿和塌屁股。但是下个景点也还是要拍。

        有时候遇见讨厌的旅伴,一路抱怨 ,但他很会拍照。我回来翻看他替我拍的照片,就能完全忘了他的自私和负能量。

 

        大部分穿藏族服饰的妇女都黑乎乎,带着穷人气质。其实很多人安稳生活的藏人已经不穿民族服饰了。藏民聚集区的街上有“现代藏服店”,不知道他们的目标顾客是谁?

        坐在街上看,偶尔会有一两个藏族美女,穿着崭新蹭亮的丝绸藏袍,细瘦削长,顿觉眼前一亮。倒是有许多人拍藏式婚纱照,也美的很。适合她们的那种名族风的美。

        在青藏铁路线上见到好多带着孩子的单身青年四川妇女。奇怪,整个车厢的妈妈带的都是儿子。于是整个行程就一直看着年青妈妈和被高原阳光晒得红黑红黑的小男孩们。

        妈妈和小男孩们总是有点象谈恋爱,我不知为啥,有这样的偏见。也曾有过那样的旅行,和勿思两个人,我们两就像一对情侣。我宠爱他,他爱恋我。

 

        隔壁的男人和女人不知啥时候聊起来。听他们说话很愉快,都是正常的生活琐事,女人的某亲戚在新疆某地做什么,男人是个司机,开车从新疆开到西藏后做火车回去。谈话节奏很慢,但很朴素。

        最讨厌的就是遇见夸夸其谈的人,不堪其扰。

        坐在我对面的男人也很朴素。脸上的高原红很明显。我分他吃橘子,在他找纸巾的时候递给他一张,他过了一会儿从包里拿出一大包提子,洗完喊我吃。问我去哪儿。。是谈话的开端。

         但我没顾上。我有许多事要做,写日记,看月亮,有一本书没看完,照片没整理。。我连陌生人的聊天都有点敷衍。看见我拿出一本书,他没有接着聊下去。

 

         后来我有点微微抱歉。聊天或不聊天本来无谓,但我在别人开了头的时候没有呼应,不管理由多强大,都不好。

 

6湖水山川

 

       每次看湖都类似节日。

西藏所有的湖好像都差不多,秋天的山是金黄的,水是玉那样的绿色,天是真正的宝石蓝,真美。但每个湖真的都不一样。就像周杰伦的歌好像也都差不多,可是每一首你都听了又想听。从来不嫌多一首。

 

看湖也是如此。有天又坐了整整12个小时的车去看纳木错。真美,我这几天总念叨这个词。美,真美。

 

纳木错的美,美在四周大片草原,两侧雪山环绕。美在岸边沙石。一个有碎粒石子的湖边,有平坦草地的湖边,有水洼映衬、有马匹散步的湖边,如此如此使我愉快。

 

和湖对坐是我惯有的享受方式。纳木错的水特别蓝,我也就是坐着。什么都没发生啊,但好像什么喜乐悲欢都发生完了。每次我在哪个湖边静坐,常会微微惋惜,觉得自己的人生阅历过于简单,未曾有过惊心动魄爱恨情仇配的上这良辰美景。若曾刻骨铭心爱过,若曾蜡炬成灰相思,便也能有配的上这湖的悠远情思?

可惜,我就只是这么普通好运有一个ordinary 人生的ordinary姑娘啊。

 

羊湖也非常美。羊湖如绿玉,在去札什伦布寺的路边。行程运气好,沿湖走了整整一个半天。贪看美景不足啊。

 

还是坐。在金光闪闪湖边坐,眯缝着眼睛满湖面跳跃金光,这个时候,我想着,神啊,我什么都不在需要了。真的,足够了。只愿时间停止…

不知为什么,高原上的湖泊都让人非常愉快。安静、美丽。是因为离天特别近?颜色特别深?还是因为周围山峦静默。大概是因为没有风。

真奇怪,这里好像真的没有风。所以湖泊都非常沉静,水面如玉。就一个字,静。

还有个三大圣湖中最难以到达的玛旁雍错,因为其为印度河之源头,因此成为写在佛经中有典籍依据的圣湖。很想去看看,但其远在阿里,实在难以到达。

 最喜欢的是一个叫做“观音菩萨的眼睛”的湖,隐藏在十八里深山里,满山原始森林长满云杉,洁白的枝干如玉如兰。观音菩萨的眼睛是深蓝色的,安静的很。夕阳落入湖中,又冷静又热烈,说不出来的美。我又看呆了。观音菩萨若有美,就该是这样又清冷、又广大,悲欢交集。

