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泊平专栏:解读刘年《游大昭寺》|新诗经

喜闻2021-07-18 15:59:21



刘年,原名刘代福,1974年出生于湘西永顺,《诗刊》编辑。著有诗集《远》,2013年获人民文学诗歌奖、华文青年诗人奖等奖项。2014年获红高粱诗歌奖。


游大昭寺 

刘年


一个敲鼓唱经的喇嘛和一个沉默的诗人相遇了

大殿上,酥油灯的光芒逐渐强烈,栅栏逐渐消失


懂了吗?喇嘛歌颂着的就是诗人诅咒过的人间

懂了吗?那些诗歌串起来,挂在风中,就是经幡


没有人注意,留在殿里是一个身着袈裟的诗人

走上大巴的,是一个带着相机和微笑的苦行僧


辛泊平读解

这是一首关于存在也关于灵魂的诗。


一个诵经的喇嘛和一个沉默的诗人,两个似乎没有交集的存在相遇了,是巧合,也是必然。在世俗的语境下,这两种存在都是异数,他们都不在生活的中心。和“与时俱进”时代相比,他们提供了一种缓慢的理由。在经卷里,不会有摩天大楼,不会有酒绿灯红,不会有香车宝马,但那里有时间,有对人性的眷顾,有灵魂的坚守。同样,边缘的诗歌也不会带来物质化的价值指数,许多时候,诗歌是一个不合时宜的标签,是一个让人蒙羞的语义描述。然而,这种脆弱的词语存在,却可以构成一种信仰,在一个无序的年代里,支撑着生命的操守与灵魂的叩问。


这是一个永恒的悖论。


我曾经说过,诗人是脑后长反骨的家伙。他不盲从,不趋同,而是永远睁着怀疑的眼睛打量着我们身边的世界。在这种深层的打量里,世界并非我们期待的那样纯净和无辜。所以,他不满,不满那种遮蔽真实的谎言;所以,他追逐,追逐超越肉体生存的意义。


于是,他遭遇了比词语更为本源的信仰。在刘年这首诗里,喇嘛是一种隐喻,既是物质的,也是时间的。在物质层面上,喇嘛是一种力量,他对抗着世界的异化速度,在某一种程度上,维护了生命的抽象尊严。在时间上,经卷是时间的一种存在方式,它诠释的是沉静的智慧,命名的是灵魂的走向。也正因如此,他们成为了世界的一种独特的坐标和参照。


阳光照好人,也照罪人,《圣经》里如是说。


“喇嘛歌颂着的就是诗人诅咒过的人间”让人难堪的发现,确是一首真实的宗教赞美诗。在宗教的宽容里,一切都是罪愆,一切都是无辜,让这个世界生生不息的,是那善的一闪念。所以,我们忏悔,善的熄灭;我们祈祷,善的广大。这是大觉悟,对众生,也是对自我。


在与喇嘛的相互关照中,诗人仿佛参悟了生命的秘密。所以,“那些诗歌串起来,挂在风中,就是经幡”。此时,曾经的诅咒成为经幡,昔日的乖戾化为宽宥,疲惫的灵魂沐浴圣光。


最后,诗人坦然离开,但灵魂却留在了庙里。


表面上看,诗歌的最后一节是一种语义互文,诗人与喇嘛最终一体。然而,在我看来,诗人其实并未最终释然,他只是完成了一次短暂的洗礼,灵魂将更加纯净,但这种纯净,在物欲横流的时代也将给诗人带来更为辽阔的痛苦。当然,也恰恰是这种来自灵魂的疼痛,印证了生命的存在与力量,捍卫了灵魂的重量与尊严。


短短六句诗,却道尽了生命的挣扎与灵魂的救赎,举重若轻,是大关怀,是大智慧,也是大技巧。


辛泊平

诗人,评论家

70年代生人,毕业于河北师范大学中文系,大学时开始发表作品,现已在《人民文学》《诗刊》《青年文学》《文艺报》等海内外百余家报刊发表作品,并入选多种选本,有作品被译介到国外,著有诗歌评论集《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与诗相遇》等。曾获中国年度诗歌评论奖、河北省文艺评论奖、秦皇岛市文艺繁荣奖等奖项,河北省青年诗人学会副会长,现居秦皇岛市。

《读一首诗,让时光安静 》

辛泊平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6年12月出版



点击下列 蓝色文字 查看精选内容

帕斯捷尔纳克的怕和爱死亡赋格:保罗·策兰林贤治:我的文章是一种隐喻危险的中年:我们这代人的怕和爱米沃什:诗的艺术袁伟时:中国多了个“80后”布考斯基:写诗的硬汉汉娜•阿伦特:我愿意屈服于谦卑耿占春:退藏于密海波:凄凉犯简史余英时:怎样读中国书李以亮:给自由免疫的,唯有责任梭罗:论公民的不服从韩东:关于文学、诗歌、小说、写作……朵渔:黑暗时代的精神遗嘱章诒和:啣石成痴绝,沧波万里愁阎连科:上天和生活选定那感受黑暗的人高行健:为了自救而写作苏珊•桑塔格:来自“土星”的本雅明伊沙:口语诗论语毛焰自述:真正的天才就是信念奈保尔:我相信文学的纯洁北岛:写作与生命哈维尔:难以预知的历史吴思:恶政是一面筛子王小波:知识分子的不幸哈金:从文学内部来谈文学陈嘉映:教育和洗脑索尔仁尼琴:活着,并且不撒谎阿列克谢耶维奇:专政之美和水泥中的蝴蝶之谜托克维尔:为什么总有些人怀有奋进之心却少有大志柴静:没有法律保障谁都有可能被枪毙弗罗斯特:谈谈“巨大的忧虑”本雅明:国家对色情文学的垄断刘小东:艺术是个注定要失败的行业西川:中国诗人在世界上还没树立起自身形象哈耶克:头脑的两种类型余丛:有人要为赖皮的现实唱赞歌扎加耶夫斯基:在雅典和耶路撒冷之间帕斯:博尔赫斯,射手、弓箭和靶子胡适:新年的几个期望诗人最隐蔽的对话者,只存在于“文学的晚年”余华:权力在中国的傲慢态度尼采的启示:人何以承受悲苦人生?鲍曼:后现代世界的知识分子朋霍费尔:蠢人比恶人更可怕贾科梅蒂:我从来不相信偶然机会

Copyright © 西藏跟团游价格联盟@2017