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游记】一路向西,生如夏花!

旁观者胡俊2020-11-19 15:45:33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西藏,或许是神秘,或许是美丽,又或许是遥远。如同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音乐和远方。


晚上开车,广播里放着朴树的《生如夏花》,想起两年前此时此刻刚从西藏回来。忽然间,如同一道闪电穿过身体,整个人顿时激动起来。于是把两年前的一篇游记放上,献给生如夏花的各位!


7月30日,买了一张去拉萨的火车票,准备去西藏。那天晚上风轻云淡,月华星稀。


7月31日,在微信上发了一条消息“起点是广州,方向是拉萨,途径日喀则,目标是珠峰大本营。五千米的海拔,几千公里的路途,从南打到西,从盛夏到寒冬。随风奔跑自由是方向,敢爱敢做勇敢闯一闯~”  



8月1日,在西宁转车去拉萨,青藏铁路在前方。蓝蓝的天空白云飘,地上的空气小清新。


8月2日,凌晨四点二十,火车到达格尔木,一波乘客离开,又有一波乘客上车。中午两点,火车行驶在唐古拉山口,海拔五千多,此时负压很厉害,饼干的袋子胀得跟小胖子似的,还好有雪山看,高原反应不是那么严重。下午六点到达拉萨,天气晴朗,开始找青年旅社。晚上入住居客青年旅舍,六床房,65一铺,环境很OK。



8月3日上午雨,布达拉宫,排队领预约票,安排好去日喀则、珠峰大本营的包车。中午直奔大昭寺,从12:30分一直参观到19:30关门,期间蹭了八个导游的全程讲解。发现每个导游的讲解内容都不太一样,并且方式也各有特点。通过他们的讲解,了解西藏的宗教、政治、艺术以及种种传说和风土人情。晚上九点十分,西藏大昭寺正门口,依然有几百位信徒在朝拜,里面供奉着释迦摩尼十二岁等身像。在佛教的世界里,这才是宇宙的中心。此境此景,一个无神论者来说,非常震撼~  


8月4日晴,逛布达拉宫,从11:00逛到下午18:00关门。


8月5日,因为包车车型不符的原因,在拉萨停留了一天,下午去了西藏博物馆。在西藏博物馆里面放着一把17-18世纪的古琴,据说是十世葛玛吧用过的乐器,琴面两行藏文大意是:愿操琴者掌握空行母悠扬妙音。这趟旅途感慨万千,并非朝圣之旅,而是文化艺术之旅。


在西藏博物馆碰倒三个姑娘,逛街、吃饭,聊天,好像回到大学的青春时光。还记得那天布达拉宫广场上的奔跑,那是我们逝去的青春~  

8月6日,经过协调,今天整了一辆陆地巡航舰4500,沿着318,途径羊卓雍错、卡若拉冰川,向珠峰大本营出发。在去日喀则的路上,各种冰川连绵起伏。


8月7日,早上7点从日喀则出发,途径定日、孔孜,傍晚八点到达珠峰大本营。为了拍摄珠峰峰顶,在观景台呆到九点十分,和一位朋友用一个小时徒步了四公里回到营地,一路上经历高海拔缺氧、寒冷、飘雪、涨水,尽管如此还是乐在其中,尤其是仰望天空时,繁星满天。



8月8日,凌晨两点十分被司机叫醒,说一队友严重高反,需要紧急下撤。队友安全第一,两点三十便开始下。7个小时后,到达日喀则,海拔从5200降到3700,队友的高反已经缓过来了,一切都好!中午在扎什伦布寺的寺庙庭院,格外宁静。567年的历史,见证了格鲁派的兴起。宗教的兴起,不仅仅是教宗教义,也不仅仅是佛法僧,还有各种的背后原因:管理方式、政治结盟、杰出的人物等等。


8月9日,在回拉萨的路上,路过后藏最大的天葬台,听司机说各种传说。雅鲁藏布江两岸有很多雪山,在太阳的日照下,峰顶云雾缭绕,雪水顺着沟壑下流,导致江水的连绵不绝。两个小时后,该路段发生了重大交通事故,感觉人生无常!  


8月10日,参观历代达赖喇嘛的夏宫罗布林卡,始建于18世纪中叶的七世达赖喇嘛,后经历次扩建,完善于十三世。里面各种园林与宫殿并存,荟萃了西藏建筑、绘画、佛像、雕刻等方面的艺术精华。  

8月11日至8月13日,由于购票紧张的原因,调整行程去林芝,经过米拉山口、巴松错、八一镇、雅鲁藏布大峡谷等等。途径米拉山口的时候,海拔5013米,正在下大雪,终于看到八月飞雪,好冷啊。路上遇见两个骑行的朋友,从成都出发,目的地是拉萨,318国道,二十多天,两千多公里,可歌可泣[强]  


8月13日晚,回到拉萨,中雨,到处是唏漓漓的雨声,伴随着超市放的音乐,很有感觉。晚上的客栈,有两位去阿里的女生,一位在安哥拉做工程的大哥,一位从成都骑行到拉萨的大厨,一位据能高性价比游西藏的兄弟,还有我,共六人。从晚上十点聊到了凌晨一点,从非洲的枪林弹雨聊到了拉萨路上的生死时速,又从西藏的各种宗教谈及了各种见闻。渐渐感觉,旅途上的人和事,比风景更有趣~  


8月14日,早上从拉萨到重庆,下午逛下重庆,晚上回广州。灵魂和心灵,总有一个在路上~  

从西藏归来的十几天,一直都在忙,直到今天才有机会静下心来写写,算是系列感想的第一篇吧。

最后,套用电影《后会无期》里面的一句台词:“你连世界都没有观过,哪来世界观呢? ”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