导游大力表扬我们人品好,去看南迦巴瓦峰的时候天气非常完美。洁白的雪山如新锻雪花银,耀目生辉。雅鲁藏布江大峡谷就在峰峦脚下,我默念着我刚看完的易中天关于美的论述:美就是人格化的你,美不是表达、发现、美是期待。

不,我一定不曾期待过看雪山或大江,不曾期待过看高原雪粒从云上直接降落到全世界,黑色牦牛的背上驼着雪好像驼着宿命,而雪粒撒在我的伞上噼啪唱歌舞蹈,好像婚礼的祝福。

可是我确实被那些湖泊山川感动,大概是因为它们离我生活的世界那样不同。

 

在青藏线上继续孜孜不倦的坐了两个白天。高原的风景使我毫不厌倦,从清晨坐到夜晚。车过念青唐古拉山口,突然发现一只耳朵轰轰作响…听不见了。这么多天带着耳机的结果。

窗外是高原9点刚刚弥漫起来还在银灰色状态的夜色。山口积雪薄薄一层,连火车都爬的气喘吁吁的。我捂着我的耳朵。幸好,第二天清晨醒来就好了。

 

青藏线在抵达西宁之前美的惊人。湖泊、河流、羚羊、大尾巴猫熊,我觉得我看到了白唇鹿。一过西宁,人的痕迹马上迅速出现,又是司空见惯的中国。河流变的浑浊不堪,我不能想象这些水就是从那纯净如梦的圣湖上那些水。

 

离天远了,离地近了。我的感动就果断关起门了。

 

所谓风景这个东西,很多年前看红楼梦的时候就知道,它不可描述。至今还会背几句曹雪芹描写大观园的秋色,“黄花满地,白柳横坡。小桥通若耶之溪,曲径接天台之路。石中清流激湍,篱落飘香;树头红叶翩翻,疏林如画,西风乍紧,初罢莺啼;暖日当暄,又添蛩语。”写的不坏,可是那怕连恨不得做他家的丫鬟的曹雪芹,写起景色来都不能使我感动。

 

此后无数年我在无数黄花白柳、小桥曲径里坐过,我自己觉得知道景色二字真正的意思。景色,不过是你自己内心的映照。

 

喜欢对水远甚于看山,因为喜欢柔和。在我自己的生命里,不缺彪悍隐忍沉默,我缺的,是水那样波光粼粼明眸善睐。水那样的柔软、开放、不设防、延展,是我希望能到达的境地。

 

7知识框架

 

       有一些旅行是舒展一下日常生活的筋骨,但西藏这一趟,因为我对历史地理知道的那么少,所以埋头啃书,倒成了一次填补知识空白的机会。

       知识这样的东西要逐层积累的吧?

       我突然发现我好像不知道的东西那么多。在我的知识框架之外,有整整一个历史不知。

 

        去逛博物馆又是长长一个下午。我带着干粮进去,做足准备,看完一个馆,在椅子上休息一下,再看一个,再呆坐一会儿,直看到闭馆前最后一分钟才出来。博物馆是我的学校。

        每次进入学习状态,我就会非常安静。虽然西藏博物馆不算很好的馆,但断代清晰、排列合理、灯光合适。何况以我的肤浅见识,不管哪个博物馆,都比我能了解的浩瀚无数。浸淫其中,如丝棉氤水,春雨润物,有沾衣欲湿、饱满浸润的安静之感。

越来越安静。

       有一天晚上突然想起来,下了好多本西藏历史来看。这样这个和我毛关系都没有的边疆地区,其历史渊源和我也许确无关系,也和我心心念念的世界观体系毫无关系,但每当想到他们和我们渊源有自的夏商周唐宋元明清一样,也圆颅方趾,也有民族自己的悲欢离合,我就觉得有人同此心之感。

        美学说:美就是你能同感情的东西。每当我在博物馆里逛荡,我总想起这句话。好像总是有一个未知的自己在推动已有的这个自己,对这个人世间所能同情同心的疆界越广,自己的心也觉得广大。

 

       逛完博物馆那天晚上和新认识的姑娘lyy在小昭寺门口散步的时候,她说她觉得这些信徒是被藏传佛教骗了吧?或者是太单纯?为什么不辞辛苦的这样由日到夜磕长头,不能去做一点实际有益于家庭生活的事,洗洗衣服啊做做生意都是好的啊。

       我慢慢的想,慢慢的说我的看法。我想不同的人或不同的民族有自己的渊源有自的幸福观,也许我们认为现世幸福是要先把握的、这个是对的。但对每个沉浸在他们自己的心和信仰里的人,不好直接评判他们。。

       我依旧没有想好,但我越来越想不好这些问题: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越来越倾向于不替别人做判断,这是我渐渐养成的价值观倾向。

        一定要我说,我想,这个世界够大,容的下每一棵植物以自己愿意的习性生长,每一个人以他自己愿意的方向生活。

 

       回到博物馆。所有的博物馆大概都是以人世间的精美可以到达的程度而感动我。花纹、线条、光泽、体态。大概从来都是这些。

 

       最喜欢的是一对象牙雕的仕女。清秀圆丽,我拍下来做了桌面,爱不释手。

       其次是首饰。我以前从没发现过黄金宝石有这样的美,曲线无穷尽枝蔓,带着最饱满的热情在最细节处招展,金光闪闪的都是美好。匠人的心都在那精雕细琢无止境的耐心和爱戴里了吗?

