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伟大的桥梁:纪念十世班禅大师圆寂29周年

醍醐2020-06-06 12:11:40



1989年1月28日晚,十世班禅大师在日喀则圆寂,享年51岁。回念大师的一生,他勤勉尽责、殚精竭虑,赢得各族人民巨大的尊敬;更重要的是,他用铁肩扛起汉藏沟通、理解的桥梁,延续了历代班禅弘法利生、护国佑民的伟大传统。


大师圆寂前常讲,他的本愿就是实现祖国统一、民族团结、人民幸福、西藏进步、佛法兴隆、世界和平,并多次发誓要为此奋斗不息,是世不成,转世再来。于此十世班禅大师圆寂29周年之际。让我们循着历史的轨迹,怀念大师慈悲勤勉的一生。





1938年,十世班禅大师出生于青海一个农民家庭。这张照片摄于1943年秋天,塔尔寺的院子里。那时的十世班禅大师年仅5岁,尚未坐床,而这张照片也是大师现存的最早的一张照片。




1949年,十世班禅11岁。当年8月,坐床大典在塔尔寺普观文殊殿前大讲经院举行,场面十分隆重。第十世班禅取法名为“洛桑赤烈伦珠确吉坚赞”,简称“确吉坚赞”。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由九世班禅经师拉科活佛和继任经师嘉雅活佛为十世班禅讲经说法。每天上午、下午和晚上,大师都要按照规定的课程,学习藏文《三十颂》、练习书法、读书念经。



1951年,十世班禅13岁。大师受邀进京,在天安门城楼为毛泽东主席等国家领导献上象征吉祥和平的哈达。



当年的内地行程,从青海到西安、北京,再到天津、上海、杭州,大师用了1个多月的时间在内地主要大城市交流访问,开启民族之间相互了解的历程。



1952年,十世班禅14岁。大师回到了九世班禅大师阔别20年的扎什伦布寺。在这个阶段,大师继续研读修习佛学经典。



1954年,十世班禅16岁。大师被选为全国政协副主席,同时也承担起更重的责任:沟通汉藏情谊,促进西藏的进步与发展。



1955年,十世班禅17岁。参加完国家会议的大师,离京返藏,并开始学习汉语。




1959年,十世班禅21岁。大师出任西藏自治区筹委会代理主任委员。同年,大师来到拉萨,照片中是大师向大昭寺僧众讲话。




彼时的班禅大师,就是汉藏沟通的重要管道,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时任党和国家领导人都多次与他交流,了解西藏各界的实际情况。



1960年,班禅大师22岁。图为西藏军区第一政委张经武与时任自治区筹委会代理主任的十世班禅、自治区筹委会副主任帕巴拉·格列朗杰(右一)交谈。



1980年,十世班禅42岁,经历过苦难,面对百废待兴的局面,他再次以全部的热情投入到事业中,参与平反拨乱、无数次到藏区各地深入视察,了解民情。





班禅大师再次承担起汉藏交流中的桥梁工作,并深深获得邓小平、习仲勋等中央领导的信任和支持。图为1981年,邓小平会见班禅大师。



1982年,十世班禅44岁。回顾整个八十年代,班禅大师在西藏教育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始终关注西藏人才的培养和教育。图为大师在西藏视察工作时与日喀则地区中学山东援藏教师代表的合影。



1984年,班禅大师46岁。图为大师参访浙江南普陀寺。汉藏两地的佛教,也在大师的努力下,不断得到交流、互通的机会。



1986年,十世班禅48岁。大师还曾多次出国进行交流,图为大师率众在澳大利亚进行参观。



1987年,十世班禅大师49岁。班禅当年在北京创办了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并亲自担任院长。图为大师在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成立大会上发言。邓颖超、习仲勋等出席。



1989年,班禅51岁。大师年初离京去日喀则,只因他忙碌多年的一件大事终将完成。在大昭寺金顶前的留影,至今仍记录了大师的喜悦和踌躇满志。



1989年1月,由大师主持建造的五世至九世班禅合葬灵塔、东陵札什南捷将在西藏日喀则落成开光。1月10日,在离开拉萨前,十世班禅大师专程到大昭寺朝拜释迦牟尼佛等身像。



日喀则的扎什伦布寺是历代班禅的驻锡地。回到日喀则的十世班禅大师,受到当地各族民众的热烈欢迎,街道几乎水泄不通。人们为他献上哈达,表达心中的敬意。


在日喀则的头5天,班禅大师忙碌的身影一直在扎什伦布寺。他多次亲自察看了“开光典礼”会场的准备情况,反复检查了新建灵塔装饰和布置。



紧接着连续三天三夜,班禅大师在寺庙里带领着喇嘛诵经,为五至九世班禅祈祷。大师除了加班加点修改拟定在“开光典礼”的讲话稿,还抽时间到各接待点看望已到达的代表。


人们担心大师身体吃不消,劝他要注意劳逸结合,大师却风趣地拍拍胸脯说:“我体壮如牛,没关系的。”反过来,他又提醒大家要注意高原反应,保重身体。



1989年1月22日上午,日喀则天空湛蓝如洗,万里无云,扎什伦布寺的金顶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开光典礼在扎什伦布寺隆重举行。


时任中央代表、自治区党委书记胡锦涛亲自前往并讲了话,班禅大师身着黄袍活佛盛装,嗓音洪亮而又庄重地发表长篇讲话,倡导各族友好和睦,与会群众的掌声和欢呼声此起彼伏。




开光盛典之后,1月24至26日是大师在日喀则的机动时间,本应当很好的休息一下,做些回北京过春节的准备工作。可是,他不但没能休息,而且是更加忙碌的日子。


班禅大师在这3天时间里,主持召开了3次来参加开光典礼即将离开的各地党政干部、僧侣代表的座谈会,广泛听取成立中国藏传佛教指导委员会和发展藏传佛教的意见。


同时,他每天安排时间为前来朝拜的群众摸顶,仅3天里,就接待群众数万人。大师胳膊肿了,几乎抬不起来,但他仍然坚持。他认为为群众摸顶是义不容辞的责任,要使群众的愿望得到满足。



1月27日,班禅大师留下了圆寂前最后一张照片——仍在为信众摸顶赐福,履行他作为宗教领袖的职责。


1月28日凌晨,班禅大师仍然在忙碌着。他先会见了前来拜见的几位大活佛;之后又批示了一些文件,还阅读了当天的报纸……一直忙碌到凌晨两三点钟才上床休息。不幸的是,当晚大师心脏病突发,医务人员全力抢救无效……


29年前的1月28日,十世班禅大师圆寂。



大师虽然圆寂,但他架起的汉藏沟通、交流、和睦的桥梁,却泽被后人、影响未来。至今,在西藏千家万户,到处可见大师的相片。


人们怀念大师,感念他为民族交流、藏地发展做出的伟大贡献;人们更深信,历代班禅大师弘法利生、护国佑民的伟大传统,将连绵不断、永世不竭。





点击“阅读原文

寻找来自喜马拉雅的礼物


招聘 | 坐标上海、拉萨,分享喜马拉雅的美好

查看醍醐开放职位


醍醐艺术中心·拉萨

拉萨市仙足岛环岛南路 0891 6626599

醍醐艺术中心·上海

上海市徐汇区高安路30号(衡山路口) 021 63152563

醍醐古城店·拉萨

拉萨市大昭寺八廓街转经道东街13号 0891 6500134

醍醐衙门店·拉萨

拉萨市大昭寺清政府驻藏大臣衙门口 0891 6831926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