       然后是唐卡。我一直以为唐卡不过如敦煌壁画一样,历史价值远高于艺术价值的,或者说工艺价值,高于审美价值。古代绝大部分的美术总是这样吧,中国人的文化传统本来就不在美术上。除了文人画之外,对于中国古代人的美术,我是不喜欢的。结果惊讶的发现,现代的唐卡已经飞逸到使我喜爱的程度了。

 

       奇怪,年纪越大,越对工艺感兴趣。特地去看了地毯和藏香的制作流程,看的恋恋不舍。是因为每个人的术业专攻里蕴藏的技能渐渐使我发现了自己的不足?那些灵巧、坚韧是我永远也不能碰触到的智慧,因此,使我景仰爱戴。

        还在卖藏纸的地方站了很久。藏纸的漂亮类似小规模的日本图案,精致处软软诱人,手自摩挲,如见美人,很想牵一张回去藏之金屋。

 

       可是,买回家又做什么呢?

       每次旅行或逛街,每次都要问一遍自己这个问题。有些耳环非常美、有些戒指、有些本子、有些布。有些杯子。很美。可是,就是美。买回去是一种好方式吗?

 

       这其实是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在生活的简约和丰富之间,应如何取舍?

       自己觉得自己最有分寸的是对饮食的取舍。我大概有把握的说,已经可以做到完全不为果腹而食了。我只吃我愿意吃的东西、或只和我愿意一起吃饭的人一起吃。我再也不会为了肚子饿而吃任何一点什么。连水,在长途不便的时候,都可以不喝。只为快乐而吃。只吃我想吃的。这使我变的自由。

 

        最有心得的取舍是读书。书的世界很广博,但也需精通。绝大部分时候我只看我想精通的那个方向,我节约精力,把我愿意看的书看了又看。但是对于陌生的领域,也慢慢有自信:只要我感受到其中之美,我能很快进入。对于阅读,我有这样的自信和心得。我在文字和知识的世界里遨游,除了偶尔自责还不够努力之外,大部分时候是不易彷徨了。

 

        但我仍然非常没有把握的是买东西:物欲。物欲应该是好的,世界如此精彩,借几件花衣裳打扮自己,几幅好纸藏之床下,几个好杯子几个好雕塑摆在架子上,都好。

        可是我总疑心我没有精力善始善终。或者是觉得物欲之精美要以财力支持,我还做不到极致。或者,是什么呢?

         始终徘徊,每当要买什么物质美的东西的时候。也许要到我更老一些更淡定一些,也许要到我更有钱一些或更有鉴赏力一些的时候,这种疑惑和犹豫才会散去?

 

       看余纯顺游记的时候,对他说的话很有感触。他说:“因此我们有必要十分珍视自己所有有价值的感觉。因为唯有自己真正感觉过的事物才能最终悟识它。而多一次悟识,就等于多添了一盏引领你步入达观人生之佳境的指路明灯。”是的,珍惜自己“有价值的感觉”。

 

       有时候口舌享受的丰美是有价值的感觉,有时候明白一个道理或看完一本书是“有价值的感觉”。这些感觉,我珍惜留恋反复咀嚼。但美好的物欲,尚还不到“有价值”。它们还只是,好。还不够贵重。

 

8理性悲观旅行观

 

      其实在心里,我是不相信旅行的。最本质的原因是我自己对于那些能走到我所走不到的世界的人没有羡慕,只有嫉妒、排斥和不喜。我不喜欢他们。也不相信他们因为见过我没见过的事物就变好了…所以,我也不相信,自己的旅行是一种成长。

 

       不,旅行不是成长的动力,它是成长的结果。一定不是因为你去了某地见了某景,你就变强大变美好了。所有的旅行若一定要有意义,它应该是结果:是因为你够强大能安排足够的钱,于是你有了说走就走到这个世界上那个你想去地方的能力;因为你有和朋友长途携手的情商或能和陌生人相见如故的感染力,你才能够完成一场欢乐的旅行。或者是你够强大,强大到一个人独处数日内心里丰富精彩,而不是靠网络小说或视频那些你不出门也能做的事来度过行程。

 

        你要有拿旅途当磨刀石的能力。你能象李白那样见一处美景就写就一首好诗,象苏轼那样在庐山的横侧中悟到人情事理。。一句话,旅行是你有能力了的结果,而不是你培养能力的证明。。你若要真正取得这些能力,挣钱的能力、与人相处的能力、与自己的内心互相激发的能力,你该在你日日生存的那个环境里学。

这是我的旅行观。

 

       旅行,不过是对你已经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之后的奖赏。就像有人说追一个女孩子,要不要表白?连岳说:表白是检验胜利果实,而不是冲锋号。你若要追某女生,追就是了。不用表白。。她若尚未被你感动,你表白也没用,只增戒备。只有等到她已心动,表白是验收书,是胜利号、是入库单。

 

        旅行,对我来说,也是如此。在生活尚未展开或成熟之前,旅行不能帮助我们成熟。旅行,是你对自己的生活和心灵够安稳了之后的总结呈词,是对生活结果的验收。

 

        当然,世界上的事每每繁复。在意义的追问之外,我们不得不承认,旅行带来的新鲜感和异乎日常的生活节奏,有其动人之处。。它是节日的烟花,是妆上的唇彩,是小礼物。仅此而已,不关灵魂,小事一桩。

 

 9人的成长方式

 

       是的,整个行程都听见有人抱怨车程漫长。事实上,确实行程漫长,整日整日的路。有的女孩第一天从6点坐到下午4点就哭了。闹着第二天就要回去。

       对我来说,却是正正好符合我的脾气。不知从何时起,我就特别耐静坐。一个手机,有时候只要一首歌,就可以天涯海角。我也观察过自己,静坐时候脑袋都在想什么呢?是什么使惜时如金的我,连写字读书都会赶进度的我,唯有在静坐时,不焦躁、不恐慌、不着急?

       有时候我是在动感情。一般日常生活里我不伤怀念远,我总是对自己说,go ahead。我知道自己缺点很多,优点很少,常常回顾使我变懦弱、不愉快。“要彪悍生活!”所以,我常常检讨现实中某种做法的利弊,但不常检视自己的内心。一旦静坐,对良辰美景,我会允许自己,稍稍心软,伤怀念远一下。

        大部分时候总是在想同一个问题:“以后我要做点什么?”。不愿意承认我作为一个公务员是失败的,但在我内心深处确实是深知的,这种靠人际关系来评判优劣的工作没有给我我人生所谓“实现梦想”那样的快乐。我总是预想着,要从事点什么职业,使我能够优雅、体面的挣到钱?每一次在不管什么地方静坐,第一个浮上来的总是这个问题。每一次静坐,我也总会把想象中的答案再温习一次。

         到此时,2014年为止,我的设想是…(妈妈说,没有实现的梦想先不要说出来)

       听罗胖子讲过一个笑话,说有两种人生。一种是良家妇女型的,另一种是夜店小姐型的。良家妇女型就是嫁个普通的人,辛勤俭朴的过前半辈子,到50岁的时候孩子们都大了,能挣钱了、就过上安稳宽裕的后半生。

小姐型则是178岁年轻的时候就到达挣钱能力的高峰,日进斗金。她们总是想着25岁以后不干了开个咖啡店花店什么的。。等她们真从良了之后就发现,挣习惯卖身钱的她们挣不来咖啡店花店那样的辛苦钱。此后人生经济能力就可忧。

        我常想着罗胖说的这个故事。我觉得我也许能挣到咖啡店这样的辛苦钱。我希望久别重逢的少年朋友们见到我,听说我变成了咖啡店老板娘,一定比看着我变成退休公务员愉快吧。我会在50岁时候退休,每念及此,就觉得人生有动力。

       是的,每次静坐总是以这样的问题开始,再以对越来越详细细节的设想结束…乐此不疲。

         

        有时候就是欣赏。在心里念叨,真美啊、真好啊。树叶、风、水、人群。自从我零星看一点美学、哲学和书画线条之后,静坐就变的有意思了。我琢磨为什么这棵树这样看着顺眼、或者湖面为什么会有沉静的感觉。。最近连续看藏传佛教的宫殿、礼拜、磕长头的人,就想,人为什么会走进宗教的问题。我想起他们唱的“播种有时、收获有时。生长有时,连根拔去有时”…总是这些可以慢慢推进的问题。用想是想不出的,常常想上10分钟就糊涂了。但是这些问题每被想一次,就在我脑袋里深一次,下次看那些书的时候就有些动力。

       这是,我诡异的成长方式。我相信,在世界的某些地方应该有些和我一样、或道行比我深远的多的人。我这才是野狐禅啊。

       但至今没有遇见到。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